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如何 原谅奋力过但无声

Carmenless
重看《阿黛尔的生活》,不知道要如何下笔来开始这篇影评。
每部电影的背后都隐藏着观众秘而不宣的情感,混杂着追忆,在宣泄出的那一刻拼命隐藏姓名,让过去成为只有故事中的人才懂的隐喻。

冲突是有伏笔的,告别都是有迹可循的。艾玛在公园中讲述着她对萨特的喜爱,以及存在主义如何带给她希望时,她就为自己建造了计划与安排。文学老师在课堂上说悲剧是无可避免、超脱时间性的东西,它关乎永恒,与人的内核有关,阿黛尔显然认同,为此她对自己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随遇而安。但艾玛不同,她受到萨特的鼓舞。不难想象,艾玛是如何挣扎着对自己进行认知和定义,如何被赋予存在的意义与自由。她将自己定义为“古怪而强势”,并相信自己的行为会定义自己,她无时无刻不提醒着自己对美的追求,将朋友定义为业务上的伙伴,一边嗤笑着商业化,一边逐渐褪去蓝发做“艺术家”,她说富贵不求,却又金银佐酒。当她在电话里争吵自己的画作,阿黛尔只是无措地问她是否需要咖啡,并进行干瘪的安慰。她感受不到艾玛自我认同的挣扎,也无法感受她对自我价值的追求。两人的对话一直处在一个无法对接的状态,艾玛总是标志性地笑,说“It's funny”,并不会就自己内心的渴望与彷徨作...
显示全文
重看《阿黛尔的生活》,不知道要如何下笔来开始这篇影评。
每部电影的背后都隐藏着观众秘而不宣的情感,混杂着追忆,在宣泄出的那一刻拼命隐藏姓名,让过去成为只有故事中的人才懂的隐喻。

冲突是有伏笔的,告别都是有迹可循的。艾玛在公园中讲述着她对萨特的喜爱,以及存在主义如何带给她希望时,她就为自己建造了计划与安排。文学老师在课堂上说悲剧是无可避免、超脱时间性的东西,它关乎永恒,与人的内核有关,阿黛尔显然认同,为此她对自己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随遇而安。但艾玛不同,她受到萨特的鼓舞。不难想象,艾玛是如何挣扎着对自己进行认知和定义,如何被赋予存在的意义与自由。她将自己定义为“古怪而强势”,并相信自己的行为会定义自己,她无时无刻不提醒着自己对美的追求,将朋友定义为业务上的伙伴,一边嗤笑着商业化,一边逐渐褪去蓝发做“艺术家”,她说富贵不求,却又金银佐酒。当她在电话里争吵自己的画作,阿黛尔只是无措地问她是否需要咖啡,并进行干瘪的安慰。她感受不到艾玛自我认同的挣扎,也无法感受她对自我价值的追求。两人的对话一直处在一个无法对接的状态,艾玛总是标志性地笑,说“It's funny”,并不会就自己内心的渴望与彷徨作更多解释。

而在希伯来语中,沉默与毁坏享有同样的词根。

艾玛曾劝阿黛尔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她感到了她们之间的裂缝,想通过将阿黛尔框在自己的价值体系内来继续爱情,就像《颐和园》中的余虹,如果不是在一种理想中来考察生活,那么生活的平庸将使她痛苦不堪。所以她对自己的伴侣也产生了相同的要求。

可是她不曾去了解阿黛尔内心热爱的是什么,恐惧的是什么,彷徨的是什么。当阿黛尔说出“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这是我开心的方式”时她只觉得无力。所以她们彼此都无法为彼此提供最深层次的需求,哪怕努力适应,也无法改变天性。
很多时候,我们只想爱,但爱不是相伴就能轻易抵达。爱与仇恨是一体的,一旦爱情被剥去温情,它就被建立于隐忍之上。
当阿黛尔出轨后,两人的争吵才终于剥去这段关系被太美好的相遇粉饰的外壳,艾玛大吼“你以为只有你痛苦吗?”是在对阿黛尔宣泄,也是在对自己宣泄。
“爱总是和所爱的东西结合为一体,而结合为一体的开始,也就是分离的开始,是由争执与憎恨支配阶段的开始。”艾玛如此渴求自由和自我,她爱自己的才华与追求,所以她拼命为这段关系找寻存在的意义,她看似是支配者,但并不快乐,也不轻松。

相遇都是美好的,上一秒等下一秒万分钟的吻。夏日,回眸,转身,眼神,风,她手掌的温度,她的侧脸,说话时微微扇动的鼻翼,笑时嘴角的弧度,她的味道,她熟睡后缓慢的鼻息。透过光线隐隐绰绰的她,微风吹动发梢的她,说出承诺的她。那些藏在表层记忆后被诗化的场景,那些相处时周遭细微的事物,都把分别推向痛苦。

我记得自己的每一个“喜欢上”与“爱上”的瞬间。
动心时是感受到脖颈处缓缓的鼻息,与风吹动的树叶;喜欢上时是被一句道歉击碎;爱诞生在第一次以诗化记忆留住她。
但我的身份是被掠夺了的殖民地,我的处心积虑,我的彷徨无措,我的渴求,我无法道出。我跛脚行军,无韵写诗,逃避自卫。我以为终于在跋涉后见到了海,船却不是渡我。
我曾以一个不信守承诺的人的身份,交予了忠诚。又在种种选择间,折入了新途。

芥川龙之介有一则故事。
有一位年轻人想学习在衣服上绘画的技艺。他的师父最初在教他画衣时,就说,这是一门危险的艺术,你极有可能以生命相赌。这话就像是对自己死期的预言。那位年轻人十分勤奋,技艺举国无双。据说他在衣服上绘画的樱花会在午夜时分纷纷扬扬飘落,他画出的飞鸟会在黄昏的尽头飞出衣裳又在第二个黎明时分归来。四方的大户人家都前来参拜,只求能得到他的一件画衣。某一秋,那位年轻人咳嗽了一整个黄昏后死去,医生解剖,说他的肺已经被颜料的烟云熏得五颜六色,像是被天神收拢在一个袋子里的繁星。
我们都在自己渴求的东西指引下不断前行,所做的任何一个选择都经历了困难的权衡与牺牲。“人最终喜爱的是自己的欲望,而不是自己的想要的东西”(尼采)。

没有谁能完全拥有谁,也不是每个产生过爱的灵魂就能交出自由和对自我的追求。但珍惜的方式还有更多种,阿黛尔留在了艾玛的画作中。她们丢在彼此身上的习惯与懂得还会伴随着彼此走下去。



希望我和她也还能重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黛尔的生活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黛尔的生活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