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 中 婚姻百态

艾比路飞
像我这样的小女人看《人民的名义》这般大剧却只能关注到小女人的小九九——怎么样的伴侣才是好伴侣。
    剧中涉及到了好几对夫妻、情侣、情人,数据充足,有的我们八卦鸡汤了,让我们归纳一下什么样的伴侣才是好的伴侣。
    梁璐和祁同伟,这对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的夫妻,当然不是一对好夫妻。梁璐因为被自己的老师抛弃,转而从自己的学生那里得到补偿;祁同伟为了升迁违心娶这个娘家富贵的“老娘”。两个人心里互相唾弃,眼里互相恶心,这样的夫妻肯定算不上好的伴侣。
    高小琴和祁同伟。这对情人被当成是灵魂伴侣的典范,一句“你是能抵达我灵魂的女人”催下了多少女观众的眼泪,荡漾了多少男观众的心神。有多少男人想找这样一枝红玫瑰,在外人面前带刺,而只在自己面前柔美;有多少女人想找这样一位孤胆英雄,他可以把枪口对准任何一个人,唯独在自己面前脆弱,爱惜自己。一个“懂”字可以让人赴汤蹈火。他们就像雌雄双煞,轰轰烈烈。但是这样就是好的伴侣吗?当然不是。这样的伴侣结合就好比是把两个吸毒者放到了一起,交叉感染。他们互相渲染对方的悲剧英雄色彩,加重对方的愤世嫉俗,在...
显示全文
像我这样的小女人看《人民的名义》这般大剧却只能关注到小女人的小九九——怎么样的伴侣才是好伴侣。
    剧中涉及到了好几对夫妻、情侣、情人,数据充足,有的我们八卦鸡汤了,让我们归纳一下什么样的伴侣才是好的伴侣。
    梁璐和祁同伟,这对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的夫妻,当然不是一对好夫妻。梁璐因为被自己的老师抛弃,转而从自己的学生那里得到补偿;祁同伟为了升迁违心娶这个娘家富贵的“老娘”。两个人心里互相唾弃,眼里互相恶心,这样的夫妻肯定算不上好的伴侣。
    高小琴和祁同伟。这对情人被当成是灵魂伴侣的典范,一句“你是能抵达我灵魂的女人”催下了多少女观众的眼泪,荡漾了多少男观众的心神。有多少男人想找这样一枝红玫瑰,在外人面前带刺,而只在自己面前柔美;有多少女人想找这样一位孤胆英雄,他可以把枪口对准任何一个人,唯独在自己面前脆弱,爱惜自己。一个“懂”字可以让人赴汤蹈火。他们就像雌雄双煞,轰轰烈烈。但是这样就是好的伴侣吗?当然不是。这样的伴侣结合就好比是把两个吸毒者放到了一起,交叉感染。他们互相渲染对方的悲剧英雄色彩,加重对方的愤世嫉俗,在偏执的泥淖里越陷越深,直至两人都窒息其中。高小琴可以陪祁同伟流浪,却不能带他回家。
    与高祁组合类似的,是郑胜利和张宝宝这一对欢喜冤家。他们两个的性格相似,而且真正是夫唱妇随,全剧下来两人基本没有单独出场。把高小琴和祁同伟比作雌雄双煞,郑胜利和张宝宝就是骗子二人组。他们搭配默契,掉进了钱眼儿里的一对市井小民。这里两对人就是侯亮平说的,普通百姓贪小便宜会遭遇尴尬,但是日子还能继续过下去,但是高管贪小便宜就是万劫不复的犯罪。
    再有一对就是高育良与吴惠芬这一对离婚不离家的前夫妻。这俩人都是高级腹黑,为了共同的利益可以完美地伪装成恩爱夫妻12年。高育良曾经是吴惠芬的老师,估计高育良就好这一口,喜欢有天赋可塑造的单纯且漂亮的学生,喜欢被人崇拜,喜欢做老师的感觉。曾经高育良在明史上的解读高于吴惠芬,吴惠芬有可能就是受他影响才走向史学研究。这让高育良非常受用,所以他娶了这个漂亮的小粉丝。但是当吴惠芬在史学上的成绩超越高育良的时候,除此之外,我们从剧中可以看出,他们俩在为人处世上是棋逢对手了,达到了比肩的高度,高育良的优越感消失了,心里就觉得膈应了。这时候,另一个崇拜他的小白兔,而且被人格美容,打了很多明史玻尿酸的高小凤出现了,他一下子就死灰复燃了,干柴烈火。毕竟高小凤不是真正的学者,用12年也达不到高育良的学术水平,这恰好让高育良觉得非常舒适。而且这个小白兔还是一个处子,简直就是一张从生理到心理都纯白的纸啊,可以任自己描绘塑造。这对于一个对权力痴迷的男人来说,对控制欲偏执的男人,这简直是完美。
    祁同伟寻找的是一个知己,而高育良喜欢找一个学生。赵瑞龙可是瞅准了这俩人的心理特征,将一对双胞胎姐妹投其所好地培养。
