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旗号的名义——《人民的名义》的一点思考

不在梅边

周梅森本人曾多次在创作访谈中拒绝“反腐”的定位——“反腐剧的称谓是市场的产物”,“这一说法的商业亮点往往把其他内容都掩盖了”。“我追求的是反映大变革时代的全方位的连动性,不仅仅是简单的腐败问题。作品旨在拷问现状的成因,关注时代变化中人的思想意识。

周梅森本人曾多次在创作访谈中拒绝“反腐”的定位——“反腐剧的称谓是市场的产物”,“这一说法的商业亮点往往把其他内容都掩盖了”。“我追求的是反映大变革时代的全方位的连动性,不仅仅是简单的腐败问题。作品旨在拷问现状的成因,关注时代变化中人的思想意识,它不光是老百姓的出气筒,更不同于所谓反腐剧惯有的套路。归根到底,我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是一块发泄地,一定要有更加深刻的思索。”

伦理意义

叙事的伦理意义在于———沉入人性的深渊,探究心灵的内在事件,并负有重整生活的现代使命。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并没有以深入揭露贪腐官员的奢侈生活和贪官蜕变为卖点,来揭示官场生活的浮世绘。他在揭露腐败官场,批判腐败现象的同时,更着重于探究腐败现象丛生的内在原由...

显示全文

周梅森本人曾多次在创作访谈中拒绝“反腐”的定位——“反腐剧的称谓是市场的产物”,“这一说法的商业亮点往往把其他内容都掩盖了”。“我追求的是反映大变革时代的全方位的连动性,不仅仅是简单的腐败问题。作品旨在拷问现状的成因,关注时代变化中人的思想意识。

周梅森本人曾多次在创作访谈中拒绝“反腐”的定位——“反腐剧的称谓是市场的产物”,“这一说法的商业亮点往往把其他内容都掩盖了”。“我追求的是反映大变革时代的全方位的连动性,不仅仅是简单的腐败问题。作品旨在拷问现状的成因,关注时代变化中人的思想意识,它不光是老百姓的出气筒,更不同于所谓反腐剧惯有的套路。归根到底,我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是一块发泄地,一定要有更加深刻的思索。”

伦理意义

叙事的伦理意义在于———沉入人性的深渊,探究心灵的内在事件,并负有重整生活的现代使命。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并没有以深入揭露贪腐官员的奢侈生活和贪官蜕变为卖点,来揭示官场生活的浮世绘。他在揭露腐败官场,批判腐败现象的同时,更着重于探究腐败现象丛生的内在原由和生发出对改革的深切呼唤。

他依旧采取了塑造一种“卡里斯玛”式的典型政治人物来表现优秀官员的高尚情操,以及运用清贪官员的二元对立的叙事模式去揭露反腐。诸如身为主要英雄正面人物的反贪局长侯亮平,他为查案,不惜拦下省委常委的车,他大公无私,正气凛然地查处自己的老师,学长。诸如为民请命,为人民服务一辈子的老检察长陈岩石在八十高龄,退休之后仍旧为大风厂工人做主。诸如在基层一干二十多年,任劳任怨的易学习,他一举拆除祸乱民生的美食城。诸如处于绝对正确地位的省委书记沙瑞金,他乐于走基层,敢于反腐,是反贪局长侯亮平的坚定支持与强力后盾。

其次,他也塑造了一个个鲜明的贪腐官员的形象。例如一脸憨厚,面对查处不为所动,面不改色的典型的小官巨贪的赵德汉。例如厚颜无耻,“哭坟”、“扫地”的公安厅长祁同伟。例如身处省委副书记高位,学识深厚的教授官员高玉良。当然还有特殊修辞手法修饰身后的,仅以声音出现的前省委书记,现副国级官员赵立春。

