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这一晚,第一次做了父亲

异乡人

周丽君的目的是人身安全,牵涉到女儿血缘只是无奈的手段罢了。

当龚剑愿意接受女儿,制造机会让父女相聚是顺理成章的下一步。本来想一块搬进去,住在一起,即使是对危不择食的周而言,都嫌太激进了。所以就约定一周三天。

好在是个不说话的孩子,否则真不知说什么。这一晚,龚剑第一次做了父亲,不同给小轩当老大,是单独照顾亲生女儿,患有自闭症的小女孩。对这个全然陌生的孩子,陌生的情感,陌生的责任,龚剑不知所措了。

小女孩其实很有主见,对不喜欢的接触,断然予以大叫拒绝。对陌生的环境,并未在意,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停的自我沟通,画画。连突然停电也没影响到她,一般的小孩子也许一早哇哇哭了,小女孩只是换到窗口有光的位置,继续画。

龚剑被彻底晾在了一边,他以往所有的人生经验,所有擅长的事物,此刻都派不上用场,只能笨拙的拿起女儿的画笔,照着画了幅一模一样的画(模仿是最大的恭维)。

又来电了(现代社会还会停电,也只有大陆才会发生),小女孩从容吹熄蜡烛,放回桌子。龚剑举起照抄的那幅画,带着示好的意味。小女孩轻轻扫了一眼,回到原先位置继续自己的画。这样的从容淡定,其实智力一点也没问题,...

显示全文

周丽君的目的是人身安全,牵涉到女儿血缘只是无奈的手段罢了。

当龚剑愿意接受女儿,制造机会让父女相聚是顺理成章的下一步。本来想一块搬进去,住在一起,即使是对危不择食的周而言,都嫌太激进了。所以就约定一周三天。

好在是个不说话的孩子,否则真不知说什么。这一晚,龚剑第一次做了父亲,不同给小轩当老大,是单独照顾亲生女儿,患有自闭症的小女孩。对这个全然陌生的孩子,陌生的情感,陌生的责任,龚剑不知所措了。

小女孩其实很有主见,对不喜欢的接触,断然予以大叫拒绝。对陌生的环境,并未在意,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停的自我沟通,画画。连突然停电也没影响到她,一般的小孩子也许一早哇哇哭了,小女孩只是换到窗口有光的位置,继续画。

龚剑被彻底晾在了一边,他以往所有的人生经验,所有擅长的事物,此刻都派不上用场,只能笨拙的拿起女儿的画笔,照着画了幅一模一样的画(模仿是最大的恭维)。

又来电了(现代社会还会停电,也只有大陆才会发生),小女孩从容吹熄蜡烛,放回桌子。龚剑举起照抄的那幅画,带着示好的意味。小女孩轻轻扫了一眼,回到原先位置继续自己的画。这样的从容淡定,其实智力一点也没问题,也许真是家暴把孩子生生吓得缩在壳里了。

等她终于画完了,找到之前龚剑画的那幅,比较着:嗯,还是我画的地道。困了,睡觉,小身子可爱的挪啊挪的,找到大人怀里当枕头,头一歪,睡着了。龚剑对此全然不觉,比她更早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在没有心机的孩子面前,他的身心是放松的。有个小人无声的陪伴,挺好。

对小女孩而言,只是找个温暖舒适的地方睡觉。对龚剑而言,意义非凡,这是女儿第一次投入他的怀抱,他为人父的天性被触动了,醒觉了。所以自然而然做起了照顾者,轻轻拉过外套,盖在女儿身上。对他单纯信赖的孩子,让一切迎刃而解了。

这一晚,周丽君也只是单纯的母亲,牵挂着女儿不能入睡,半夜跑来探看的母亲。这是剧中最温馨的一幕:听到门铃响,龚剑舍不得放下熟睡的女儿,抱着去开门;门开处是周丽君担心关切的脸,两人默契地压低声音说话。(弹幕有说:是来和龚剑睡的,把女王当成送货上门的小芮了。周丽君要是只能使这么低级的一招,怎么可能坐上这个位置?)

示意周坐沙发一端,龚剑抱着女儿坐到另一端(还是尽量远着,毕竟愿意坐在一起了。),周很惊讶:“她,让你抱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龚剑有点显摆:“没怎么做,我睡着了,她就趴到我怀里了。” 再次落泪,周丽君是做妈妈的满心感动,龚剑轻声问:“你怎么了?哭什么?”(很少见到这个坚强任性的女人哭)

象一对真正养育孩子的父母,见周端详着两幅一模一样的画,主动解释:“一张是她画的,一张是我画的。” 如同夫妻在对话,好像这5年的时光没有流过,好像他们从未分开过,从未彼此伤害过。周丽君又哭又笑,望着两张杰作,龚剑见了开始轻拍着沉睡的女儿,平静心中的连篇浮想。

不想周丽君深夜跑来跑去,留她和女儿睡在自己的床上(这是5年来再次有女人睡上来,还是同一个人,和他们的孩子),愿意同一屋檐下了。周丽君安慰着熟睡的女儿,同样安慰着疲累的自己:“莉莉,我们现在,住在爸爸家里了(一个爱我们的男人的家)。以后,我们就安全了(finally,在经过这么多动荡不安之后)。”

周,你放心的有点早啊,没看见前有豺狼后有草吗?那个生日当日没有拿出来的礼物,已经赫然摆在床头柜上了。这个世界,谁真能担当谁的救赎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下一站婚姻的更多剧评

推荐下一站婚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