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圈 圆圈 5.1分

野心很大却不知道往哪使力的电影

愚公移书

说这部电影野心很大,是因为这部电影扯到了很多问题,但是一没说好(原因),二没说到点(准确),三没说到深度(透彻)。 电影说到的问题包括但不仅限于以下这些: 1. 社交网络与隐私的关系 2. 公开(的方便性)对隐私(的伤害) 3. 大型科技公司的社会道德 4. 反乌托邦的主题与民主 5. ... 1. 社交网络与隐私的关系 2. 公开(的方便性)对隐私(的伤害) 从Mae(艾玛沃森)的朋友Mercer只愿意当一个做做灯具做做自己的事,不愿意被人打扰,可是Mae的朋友圈把他暴露并被很多不理解的人以为他杀鹿的事情上,从Mae不小心拍到父母不可言说的事情上,可见电影是打算有所表现的。但类似这些事件是任何一个编剧在写到这个主题都可以想到的最基本的事情。这些事情有普遍性和共通性,可是隐私暴露的社会心理原因以及对于被暴露隐私的人的伤害有多大,电影只是用看似惊人实际一概而过的车祸事件带过,并不深入去揭开这个问题。 社交网络给隐私带来的问题在于隐私一定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暴露,因为社交网络最初的卖点和吸引力就在于搜索并提取(暴露)相关人事的能力。这是一部分人热爱社交网络也是另一部分人痛恨的原因。 从准确和深度这两点上来说,不得不说到黑镜,对于科技妄...

显示全文

说这部电影野心很大,是因为这部电影扯到了很多问题,但是一没说好(原因),二没说到点(准确),三没说到深度(透彻)。 电影说到的问题包括但不仅限于以下这些: 1. 社交网络与隐私的关系 2. 公开(的方便性)对隐私(的伤害) 3. 大型科技公司的社会道德 4. 反乌托邦的主题与民主 5. ... 1. 社交网络与隐私的关系 2. 公开(的方便性)对隐私(的伤害) 从Mae(艾玛沃森)的朋友Mercer只愿意当一个做做灯具做做自己的事,不愿意被人打扰,可是Mae的朋友圈把他暴露并被很多不理解的人以为他杀鹿的事情上,从Mae不小心拍到父母不可言说的事情上,可见电影是打算有所表现的。但类似这些事件是任何一个编剧在写到这个主题都可以想到的最基本的事情。这些事情有普遍性和共通性,可是隐私暴露的社会心理原因以及对于被暴露隐私的人的伤害有多大,电影只是用看似惊人实际一概而过的车祸事件带过,并不深入去揭开这个问题。 社交网络给隐私带来的问题在于隐私一定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暴露,因为社交网络最初的卖点和吸引力就在于搜索并提取(暴露)相关人事的能力。这是一部分人热爱社交网络也是另一部分人痛恨的原因。 从准确和深度这两点上来说,不得不说到黑镜,对于科技妄想症来说,黑镜整个系列都足够优秀。黑镜第三季第一集Nosedive,把关于社交网络的虚伪和想躲都躲不开的可怕,第二季第四集White Christmas里面出现过的拉黑屏蔽人的方式,都让观众大呼过瘾又毛骨悚然。

“可怕”这个词不需要演员像TED演讲一样告诉观众什么是可怕什么不是。可能这部电影中最可怕的感觉就是最后那两台航拍器盯着不放的时候了,但那更多的是一种令人烦躁厌恶多过可怕或细思恐极的感觉。 3. 大型科技公司的社会道德 电影中有不少科技公司的影子: 1. 谷歌 (Circle) - 整个园区的风格,还有那个长的像G的C如果不是我多想的话。 2. TED Talk - 汤姆汉克斯演的Eamon Bailey一开始演讲的场景 3. 脸书 4. PayPal - 艾玛沃森提出的想要整合所有支付到Circle一体。(虽然我当时的想法是,支付一体化,你们想学马云爸爸哼 >.>) 大部分讨论科技的电影都有一个不可避免的主题,就是警醒人们科技如果不被正当使用是可以很可怕的。谷歌的企业座右铭是“不作恶 (Don't be evil)”,2013年斯诺登之后我们也知道了诸如微软谷歌脸书等大公司都有参与某计划,这似乎与谷歌自己的座右铭是相违背的。科技公司,或者说所有公司,都在做的同一件事,就是抢夺客户,而坚守不作恶的理念其实是一个道德问题。 那么一个道德问题,对于实际上于情于理都不得不追求利益优先的公司们来说,究竟能不能坚守、为什么能或者为什么不能坚守、能坚守到什么程度、能退让到什么程度、大众可以接受到什么程度会受不了,这些问题电影顶多算是点到即止,一带而过。 4. 反乌托邦的主题与民主

这个问题本身我没能力讨论。 我要讨论的是,艾玛沃森演的角色Mae前后关于这个问题的转变的不合逻辑。一开始在Gang of 40会议上,是Mae提出要把所有服务全都整合到Circle平台上的,提出所有选民都必须要有Circle账号,并用人们对交税的心理作为类比对象。我认为当时Mae这个角色已经脱离了一开始进公司小人物战战兢兢,并对Circle 管的太宽有所质疑的阶段,也经过了划船事件,不管是不是自愿带摄像头或心里有无抵触和矛盾(应该是有的,但可能只是觉得不妥没觉得不对),而到了开会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到了非常享受众人及世界的眼光,非常投入Circle的规划和计划了。所以当她说这一切都是为了纯民主的时候,我勉强说服自己这是角色需要,所以就当角色本身是清楚自己在想什么的了。 但是当Mercer车祸后,她忽然说我们要改变,于是就有了改变,创始人之一都能被她一句话“我们要改变”说动,丝毫不记得之前看见Mae在大会上的表现时的不可置信和背叛感。 所以朋友的事故让她意识到罪魁祸首是Circle大老板Baily们(而不是她自己也有错)?朋友的事故让她意识到只是这个系统需要被改变,而不是本质上出发点就有问题?所以解决问题的方式是暴露Baily们的隐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而不是真的解决Circle的隐患? 这个转变和解决方法太举重若轻了恕我实在理解不了。

28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圆圈的更多影评

推荐圆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