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的高中往事

写歌的人假正经
我所能想象的青春,大概就是白衬衣蓝裙子,那种非常之纯粹的干净和单薄。但是,却有那么一种青春,充满暴力、忧伤、寂寞、疼痛以及布满血腥,整个校园里布满了男性荷尔蒙过剩的少年,野蛮暴力的老师。老师对少年的杀威棒,折磨人的体罚。
这就是1978年的韩国校园。当时因为韩国处于军队统治之下,所以充满暴力。
从刚入学时候的唯一一个可以到黑板前面写出算题的优秀生,到用双节棍在屋顶上将钟虎打至残废,自己满身血污的走过目瞪口呆的所有人,他拼尽所有力气,骂出少年心中憋闷了许久的那句周末全韩国学校的话。他就是金云嵩。
这样的一个转变,是青春的飞逝和艰难的成长。来源于他偶然认识的那个“大哥”吴喜,一个充满暴力倾向的敢作敢当的又一个少年。两人共同的初恋对象是高年纪的漂亮女生恩举。
影片中出现了最温情的片断,是云嵩弹着吉他,旁边坐着他喜欢的女生,四周风景旖旎。这大概是所有青春的少年所拥有的水般的初恋吧,回想起我少年的时候,坐在男生的单车后座上,伸出两条瘦长的腿,一只手抓住他的衬衫,嘴里轻轻哼着“甜蜜蜜”这首歌。
云嵩唱的那首歌叫无法实现的爱情。他的爱情终究没有实现。吴喜与飞扬跋扈的钟虎决斗后,带着满身的血...
显示全文
我所能想象的青春,大概就是白衬衣蓝裙子,那种非常之纯粹的干净和单薄。但是,却有那么一种青春,充满暴力、忧伤、寂寞、疼痛以及布满血腥,整个校园里布满了男性荷尔蒙过剩的少年,野蛮暴力的老师。老师对少年的杀威棒,折磨人的体罚。
这就是1978年的韩国校园。当时因为韩国处于军队统治之下,所以充满暴力。
从刚入学时候的唯一一个可以到黑板前面写出算题的优秀生,到用双节棍在屋顶上将钟虎打至残废,自己满身血污的走过目瞪口呆的所有人,他拼尽所有力气,骂出少年心中憋闷了许久的那句周末全韩国学校的话。他就是金云嵩。
这样的一个转变,是青春的飞逝和艰难的成长。来源于他偶然认识的那个“大哥”吴喜,一个充满暴力倾向的敢作敢当的又一个少年。两人共同的初恋对象是高年纪的漂亮女生恩举。
影片中出现了最温情的片断,是云嵩弹着吉他,旁边坐着他喜欢的女生,四周风景旖旎。这大概是所有青春的少年所拥有的水般的初恋吧,回想起我少年的时候,坐在男生的单车后座上,伸出两条瘦长的腿,一只手抓住他的衬衫,嘴里轻轻哼着“甜蜜蜜”这首歌。
云嵩唱的那首歌叫无法实现的爱情。他的爱情终究没有实现。吴喜与飞扬跋扈的钟虎决斗后,带着满身的血污离开校园。之后云嵩听猥琐的汉堡包说恩举和吴喜“私奔”了。带着与爱同样强烈的失落,在一个小饭馆里,云嵩的初夜被那个中年寡妇老板掠夺。青春彻底地沦丧。
吴喜离开后,云嵩亦刻苦学习双节棍。他得到了什么呢?父亲向受伤同学的母亲下跪道歉。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郊区的小路上,云嵩忏悔,父亲没有责怪他,对他说,你还有受教育的机会。看到这里时,我的眼泪掉了下来,在那个残酷的年代里,幸亏有了父亲这样饱含温情的话语。
记得有人说过,青春不轻狂枉少年。无论是否愿意,这疼痛隐忍的青春总要过去,后来,云嵩和恩举在公车相遇,剩下的大概只有心疼的感觉,电影没有告诉我们他们俩的结局。但是,想必,恩举心里还有云嵩的吧。都不重要了,迷离残酷的青春过后,他们毕竟成熟了。
如同云嵩唱过的那首歌,如今我只能静静地,带着耳机,听他唱了一遍又一遍,青春匆匆的爱情故事李,圆满的大概没有几个。当年那个骑单车的少年已经不在我的视界。
最后,云嵩和汉堡包在剧院前相遇,两人戏谑地模仿李小龙的拳击动作,而背景却是成龙的《醉拳》的海报。这个细节暗示着,青春真的已经渐行渐远,无论它艳丽还是残酷。于是就想起影片中出现的70年代迪厅很流行的那首歌,One way ticket。一首很老很老的歌,但它响起来的时候,不得不感叹,人生就是一张单程车票,无论是你的,还是我的,以及回忆中那个骑单车的少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马粥街残酷史的更多影评

推荐马粥街残酷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