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无明 一念无明 8.0分

我们都是生活的逃兵

繁星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倘若一个人对一朵花情有独钟,而那花在浩瀚的星河中,是独一无二的,那么,他只要仰望繁星点点,就心满意足了。他会喃喃自语:“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个角落...”可是,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一瞬间,所有星星都将随之黯淡无光。那你也认为这不重要。--《小王子》

你的天空的全景是什么?大片瑰丽的蓝?还是望之无垠的满目金红?我很久未见,见到的是一块块被切割的零碎边角,灰灰的、脏脏的,下边是蜗居折叠的墙、桌板和同样扁平的身体,顽固而不遗余力,生活在不见纵深的虚线里奄奄一息。这样的香港图景与我的想象有着天壤之别,难免要为未行之行心存侥幸了,但一瞬间却看到北京的身后也蒙上了如此一寸见方的灰影,背上不禁爬上一层细密的冷汗。看的这部电影名叫《一念无明》,片名晦涩而大有深意,但事实上我却更喜欢它的英文名《mad world》,够辛辣残忍,既然罗生门大开,那就索性撕开伪善的表皮看清血肉里的人性之恶吧。

影片的叙事围绕躁郁症患者阿东出院后的遭遇展开,虽然影片紧扣躁郁症这一主题,甚至在片尾呼吁观众用心体察躁郁症患者,但与其将其视作精神困境的救赎之作,我更想从叛逃与回归的博弈中剥离其更具隐喻性的寓...

显示全文

倘若一个人对一朵花情有独钟,而那花在浩瀚的星河中,是独一无二的,那么,他只要仰望繁星点点,就心满意足了。他会喃喃自语:“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个角落...”可是,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一瞬间,所有星星都将随之黯淡无光。那你也认为这不重要。--《小王子》

你的天空的全景是什么?大片瑰丽的蓝?还是望之无垠的满目金红?我很久未见,见到的是一块块被切割的零碎边角,灰灰的、脏脏的,下边是蜗居折叠的墙、桌板和同样扁平的身体,顽固而不遗余力,生活在不见纵深的虚线里奄奄一息。这样的香港图景与我的想象有着天壤之别,难免要为未行之行心存侥幸了,但一瞬间却看到北京的身后也蒙上了如此一寸见方的灰影,背上不禁爬上一层细密的冷汗。看的这部电影名叫《一念无明》,片名晦涩而大有深意,但事实上我却更喜欢它的英文名《mad world》,够辛辣残忍,既然罗生门大开,那就索性撕开伪善的表皮看清血肉里的人性之恶吧。

影片的叙事围绕躁郁症患者阿东出院后的遭遇展开,虽然影片紧扣躁郁症这一主题,甚至在片尾呼吁观众用心体察躁郁症患者,但与其将其视作精神困境的救赎之作,我更想从叛逃与回归的博弈中剥离其更具隐喻性的寓意。

有人说:“空间有多开阔,心就有多大。”影片的视觉表达似乎就暗合了这样的表述,从一开始板间房增加的两步距离要以收合饭桌为代价,到后来不断出现的俯拍机位下,床、桌和电视、门板围成的四方空间下阿东的动弹不得,再到镜头聚焦到一床之内,空间似乎狭小到身体只得溢出,即使是随着场面切换到天顶的空旷处,空间的胶着感也跟着减弱了,但这样的喘息也不过是虚假的,零碎品、晾衣绳--空间的利用并不密集但已随处可见,更何况天顶的旁边是一块一块拼接不断的又一块块天顶。这种空间上的窒息感正呼应着人精神的幽闭,盒状空间不仅暗示着生活的重压、物质的匮乏,更将人与人区隔开来,人心是座围城,坐落在对正当性的自我麻痹上。

影片中的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受害者,同时也是生活的加害者。当承担难以负荷时,或者并不需要到那么一步,有一丝异己的苗头就可以滋生叛逃的驱逐。影片充满了对有形与无形暴力的内在控诉,母亲饱受病痛的折磨、怨恨生活的不幸,并将内心的无望转嫁于丈夫的逃离、儿子的无用,甚至烫伤保姆以宣泄自己的悲哀,大儿子的牺牲与照顾于她完全丧失了亲情慰藉的效力,反而是自己困守在泥潭,想要逃离却无法逃离的侧面印证。与阿东母亲一样,家庭中的其他人也未能躲开“逃离”这个字眼。父亲早早抛弃家庭、阿东的未婚妻Jenny想要将阿东母亲送入养老院、阿东的弟弟早已远飞美国...核心家庭之外的人际网络也是如此,小男孩的母亲教导孩子学习生钱法以逃离现状,互助组成员假借自杀之名送走丈夫...逃离成为了自我开脱的理所当然的事,即使逃离是刽子手的面纱。Jenny在对主的祈祷中宽恕了阿东,似乎从仇恨中脱离了出来,但这样成功逃离究竟得益于宽容本身还是变相的扼杀?一个人的逃离不可怕,可怕的是整个世界都在以叛逃的敌对姿态刺杀人的血肉之躯。阿东出院后不请自来出现在朋友的婚礼上,被人拍照并被戏称为“青山医院出来的”,当阿东批评台下之人对新郎新娘的漠视时,整个宴会的人都齐刷刷站到了他的对立面成剑拔弩张之势,躁郁症则成为他们轻握的沉重屠刀。另一段与拍照相关的叙述出现在阿东听完Jenny的宽恕之后,奔到超市猛塞巧克力,但急速地补充糖分也无法拯救他从一开始就努力保持的理智,他终于向抑郁一点点地跌滑了过去,一颗完整的心在一小块一小块地破裂,痛得慌张理智而无法遏制,身边是无数的看客、无数的咔咔声...然而生活从不只以一种手段炫耀它的残忍,看客不少,忍住冷漠之下落井下石的冲动的人就少吗?冷酷的世界中零余者是必然的。阿东一再被隔绝在正常工作之外,板间房住户的民意投票更是直白地表现了这种驱逐。这场表决撕开了人藏在邻里假面下的冷漠,个个疾言厉色,即使有人稍表同情,也只能随着强势的大军在多余人身上轻放一根稻草而已,看似选择其实别无选择。影片后段的互助组更是对逃离本身的叛逃,逃离在这里被赋予了正当性,逃离不再是逃离,而是明智的最佳选择。

阿东的父亲作为最先的逃离者,又面临了再一次的选择。前一次他选择了世界,这一次他则选择疏远这个世界。影片的最后阿东和父亲坐在湖边,画面也第一次出现大块的彩色,并不明艳却沉淀着力量的绿色倒映在水中,巨大的镜面映照着一副如假似真的幻想,这样从真实世界的逃离是真是假?至少这儿有一丝希望吧。与此处相类似的绝望与希望的交织体现在小男孩身上,一方面他被教导成人的规则,另一方面又是疯狂世界的纯真者,他给阿东讲《小王子》的故事,故事却无形间混入了广告,那么世界的疯狂与个人的血肉之躯之间的厮杀,究竟是谁胜谁负呢?

生活中没有完美的人,我们都是不完美的集合体,但愿我的不完美正好慰藉你的不完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念无明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念无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