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专家 拆弹专家 6.4分

如果觉得邱礼涛只是恐怖片导演,那你真的低估他了

吼哇
在众多的香港导演中,邱礼涛一直是个非常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人,就像已经50多岁的他,现在仍然留着一头披肩长发,好像还是那个叛逆的摇滚电影青年。

而他的电影,也有很多古怪、邪奇的东西,包括我的很多童年噩梦,都是来自他的那些恐怖片。不过,如果你仅是把他当做一个恐怖片导演,却又稍微有些低估他。因为,他一直是个风格多变,类型丰富的导演。

初识邱礼涛导演的电影,还是由他执导、黄秋生主演的《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和《伊波拉病毒》。他最早是摄影师出身,80年代的《英雄好汉》、《法内情》、《法中情》、《我在黑社会的日子》等都是由他掌镜。


1993年执导的《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开启了变态杀人犯的类型流派,因为拍摄极为写实,在东南亚产生极大反响...
显示全文
在众多的香港导演中,邱礼涛一直是个非常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人,就像已经50多岁的他,现在仍然留着一头披肩长发,好像还是那个叛逆的摇滚电影青年。

而他的电影,也有很多古怪、邪奇的东西,包括我的很多童年噩梦,都是来自他的那些恐怖片。不过,如果你仅是把他当做一个恐怖片导演,却又稍微有些低估他。因为,他一直是个风格多变,类型丰富的导演。

初识邱礼涛导演的电影,还是由他执导、黄秋生主演的《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和《伊波拉病毒》。他最早是摄影师出身,80年代的《英雄好汉》、《法内情》、《法中情》、《我在黑社会的日子》等都是由他掌镜。


1993年执导的《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开启了变态杀人犯的类型流派,因为拍摄极为写实,在东南亚产生极大反响,在日韩甚至有人根据电影情节而犯案。它与《伊波拉病毒》被欧美影评人誉为同类型经典。



1997年开始,他执导《阴阳路》系列的前六部,也使该系列成为香港最长寿的鬼片代表作,也奠定了邱礼涛作为恐怖、惊悚片名导的江湖地位。

2000年之后,他拍摄的类型片更加多样化,如表现性工作者的《我不卖身我卖子宫》《性工作者十日谈》和《雏妓》,惊悚片《头七》《降头》和《青魇》,黑帮片《夺帅》等。通过一系列类型各异的、特点鲜明的电影,邱礼涛也逐渐树立了自己在香港影坛的地位。如今,提到香港电影导演中的怪咖,你一定还是无法绕开他。

今天上映的警匪片《拆弹专家》应该是邱礼涛执导的投资最高的影片了,我们就将其称为导演的上岸作吧,影片投资高达1.8亿港币,并由刘德华监制并主演。题材大,场面也大,与导演之前的作品完全不同,是一部真正的大制作。



《拆弹专家》对警方与炸弹设定有非常细致的描写,可以了解不同型号炸弹的特点以及拆解方法,甚至究竟是炸弹还是诈弹。除此之外,着重表现警队面对重压之下的反应。作为刘德华身兼监制并主演的电影,他也是全程投入其中。尤其前阵子刘德华意外坠马事件之后,华仔一直在安心休养,也使得本片成为我们近期又能看到他的一个机会。




听《拆弹专家》的片名总会联想起史泰龙的《炮弹专家》和凯瑟琳·毕格罗的《拆弹部队》。此类电影属于港产警匪片中专注于技术兵种的电影,如《PTU》、《救火英雄》这种。

不过,香港电影关于“拆弹”的题材几乎没有,比较有印象的是由陆剑明执导、刘青云和黄秋生主演的喜剧《拆弹专家宝贝炸弹》(1994)。




邱礼涛的《拆弹专家》是一部以真实炸弹发现案为蓝本的警匪动作片,对于当年与李修贤合作多部警匪片的邱礼涛而言,对动作场面的处理可谓驾轻就熟。“拆弹专家”也就是香港的“爆炸品处理科”,专门负责处理爆炸品和防范生化辐射武器等任务。

影片可以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关于拆弹专家兼卧底警员刘德华与逃走的犯罪分子姜武结怨,引出一系列人物关系,并适当提供了各种炸弹的介绍和处理它们的方法;后半部分则是在红隧的场景发生,上演了一场姜武为复仇控制红隧的拉锯战。




片中有不少香港地标,如湾仔入境处大楼、金紫荆广场和红磡海底隧道,它们都成为拆弹专家与炸弹狂人周旋的舞台。其中,重头戏发生在红隧,姜武扮演的犯罪分子以红隧作为引爆目标,影片甚至斥巨资搭建了一个1:1的红隧模型,还原度极高,除了两条管道如实呈现外,连隧道边的建筑和广告牌也几可乱真。美术置景可谓精雕细琢。

《拆弹专家》其实并不是纯香港制作,它是一部合拍片,不过除了内地演员的参演,你几乎看不到它有一点儿合拍片的迹象,演员融合的很好,内容上也没有为大陆市场做妥协,比较难得。




接下来,我们也分享一下之前与影片导演邱礼涛的一个访谈,提到了片中各种的小故事和他对当今香港电影的看法:

拍摄《拆弹专家》有没有真正的专家作为顾问?