    如果高育良没有遇到高小凤,还是和吴惠芬在一起,他们会成为一对好伴侣吗?也不会,他们就和高祁组合一样,是臭味相投,蝇营狗苟, 整天盘算着怎么扩充权力,互相加重对方宫心计的病态,最终一起走向玩弄权力的腐化。那么老谋深算的老高与太傻太天真的小高在一起呢,会幸福吗?也不会。因为小高的修炼都是表面的,缺少深层的锤炼,不是说她浅薄,而是说她表面上迎合了老高的谨慎与学识,骨子里她向往荣华富贵的享乐,深层次上她不理解老高对权力的追求而产生的自律。所以小高一方面不跟老高索要高额的养家费,一方面接受了赵瑞龙的一幢别墅,接受了姐姐两个亿的信托基金。换句话说,其实小高不认同老高的价值观。小高与老高的不般配地方不是在智商的差距而是价值观的南辕北辙。最终小高的别墅与基金成了老高的丧钟。
    有这样一个说法,离婚是因为双方的进步速度差距太大了。这进步速度差距只是表面的,根本导致感情崩溃的还是双方的价值观不同。李达康和欧阳菁他们的进步速度是相当的,但是他们彼此没有更理解对方,反而是矛盾激化。在大部分政府官员在轻车缓步、尸位素餐的时候,他对创造真实GDP有着着火入魔的追求,为了自己能在政途上走得长远,他对自己的羽毛有着近乎洁癖的爱惜。而欧阳菁,她想要的是通过李达康的职务谋点利益,犯了李达康的大忌。他们是相爱的,却只能天天吵架,最终离婚收场。这也是为什么与李达康有相同抱负的王大路,面对对自己示好的,自己曾经追求过的欧阳菁,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王大路可以作为好朋友安慰开导欧阳菁,但是他不会让这个女人变成爱侣,除了对朋友的忠诚与道德的坚持,还有他清楚明白,他们的价值观不同,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小鱼缸与大鱼,不会舒服。
    与他们相反的一对,易学习和毛娅。易学习是一个有想法、敢作为的政府官员,而她的老婆只是一个思维闭塞的家庭主妇。但是他们却是非常和谐的一对,毛娅虽然不能自发地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但是她愿意紧紧跟随易学习的脚步,她欣赏自己的老公,赞同他的价值观。在他为李达康顶雷的时候,在他不断徘徊基层的时候,她不抱怨、不责怪、不嫌弃,乐呵呵地将生活耕种得舒适,为他创造了安定的革命大后方。像那包自家种的茶叶,提神醒脑又是质朴的清清白白。
    陈岩石夫妇也是一对模范夫妻,就是因为从战争年代到陈岩石任检察长,再到退休,他们的革命精神高度一致。陈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扛起炸药包,陈妻是千金小姐却可以为了革命散尽千金。到了老年,两个人又是相互鼓励,将反腐倡廉进行到底。人退心不退,还在为人民奔波。他们的生活有滋有味。
    最后一对典范,个人觉得,这对夫妻的人设是为了展现一个如果——如果祁同伟和陈阳在一起了。侯亮平的妻子其实是脱离剧本的存在,跳脱了剧情的发展,其他人都在这条大河里,随着剧情起起伏伏,唯独她是站在岸边的,只是在河水中投射了一个影子。侯亮平是本片主角,与祁同伟相呼应,而侯亮平影子般存在的妻子与活在大家回忆中的祁同伟初恋陈阳是呼应的。如果祁同伟和梁璐在一起是高攀,他和陈阳在一起也是高攀,同样是高攀,却会是不同的结局。所以原生家庭的尊卑并不是导致婚姻的悲剧根本原因。
    侯亮平虽然不是祁同伟那样的极度贫困,但是他也是在院子外面长大的人。从高育良想把侯亮平招为上门女婿这一点可以看出,侯亮平的出身应该处于中下。但是侯亮平的发展却是顺风顺水的,一毕业分到了省检察院,组织考虑到他和妻子分居两地,就直接把他也调去了北京。而且侯亮平妻子钟小艾的职位远远高于侯亮平。钟小艾曾经说过一句,她为侯亮平的生活与工作保驾护航。这一句话可了不得。侯亮平要调到汉东前,他的领导还要让侯亮平取得钟小艾的同意。这可不只是照顾家属意见,而是为了防止得罪钟小艾。季昌明是侯亮平的老领导也是到了汉东后的新领导,钟小艾却是一句“老季,巴拉巴拉”,那架势就是领导训话,就和退休的吴法官教育自己的学弟季昌明时的口吻一样。再一个,侯亮平被停职反省,处理的方案竟然是调回北京,而且钟小艾也表示,如果不是她在场,想致侯亮平于死地的高育良未必会同意调侯亮平回北京。调回北京,这是停职反省的反贪局长该有的待遇吗,这简直是升职啊。在侯亮平处于这么敏感阶段的时候,钟小艾还可以毫无避讳的前来看望他,这摆明了为了来保护他免受暗害。由此可见,钟小艾的家庭背景有多厉害。这样两个身份悬殊的人在一起,可远比祁同伟与陈阳的家庭差距更大,却是非常和谐的。
