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是大多数

撑在下巴
2017-04-28 17:59:01
概率很有用,它可以用来解释幸运,也可以用来标榜真理。我们十分熟练的运用着概率,比如网购一条连衣裙,比如进行一次科学研究,比如给一个未去过的地方评分,比如定义一种人群的善恶。
学会计算概率让我们成为可以在人群中夸夸其谈的少数人,少数人定义着大多数——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动画片是拍给小朋友看的——即使是在好莱坞、迪士尼大片横行的今天。形式在大多数情况下,直接决定初印象。而这部电影也的确是拍给小朋友的,无论是清新活泼的场景设置,还是萌系的人物形象,甚至是浅显易懂的笑点,你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懂,小朋友也可以。但是,总有一些他们看不懂,而你却懂的。
种群,造成生殖隔离的直接因素,也是让诸如《动物世界》这种节目得以存在的因素之一——因为不同,所以有价值。而价值,必然会分高低。没有人会把蟑螂和斑马等价齐观,因为它本不值,这是从出生起就注定了的差异,但其实价值一说也只不过是人类的认识论。种群外,食物链虎视眈眈,种群内,弱肉强食决定命运。不同的种群,有各自的社会法则,却有相同的自然法则。这部电影就像一把榔头,敲碎了自然安排在不同种群身上的食物链,模仿着人类的社会,制定了新的社


...
显示全文
概率很有用,它可以用来解释幸运,也可以用来标榜真理。我们十分熟练的运用着概率,比如网购一条连衣裙,比如进行一次科学研究,比如给一个未去过的地方评分,比如定义一种人群的善恶。
学会计算概率让我们成为可以在人群中夸夸其谈的少数人,少数人定义着大多数——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动画片是拍给小朋友看的——即使是在好莱坞、迪士尼大片横行的今天。形式在大多数情况下,直接决定初印象。而这部电影也的确是拍给小朋友的,无论是清新活泼的场景设置,还是萌系的人物形象,甚至是浅显易懂的笑点,你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懂,小朋友也可以。但是,总有一些他们看不懂,而你却懂的。
种群,造成生殖隔离的直接因素,也是让诸如《动物世界》这种节目得以存在的因素之一——因为不同,所以有价值。而价值,必然会分高低。没有人会把蟑螂和斑马等价齐观,因为它本不值,这是从出生起就注定了的差异,但其实价值一说也只不过是人类的认识论。种群外,食物链虎视眈眈,种群内,弱肉强食决定命运。不同的种群,有各自的社会法则,却有相同的自然法则。这部电影就像一把榔头,敲碎了自然安排在不同种群身上的食物链,模仿着人类的社会,制定了新的社会法则,但结局显而易见——人类臆想于动物世界的条框,远比动物世界本身复杂的多。
再回到“大多数”这个论点。在过去,我们信仰英雄,但凡那救民于水火之中的都是有大无畏精神的英雄——可以是一个人,可以是一群人,但绝不是大多数人。大多数人——这意味这平凡,意味着普通,意味着合群,甚至只是一个符号,一个用来表示蛮力的符号(相信即使是在马克思主义闪闪发光的今天,也依然有许多人这样认为)。人类是群居动物,我们喜欢抱团取火,即使代价是扎伤彼此,而动物,在电影中也是如此。电影告诉我们大多数等于弱势群体,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你就会觉得契和无比。一如人类社会中的大多数,他们忙碌于自己的生活,对于绝对的统治地位没有多少企图心(尤其适用于资本主义社会)他们被精英孤立,却仍心甘情愿的臣服于精英阶级的统治,他们缺少“冒险”的精神,但正因为如此,才让他们向往和平——在任何人想要剥夺这种权利的时候,拧成一股绳一般的反抗。俨然大多数的弱势群体成为了大多数的正义力量,我想历史的演替也就大抵如此了吧。只不过,正义,这个已经被滥用的中性词,不知有多少次在举着它揭竿而起的时候,是蒙在鼓里做的决定。
大多数因为和平等充满正能量的词汇受到少数人的侵犯,他们选择反抗——或是像电影中选择不相信,但我们也会发现,大多数人的这一被侵犯的意识,也不过是他们中的少数人触发的,抓住了大多数人的心理——肉食者是不能轻易相信的。所以,一切问题又似乎回到了原点,大多数终究只是大多数,种群仍然是格格不入的种群。
不过,电影给了我们一个美好的结局,我们也真心期待着这样的结局真的会在现实中上演。就像狐狸和兔子相爱一样荒谬,但人们愿意相信它——虽然仅仅是在电影的世界里,那么,如果生殖隔离都无法阻止相爱,肤色又为什么会成为歧视的符号呢?
大多数是大多数,那么少数又是什么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疯狂动物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疯狂动物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