有啊,香港的拆弹专家在警队里面有一个部门叫“爆炸品处理科”,因为他们那里人数不多,我跟他们的小队有谈过,其实十多年前我拍另外一部戏的时候,也跟他们谈过话,那个时候我就对这个部门很有兴趣。

我们拍《拆弹专家》前,也有到他们总部参观。他们有一个警官告诉我们很多爆炸品的知识,也有示范一些爆破给我们看。我自己为了这个戏,对爆炸品做了很多研究,我敢说我对爆炸品、拆弹专家的器材,要比一般人多些认识。

有没有参考其他同类型电影呢?

有没有参考其他电影,其实不太多,因为以前专注拍拆弹专家的戏并不多。



你看《拆弹部队》(The Hurt Locker,2008)这个戏,其实它拍的比较多的是内心的感觉,拆弹专家们到一个还在打仗、很动荡不安的地方,它拍的生命比较多,不同的炸弹其实它没有去拍。

我们这部戏就有比较多的爆炸品,而《拆弹部队》是比较少的,当然我觉得它是很好看的一部戏。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类型电影来说,其实可参考的东西并不多。



片中将红隧作为恐怖分子爆炸的重头戏,且对炸弹的部署和红隧的弱点做了详细的讲解,不怕真的引来恐怖分子吗?

我觉得不会,第一,起码到现在这一分钟来讲,香港都没有恐怖分子,所以这是我们这部片想象出来的。

如果真有这样的人去控制这个隧道,其实也不容易,因为我们在构思这个剧本的时候,就想象自己是犯罪分子,而你要的人力和物力是很大很大的。我刚才说的第一个原因是比较大,因为我当然是希望明天或者以后这种事也不会发生,现在香港还不是这样的一个目标。

开场就是王紫逸扮演的角色用口哨吹一首曲子,知道这首曲子的来历吗?

我知道我知道,啦啦啦啦啦(邱礼涛哼了起来),我也听过,这个在国内挺流行,是一首儿歌。

是《上学歌》,后来被年轻人改成了《炸学歌》,所以放在片子里还是很扣题的。

这个我知道了,放在里面有玩玩的感觉,去反映王紫逸这个角色还是个大男孩,虽然他也是一个打劫的罪犯。我们在构思这个人物的时候,设想他不太清楚自己做什么,就是他哥哥姜武带他去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而不是自己去控制自己生命的人。




您擅长拍恐怖惊悚片,警匪片是否比恐怖片难拍?如何看待其他恐怖惊悚片导演拍警匪片,如彭顺、彭发的《逃出生天》也是关于消防员这一职业的动作片。

对我来说,一部电影就是一部电影。我自己看电影什么类型都看,所以你说惊悚片和警匪片可能有一点不一样,就是电影的语言和手法不一样,但是那个不一样都是我希望可以尝试的。

对我来说,这样拍电影比较好玩,我不希望我总是拍一个类型,拍到尾都是。所以我经常意图是很强的,希望可以拍不同类型的电影。如果《拆弹专家》真的大卖,我也不会让我自己局限在拍警匪片之中。




您过去曾参与李修贤旗下的警匪片,这些影片是否为你这次拍动作片有一定帮助作用?

帮助肯定有啦,还有就是我做摄影师的时候,所谓A级的大片我其实拍过不少,这个对于我在现场的经验帮助很多。

听说片中“生命保护生命”的台词是刘德华先生提出来的,还有哪些细节也是他的创意?

“用生命去保护生命”之前没有这句对白,华仔看完这个剧本,我们希望拍一个有意思的电影,他就把这几个字放入戏中。

如果你问还有什么其他是出自他的创意,具体点我一下说不出来。但是他是很专业、很勤奋的,他是会感动到其他在场工作人员的。

对于一部电影的制作会更投入,我觉得他对一部电影的贡献,对拍摄的发挥很厉害。拍这部戏的时候,都能够发挥出来,他在片场的时候,不是那种很多人都跟着的大明星,他不是这个风格。




他平易近人,每个人都跟他说话,我知道有些演员只会跟导演、老板说话,其他人没有一句。但是刘德华不是这样,所有在片场的人都是朋友,都是合作的伙伴。所谓待人接物他都是很好的,没有阶级。

廖启智这个角色是否有参考他在TVB剧集《选战》里的角色呢?风格感觉相像。

我没有看过,也不是不看,我的时间没法看电视剧,另外,韩剧、日剧我都没有时间,我就是看电影比较多。所以,我不太清楚。

现阶段,除了银河映像和《寒战》系列,如何能够让香港警匪片再重现当年的活力?

说出来很简单,如果拍出来的电影,观众喜欢看,它的活力就回来了。其实是很互动的,当大家对这个类型兴趣不大的时候,你还是要电影工作者他们参投来拍,拍出来如果观众喜欢,活力就来了,如果观众不喜欢,又要重头再来。

很多时候,电影工作者他们拍什么电影,什么类型的电影在市场里比较多,其实就是跟观众互动。说到底,老板就是做生意嘛,就是拍观众喜欢看的电影。




我看您今年有四部片,还有《原谅他77次》《失眠》和《常在你左右》,如此高产还类型多样化,是如何做到的?

我只能说我比较幸运吧,有机会拍这么多不同类型的电影,可能有其他的电影工作者,他们也希望拍不同的类型,但是因为不同的原因不能拍出来。所以,总的来说,我是在这个电影工业里面,我是很幸运的。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拆弹专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拆弹专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