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静诠释不一样的孪生姐妹人生

云飞扬
《人民的名义》里一个重大秘密,就在于孪生姐妹,胡静扮演高小琴与高小凤,可谓演技炸裂,高小琴与高小凤之戏给观众来了一场“无间道”式的惊喜。或者直白的说,这种惊喜是源于胡静塑造角色的艺术魅力。高小琴与祁同伟逃跑,却让高小凤冒充,但是高小凤这一人物,她没有高小琴那般的睿智与高冷,没有高小琴的才情与霸气,反而是有一种单纯之美,抑或说楚楚可人。以至于,当侯亮平审查时,她的反应是一问三不知,更多了一份“无知”。而当侯亮平在机场抓住高小琴时,高小琴反而有了一种释放之情,但又寄托着祁同伟的安危,通过电话小心翼翼地跟祁同伟通风报信。两个角色,两种状态,一个人的演绎,既让观众看到了差异,又让观众认同这一姐妹的塑造。


此外,有一场戏的演绎更加震撼,堪称该剧最为靓丽的表演风景线之一。当侯亮平审理名为高小琴实则高小凤的一场戏中,主动提出唱《智斗》。原先,唱《智斗》是祁同伟、高小琴与侯亮平(或者是高育良)。在山水庄园,高小琴的《智斗》是一出鸿门宴之戏,一举一动都伴随着紧张感,是处于危险的状态,是关系到路线问题、谁是谁的人、谁跟谁走的本质问题,这出折子戏来自经典的样板戏,汪曾琪编剧的《沙家浜》对于高育...
显示全文
《人民的名义》里一个重大秘密,就在于孪生姐妹,胡静扮演高小琴与高小凤,可谓演技炸裂,高小琴与高小凤之戏给观众来了一场“无间道”式的惊喜。或者直白的说,这种惊喜是源于胡静塑造角色的艺术魅力。高小琴与祁同伟逃跑,却让高小凤冒充,但是高小凤这一人物,她没有高小琴那般的睿智与高冷,没有高小琴的才情与霸气,反而是有一种单纯之美,抑或说楚楚可人。以至于,当侯亮平审查时,她的反应是一问三不知,更多了一份“无知”。而当侯亮平在机场抓住高小琴时,高小琴反而有了一种释放之情,但又寄托着祁同伟的安危,通过电话小心翼翼地跟祁同伟通风报信。两个角色,两种状态,一个人的演绎,既让观众看到了差异,又让观众认同这一姐妹的塑造。


此外,有一场戏的演绎更加震撼,堪称该剧最为靓丽的表演风景线之一。当侯亮平审理名为高小琴实则高小凤的一场戏中,主动提出唱《智斗》。原先,唱《智斗》是祁同伟、高小琴与侯亮平(或者是高育良)。在山水庄园,高小琴的《智斗》是一出鸿门宴之戏,一举一动都伴随着紧张感,是处于危险的状态,是关系到路线问题、谁是谁的人、谁跟谁走的本质问题,这出折子戏来自经典的样板戏,汪曾琪编剧的《沙家浜》对于高育良、侯亮平以及祁同伟、高小琴等政商界高层人物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象征;而审理室中的《智斗》,是高小凤、陆亦可和侯亮平。此时,高小凤唱起的《智斗》虽说行云流水,但却少了“阿庆嫂”高小琴的干净与利落感,而被侯亮平逼问的时候,她又紧张了起来,最后竟唱得额头上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子,归根结底高小凤并非是参与权力的游戏的角色。两个时空的重叠,两场戏的叠加,都在胡静的身上得到了精彩的演绎,就像胡静在采访时说,“这个角色很复杂,她要有八面玲珑的手腕,但是在该强势的时候也必须有她的强势。所以就像一段一经播出的戏里面,我跟陆毅演对手戏有一段台词,我是觉得把台词处理的该妩媚的时候妩媚、该婉转的时候婉转,但是在重要的节点上会有停顿,盯着他的眼神的时候会把眼神放的更加犀利一些。强势和婉转相结合,我觉得才是高小琴。”


无疑,从“高小琴”到“高小凤”的灵活自如的“同体”转变,胡静在相同的妆容、发型、衣着、形象下,给观众上演了一出好戏,既通过眼神的变化,让观众看到了高小琴与高小凤两人的性格差异,又通过语气的强弱急缓与肢体动作的变化,呈现出了高冷与柔情,与霸气的高小琴与懵懂、纯净的高小凤。可以说,胡静的这种演绎,让观众叹为观止。


从1998年首次参演电视剧《大明宫词》震撼银幕开始,胡静在近二十年的演艺中,一直以“新”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既是“本色”,又是“创造”,诸如《孝庄秘史》中内敛含蓄的“苏茉尔”,《皇太子秘史》中敢爱敢恨、情感外露的复仇公主紫瑛,《康熙秘史》的青格儿和《大清后宫》的西林春,《杨门虎将》中武艺高强的明姬公主等。这些古装角色,是多种花式的公主和战将,让我们看到了“多变”的胡静。如今,在《人民的名义》中,胡静便是巾帼英雄(当然其在道义上有亏),再一次与观众上演一出双胞胎同体的折子戏,让人不得不赞叹,胡静这堪称炸裂的演技。胡静在剧中的演绎,比以往更注重内心的表现和探寻人物表演的层次感,表现的也更为的从容,这一个“坏人”不简单啊。或许,这是她这些年演技的累积。对此,胡静这样解释, “我不了解什么是用生命来演戏,我是用心在演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