隧道 隧道 8.1分

缉凶穿越卅年之三 东西

林下之风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隧道 缉凶穿越卅年

第三篇 东西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个道理是在说宇宙万物均非静止,事物在不断发展变化。不过,这个辩证的观点放在剧情这里绕弯儿,可就有趣多了,变为:

人,不能被杀死两次。

道理也很简单,因为生命只有一次。在本剧叙述的案情中,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在三十年前,朴光浩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为什么没有找到脚踝处被点五个点的被害人?

因为第五名被害人当年并没有死去。这真是令人费解的问题,既然侥幸活下来,成为当时华城连环杀人案的唯一幸存者,为什么没有立刻报警,反而背井离乡,改名换姓,过上了另一种生活,直到中年以后才回到故乡?

知道答案的人只有被害人和曾经徘徊在现场的真犯。当事人已经遇害,根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如非遇到异常情况,真犯不可能自行暴露,所以,只有靠办案人员和犯罪心理学家推测。这样一来,申教授和苦苦追查真相的探员们再次有了交集。说来凑巧,与该名被害人有联系的,也不止穿越追查的朴光浩,还有那位在他...

显示全文

隧道 缉凶穿越卅年

第三篇 东西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个道理是在说宇宙万物均非静止,事物在不断发展变化。不过,这个辩证的观点放在剧情这里绕弯儿,可就有趣多了,变为:

人,不能被杀死两次。

道理也很简单,因为生命只有一次。在本剧叙述的案情中,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在三十年前,朴光浩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为什么没有找到脚踝处被点五个点的被害人?

因为第五名被害人当年并没有死去。这真是令人费解的问题,既然侥幸活下来,成为当时华城连环杀人案的唯一幸存者,为什么没有立刻报警,反而背井离乡,改名换姓,过上了另一种生活,直到中年以后才回到故乡?

知道答案的人只有被害人和曾经徘徊在现场的真犯。当事人已经遇害,根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如非遇到异常情况,真犯不可能自行暴露,所以,只有靠办案人员和犯罪心理学家推测。这样一来,申教授和苦苦追查真相的探员们再次有了交集。说来凑巧,与该名被害人有联系的,也不止穿越追查的朴光浩,还有那位在他看来非常古怪的“大小姐”。通常来说,在时代剧里称呼“大小姐”,是对未婚女性的礼貌称呼,可在朴光浩看来,可就不那么痛快了。就他的看法,这个名叫申在伊的大学老师,分明就是个怪人,言行举止和行为方式都奇怪:

见面不理,问话不答,面对面坐着眼神游移不定,压根儿就不拿正眼看他。坐车代付能不收别人的车费吗?那要是遇到骗子怎么办?幸好他找来学校,用广播要求还钱。在家洗澡能在屋里用电器用品烧资料吗,就不怕失火?亏得他及时赶到,打破玻璃,进屋灭火,可居然还跟房东告状叫他配玻璃?这都什么人啊。

言行举止和行为当然虽然住在他楼下,可这位街坊没有一样是正常的,没有与他合拍的地方。所以,他毫不客气地评价申在伊为:

-这没教养的死丫头~

-要是搁以前,看我不……哗~

虽然这时候,心直口快的朴光浩他还不知道这是在骂他自己。

申在伊为什么与本案被害人有关?

那是因为强力班的人已经查到被害人生前曾与申教授有过来往,据说是为查案面谈。按照申在伊的看法,这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大不了,那就说了:

-没什么的。要不然我把录音发给你们罢。

这就是她淡淡的回答。这份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淡然态度可把朴光浩给惹火了,他后来还经常嘀咕道:

-这大小姐怎么这样啊~

那么,申在伊究竟和被害人谈了些什么?

也是与当年华城连环杀人案有关,被害人金某曾经以诡异的表情告诉申在伊:

-我朋友当年跟我说过,她说她本来是不穿裙子的,可是有人跟她说,她穿裙子会很漂亮,所以她才穿了。谁知道第二天就……!

看来,这就是当年强力班老幺全成植对春姬被害一案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

春姬遇害原是无事生非,她是在被人特意关注以后,诱杀而死。

可是春姬为什么会听从那人的劝告,她又为什么需要在此人面前表现出美的一面?往后看,按照从前强力班的老班长所说:

-这可不是一般的事件啊~

分析到这里,三十年后第五名被害人遇害事件浮现的问题已然清楚: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为什么当年被害侥幸存活后没有报警,请求保护,而是,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要杀金静爱,或称金英子的真犯,是否就是同一人?

按照申在伊的判断,似乎也不对劲。按她的推测,若是有心害人,怎么会如此处理尸身,这跟一贯手法有所不同,似乎有些蹊跷。再说,扼死后再肢解的这种方式就很有说道了,这是剖析犯罪心理的最佳着眼点。若是按抛尸地点来看,似乎就在人们都能经过的地方,这就意味着很容易被发现,可见真犯是故意所为,希望有人看到,并有所反应。

申在伊的推断是否符合逻辑?

剧情并没有马上给出答案,但在后续部分却以极为缓慢的姿态解答了朴光浩所遭遇的情况,实际上是他来到这个未来世界第一起案件的答案:

在解剖室内,睦真宇法医凑近观看之后,显然也发现了脚踝处的点,看他的表情就是吃了一惊,可见真犯的所作所为确实通知了某些人,并为办案人员提供相关认知。

那么,被朴光浩和班里的同事抓到的那位名叫金泰秀的工人,当真就如他自己所承认的那样,就是杀害金静爱的真犯吗?

从此后相关手法和地点来看,似乎并非金泰秀所为,更何况金泰秀在第一次被讯问之前,还曾经沉痛地喃喃自语:

-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可见,朴光浩和申在伊所发现的那些情况,包括金泰秀身有残疾,告白不成,被金静爱言语羞辱,还被驱赶的情况属实,但不构成金静爱如此死去的原因。金静爱为什么会在三十年后以如此悲惨的状况死去,还得继续往后看才行,但在目前来看,雪地肢解案件显然已经告一段落,从强力班的人们开始,大家都认为金泰秀就是真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穿越三十年的朴光浩迄今为止始终都不理解,究竟是什么原因,什么力量促使他离开家人和工作,穿越时空,持续缉凶,不懈努力。拂去时光的尘埃,真相正在慢慢浮现。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隧道的更多剧评

推荐隧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