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大梦初醒 荒唐了一生

屹耳

【霸王别姬】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小豆子总是唱错这句话,原词是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他不是记性不好不记得,是因为他不会说谎,小豆子是这样,程蝶衣也是这样,他始终没变,始终从一而终。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他都愿意去唱戏,去和他的小石头唱霸王别姬,在戏里,小石头是霸王,小豆子是虞姬,一切都是那样美好,即使戏里最后的自刎都是为了爱情,从一而终。蝶衣始终记得从一而终,那把在还是小豆子时说过会送小石头的剑,在程蝶衣时真的就做到送给段小楼,只是小石头是小石头,段小楼却不再是段小楼了。小石头真真切切是楚霸王,小癞子跑的时候用砖砸脑袋解围,即使最后还是被打屁股;段小楼一开始也是,他在照相店门口怒骂,毫无顾虑;他说不唱就不唱,被日本人抓走,蝶衣为了救他去日本人的堂会唱牡丹亭,他出来时知道蝶衣给日本人唱戏,狠狠地吐了他一口唾沫;只是后来的他,说了不以后,菊仙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各处碰壁,他怂了,在文革时揭发蝶衣,又在红卫兵的质问下当着菊仙的面说不爱她,和她划清界限,那一刻,菊仙眼中的光灭了。菊仙是穿着嫁衣上吊自杀的,红烛燃着,她的红嫁鞋整整齐齐地摆着,结婚照还在墙上挂着,她死了,不是...

显示全文

【霸王别姬】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小豆子总是唱错这句话,原词是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他不是记性不好不记得,是因为他不会说谎,小豆子是这样,程蝶衣也是这样,他始终没变,始终从一而终。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他都愿意去唱戏,去和他的小石头唱霸王别姬,在戏里,小石头是霸王,小豆子是虞姬,一切都是那样美好,即使戏里最后的自刎都是为了爱情,从一而终。蝶衣始终记得从一而终,那把在还是小豆子时说过会送小石头的剑,在程蝶衣时真的就做到送给段小楼,只是小石头是小石头,段小楼却不再是段小楼了。小石头真真切切是楚霸王,小癞子跑的时候用砖砸脑袋解围,即使最后还是被打屁股;段小楼一开始也是,他在照相店门口怒骂,毫无顾虑;他说不唱就不唱,被日本人抓走,蝶衣为了救他去日本人的堂会唱牡丹亭,他出来时知道蝶衣给日本人唱戏,狠狠地吐了他一口唾沫;只是后来的他,说了不以后,菊仙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各处碰壁,他怂了,在文革时揭发蝶衣,又在红卫兵的质问下当着菊仙的面说不爱她,和她划清界限,那一刻,菊仙眼中的光灭了。菊仙是穿着嫁衣上吊自杀的,红烛燃着,她的红嫁鞋整整齐齐地摆着,结婚照还在墙上挂着,她死了,不是因为文革有多少多少的难熬,而是因为段小楼说不爱她。菊仙上吊之前,把那把她从火里救出来的剑交给蝶衣,走时,看了蝶衣一眼,眼神里没有恨意,她算看破了。菊仙是从窑子里出来的,是头牌妓女,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她更会处事,更圆滑,她为了护住段小楼而做的一切,都没有错。她总是对小楼说我们不唱戏,安安生生过日子,这话与他们的结局形成莫大的讽刺,他们是真的想安安生生过日子呀,但社会不肯,抗日的时候日本人不肯,解放战争的时候国民党不肯,文革的时候红卫兵不肯……最最最悲惨的还是蝶衣,不疯魔不成活,小豆子唱错词的那一刻便注定了,他必定是孤独的,疯癫的,不被人所理解的。他因小石头一时情急用长杆烟捣他嘴让他记住词那一刻起,便入了戏,成了魔,影片最后,段小楼唱了一句我本是男儿郎,使他的眼中迸发光芒,唱出了又不是女娇娥,但段小楼的一句:错了,你又错了。使他大梦初醒……明明,是段小楼唱错了开头,却又说蝶衣错了。但谁又都没错,错在乱世,人在乱世,身不由己。 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