    钟小艾的家庭高过高育良的等级,却没有提出招赘,他们的孩子还是姓侯。钟小艾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与普通夫妻一样,一点也没显露出自己的非凡背景,他们的住房比起其他几个高官的豪华住宅,他们房子的面积和装修就接地气多了。钟小艾对侯亮平工作的支持,正是她对他的欣赏。这样的价值观契合,奠定了他们幸福的生活。
    想起祁同伟说过的一句话,他恨陈岩石胜过恨其他任何一个人。梁璐的父亲可以为女儿做一切,为什么陈岩石就没有伸手帮一把,这不仅是在帮祁同伟,也是在帮他自己的女儿。在祁同伟被人摆弄,在他快要淹死的时候,陈岩石袖手旁观了,这一点没有解释为什么当年陈岩石见死不救,也许他试过了,只是强不过梁璐的父亲。可以体会那一刻的绝望,陈阳是他的天使,创造这个天使的陈岩石其实就是祁同伟的神,但是神没有伸手帮他,所以他投靠了恶魔。相信祁同伟和梁璐在婚姻初期,还是想要把日子过好的,正如梁璐所说,那一跪把她的心激活了。但是梁璐无法做到对祁同伟的认同,本能地摆架子,加剧了祁同伟对荣耀的偏执追求,他越走越远。如果当时祁同伟和陈阳在一起了,祁同伟是不是会走向另外一种可能?
     李达康与侯亮平是另外一对呼应,他们表现出的人物品格其实是互相补充说明。两个人都很有拼劲,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所以李达康对自己羽毛的偏执爱惜,在侯亮平身上也是有的。在遭遇诬陷的时候,侯亮平的态度就是硬碰硬,身正不怕影子歪。季昌明一句话:“只怕歪的邪乎”,就算侯亮平本身清白,要害的人也能造出伪证,只怕是没法洗清了。过刚易折。这时候钟小艾就跳出来了,她不是耍泼,不是去疏通关系,而是第一步就把侯亮平稳住,帮他分析形式让他去找陈岩石反映情况。找陈岩石,其实也是一种利用政治资源,并非刚正不阿的人就得直挺挺地站在那里给人当枪靶子。第二步,虽然剧中没有展示,钟小艾肯定是劝说侯亮平同意调回北京,曲线救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把命保住。因为有钟小艾,侯亮平学会了屈伸,也是保全了自己。
    能否走下去,要看双方的价值观是否相同。祁同伟和陈阳、祁同伟和梁璐,李达康和欧阳菁,王大路和欧阳菁,因为价值观不同,他们是无法走在一起的。能否幸福滴走下去,要看双方能否化解对方的偏执。高小琴和祁同伟强化了彼此对荣耀与富贵的偏执,双双犯罪;张宝宝和郑胜利强化了彼此对钱的追求,结果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吴惠芬和高育良强化了彼此对权力特权的膜拜,一个抑郁了,一个越陷越深。
    现实生活中,我们更多的是像林华华与周正这样的,没有过度的偏执,也不需要面对大是大非,但也都有自己的一些根深蒂固的习惯或者癖好,能否为对方做点改变,就成了幸福的根基。认识一对夫妻,女方是个自律有教养的洁癖患者,而男方就是一个暴发户土鳖。如果双方不妥协,日子肯定过得鸡飞狗跳。但是两人对家庭的责任感却是他们共同的价值观,两个人都可以为他们的家庭付出一切。在有共同价值观的基础上,他们各退一步,女方没有将自己的洁癖强加于丈夫及其家人,也不限制男方下馆子的爱好;男方在花钱前会向老婆申请报备,家中大事听听老婆的建议。原本极端的两个人,却组合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而结婚前他们不过是父母的意愿。这就是为什么说有的女人不管嫁给谁,都会幸福的;有些男人不管娶了谁,都会幸福的。
    不管婚姻因何种原因结合在一起,开头都决定不了结局的走向。价值观决定了能走多远,能否化解对方的偏执决定了能走多平稳。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