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心花?

晴美

善儿为保护弟弟打了呆萌弟弟的小伙伴,第二天早上妈妈接电话时笑眯眯保持着韩国女人独有的一套优雅贤淑,其实内心一万个吐槽。善儿小心翼翼为这件事向妈妈道歉,妈妈却一反常态对善儿说,你做的很好。这是善儿第一次微微挺起胸膛,对妈妈的话若有所思,也是第一次认识到除了隐忍着面对,还有比如反击这种办法,回击并不是错的。女孩多年的隐忍让她有敏感怯懦的性格,却也让她比同龄人更易捕捉到身处群体中周遭微妙的改变。

善儿的第二次改变,是看到爸爸为爷爷的离开默默流泪,年幼的她好像读懂了父亲的矛盾情感,再十恶不赦不可原谅的恨,终究是一直埋在心底不能释放的爱。还有弟弟允儿奶声奶气的稚嫩话,“可是他打我 我再去打他,我们哪有时间玩呢?”讲道理“我只想玩。”她低头看只剩下一点用花瓣染过色的指甲出神。

忍不住思维跳跃到,我深刻意识倘若以后有孩子,首要是为他创造一个幸福爽朗的童年。比如他摔了一跤,我不会跳脚抱起他然后怪天怪地怪空气,让他知晓我有多爱他;也不会刻意用一带而过的方式让他忽略疼痛实则是减轻自己的麻烦;我想我会练就一副有力的臂膀轻轻扶起他,揉揉他的头发问疼吗,然后笑着一拍他的小屁股,接着跑吧小伙子。爱...

显示全文

善儿为保护弟弟打了呆萌弟弟的小伙伴,第二天早上妈妈接电话时笑眯眯保持着韩国女人独有的一套优雅贤淑,其实内心一万个吐槽。善儿小心翼翼为这件事向妈妈道歉,妈妈却一反常态对善儿说,你做的很好。这是善儿第一次微微挺起胸膛,对妈妈的话若有所思,也是第一次认识到除了隐忍着面对,还有比如反击这种办法,回击并不是错的。女孩多年的隐忍让她有敏感怯懦的性格,却也让她比同龄人更易捕捉到身处群体中周遭微妙的改变。

善儿的第二次改变,是看到爸爸为爷爷的离开默默流泪,年幼的她好像读懂了父亲的矛盾情感,再十恶不赦不可原谅的恨,终究是一直埋在心底不能释放的爱。还有弟弟允儿奶声奶气的稚嫩话,“可是他打我 我再去打他,我们哪有时间玩呢?”讲道理“我只想玩。”她低头看只剩下一点用花瓣染过色的指甲出神。

忍不住思维跳跃到,我深刻意识倘若以后有孩子,首要是为他创造一个幸福爽朗的童年。比如他摔了一跤,我不会跳脚抱起他然后怪天怪地怪空气,让他知晓我有多爱他;也不会刻意用一带而过的方式让他忽略疼痛实则是减轻自己的麻烦;我想我会练就一副有力的臂膀轻轻扶起他,揉揉他的头发问疼吗,然后笑着一拍他的小屁股,接着跑吧小伙子。爱需要表达,表达的太轻太重却都不行,表达要易于接受。

回头看我们的允儿和智雅,一些心理学往往会追根溯源到童年经历,但主人公两个敏感又细腻的小女孩我认为她们是强者,有些事情早些经历也就提早学会面对和改变。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坚强,或许有些言重了。我相信她们的美好人生刚刚开始,因为她们的善良从未走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的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们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