以这些官员的价值立场,勾勒出一个虚构而又强于现实的汉东省官场。在一方霸主赵立春的远程遥控之下,汉东省官场的两大派系——政法系、秘书帮明争暗斗而又“偃旗息鼓”。当然,他也揭示了群访的无奈,恶性群众事件等等,描写了大量官场现象,字里行间充斥着的调侃谐谑意味,让观众看见作者轻挑嘴角的一丝讥讽。故事内容严肃庄重,充满着忧患,仿佛让人望见他紧蹙的眉心,把一个真实的中国摆在我们的面前。

“看客心理”

《人民的名义》在内容题材上可以说是近年来的现象级反腐作品。当然,作为一部电视剧毕竟是要人去看的。观众是作品的主体。

电视剧作为一种媒介方式,把文艺解放出来,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视听欣赏效果。一方面电视剧日趋平民化,另一方面也很快使文艺成为金钱的奴隶,成为快餐文化的俘虏。电视剧以其自身的媒介形式,也成为了一种消费品与快餐,它一定程度上也满足了人们的窥视欲与看客心理。

人们的自欺,在实用与金钱方面还算清醒。在思想文化方面却是混沌自欺的。以电视连续剧为例,作者与媒体合谋赚取了人们的钱,还“占用”了人们的时间,而且影响了人们的思想与心灵。从琼瑶的言情到金庸的武侠再到连篇累牍的帝王片,粗制烂造的后续神话,满足了人们的虚假的情色权欲物欲,其实是一种对权物情色的意淫。言情的软绵绵色咪咪,武侠的超人的自由与肆意的拼杀,帝王的铺张、威严、恣肆等等一切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所以不能忽视现代传媒之下,传媒作品对人本身的影响乃至侵蚀。

看客心理是指人们面对事件像看一场戏一般,只对事件的内容本身发生兴趣,而对事件的真实人物没有同情的不良心理。鲁迅对于这种心理有深刻的认识。当年他从日本学医归来,发现一些中国人竟然面对自己的同胞惨遭侵略者砍头、杀戮没有一丝悲伤,反而笑嘻嘻地如看热闹一般,于是下决心用文字拯救中华民族。在《阿Q正传》的前文写阿Q的丑陋,从城里回来向别人大谈其杀革命党的见闻,嘴里还津津乐道着“杀头,好看!好看!”。在其杂文中也有多处对这种看热闹看杀头的癖好的批判。在《祝福》中祥林嫂不停地向鲁镇的人讲述自己的悲惨故事,而周围的人只是怀有一种看客心理、假慈悲,。鲁迅用尖锐犀利的语言,穿透了看客的皮肉,活画出看客的灵魂。

那么,作为电视剧的观众的我们,借电视剧领略人情冷暖、物是人非等等。我们也是一种意义上的看客。我们看完一部电视剧,对其内容评头论足,实际上也是一种凑热闹,围观。但电视剧是一种有着虚拟的形式,真实或幻想内容的展现的媒介。我们可能对电视剧故事中的坏人捶胸顿足、摩拳擦掌、义愤填膺,但实际就发生在身边。人们可能对身边的无动于衷,毫无察觉,却相信网络媒介的真实,尽管它本身是种虚拟意义的表现。

坦白说,《人民的名义》是一部好剧。任何一个能广泛流行的文化消费品,其根本一定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情感需求。可以想象,当第一集一墙钞票出现时,观众心中不由自主生发的惊叹和对贪官的厌恶。也可以想象,当那个处长被查处时痛哭流涕,观众一定大快人心。也可以想象达康书记家保姆抱怨信访的种种不如意,而后整改时的低头认错。但是,现实如此吗?这毕竟是部电视剧。电视剧可以虚构,也可以表现现实。现实有时候并不会让你大快人心。这是现实的悲哀。

于是对现实积怨已久的人们,看到一个个被查处被双规被判罪的贪腐官员,自然大快人心。这部电视剧满足了他们的意淫,幻想。

仔细想想,他们挺可悲的,靠部电视剧提振精神。然后再想,他们不就是我们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