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看看我有多不爱你,你有多不爱我?

异乡人
2017-04-28 07:07:12

编剧还狗血地活在一夫多妻制的时代,以为凸显男主的价值,就是安排几个异性相争,其中还一定要有重量级的。周丽君因此被写得极度扭曲:一方面高大上,是衣锦还乡的事业成功人士;一方面是非要吃回头草,借女上位,死活要和前夫复合的情感可怜虫。

其实是编剧自身的扭曲呈现: 一边要借追求者们的势抬高男主角,一边要对方求而不得的情掌握在男主角手里,以挽回双方实力条件的失衡。

即使被编剧写得要借女复合,周丽君还是心思缜密的,她要挑一个适当的时机,郑重其事的爆出秘密,龚剑近在眼前的40岁生日是最好的时机。

对每一次单独相处的邀约,龚剑总是先坚决拒绝,继而妥协。和身为老板之一的前妻,微妙的周旋着。这次也不例外。

周丽君似乎很喜欢约龚剑出来谈事,两个过去的夫妻,现在的商场伙伴,谈着各自的生意经。龚剑军人风格,耿直实在却缺少弹性,其实是商场大忌,而且自以为是,轻易否定他人。他不明白异国他乡,独自奋斗的艰辛和委曲求全的必需,商场

...
显示全文

编剧还狗血地活在一夫多妻制的时代,以为凸显男主的价值,就是安排几个异性相争,其中还一定要有重量级的。周丽君因此被写得极度扭曲:一方面高大上,是衣锦还乡的事业成功人士;一方面是非要吃回头草,借女上位,死活要和前夫复合的情感可怜虫。

其实是编剧自身的扭曲呈现: 一边要借追求者们的势抬高男主角,一边要对方求而不得的情掌握在男主角手里,以挽回双方实力条件的失衡。

即使被编剧写得要借女复合,周丽君还是心思缜密的,她要挑一个适当的时机,郑重其事的爆出秘密,龚剑近在眼前的40岁生日是最好的时机。

对每一次单独相处的邀约,龚剑总是先坚决拒绝,继而妥协。和身为老板之一的前妻,微妙的周旋着。这次也不例外。

周丽君似乎很喜欢约龚剑出来谈事,两个过去的夫妻,现在的商场伙伴,谈着各自的生意经。龚剑军人风格,耿直实在却缺少弹性,其实是商场大忌,而且自以为是,轻易否定他人。他不明白异国他乡,独自奋斗的艰辛和委曲求全的必需,商场无情的竞争法则。周只能告诉他: “有些事,你不懂。" 心理不禁要重新评估各自的力量,和接下来的打算。

对生日邀约,龚剑一如既往的一口拒绝,周已经对这种模式疲惫了,撂下一句:“你买单。” 就起身走了。(观众也对这种模式疲惫了,反正到头来还不是答应,非要别扭一下先吗?真够烦人的。如果女儿是真的,龚剑怎么能跳出周丽君的手掌心呢?到头来还不是复合?可是就算要回这个牛皮灯笼,又有什么意思呢?)

实施这条策略,宣布女儿是龚剑的亲生,注定瞒不了父母,所以周丽君先跟父母说了,取得了他们的支持。(这也足以证明,周心里知道,莉莉是龚剑的女儿,否则就算她为了安全感骗前夫,也不可能骗5年没见,支持她爱她的年迈亲生父母。)“有爸的孩子像个宝啊”,周丽君已经离了两次婚了,还有父母在身边的坚定支持。父亲的一个电话,一句命令,龚剑无话可说了。

生日晚餐上,一支英文生日歌唱的喜庆全无,倒像是哀歌,似乎预示着:龚剑的好日子,到头了。周丽君拿出名表作礼物,出手不凡,将草草准备的廉价俗气的招财猫,憋回包里(这个包,还有现在穿的好衣服,是当年做少奶奶时,花前夫的钱买的。靠她自己的钱,只能象那个廉价俗气的招财猫,寒酸得拿不出手):连中学生都不会鸟的礼物啊。实在不是一个重量级,拿出来太丢脸。

见龚剑不收,周也不坚持(本来只是道具),又拿出女儿的画:“我的礼物你可以不收,但莉莉的礼物,你一定要收。” 出演着自导的角色,台词说得波澜不惊:“因为莉莉是你的亲生女儿。” 似平地一声雷,震得龚剑发懵(你以为人家大张旗鼓的,只是帮你过个生日那么简单吗?)。

周父出来打圆场了,无论如何,自己女儿做错事,欺骗了女婿,是很难原谅的。周家父母多年视龚剑如子,默默地为女儿的任性买着单,这是多么难得的人际关系。周丽君何其幸运,有这么好的父母。

龚剑听着周丽君平静的叙述这五年孩子的往事,其中虚虚实实,周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沉着。经过无数风风雨雨,这份沉着得来不易啊。

“对不起,龚剑,骗了你这么久,你高兴吗?” 周实在高估了龚剑的父爱,低估了他被草草勾起的力比多(心理学名词:性能量)。现在他的热情心思,一股脑去了要上床的女人那里,不会是和离掉的前妻生的孩子,好吗?刚确定了再婚对象,这时冒出个前女儿,他高兴个鬼呀?

龚剑要做亲子鉴定,因为压根不相信,不想相信。周丽君一如既往的平静:“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你要是不信,可以不认。” 龚剑又一次无话可说,凭肉眼看那孩子没一点象自己。只能说:“对不起,我先走了。” 他要理一理思绪。可是看到小女孩睡觉怀里还抱着自己的相片,和伸手要抱的哭泣,龚剑受不了了:这要是自己的女儿,多让人心疼啊。

随后在办公室见到小女孩,龚剑生气了,生气周丽君的步步施压,生气自己自始至终不知情的被动,生气造成这一切的周还若无其事的一脸无辜。周丽君预期的是龚剑知道有女儿后的感动,现在得到的是劈头盖脸的数落,不禁大失所望:如果这就是龚剑未来的态度,还复合个鬼啊?莉莉其实一直都在帮妈妈,见妈妈被骂了,适时发了脾气!

周丽君赶过去安慰女儿,龚剑也急急奔了过去。听到小女孩有自闭症,龚剑又一次发懵了。

陪着这母女买了画笔,逛着商场,听到周丽君说,给莉莉看爸爸的照片让孩子开心,龚剑不禁苦笑起来: 真不见外,还不知是不是我的女儿呢。偶遇草草一家,龚剑更生气自己被绑架到了还未确定的爸爸位置,搬出了:“邓草草是我女朋友。” 来叫板。

周丽君知道这一步躲不过了,主动交出了莉莉的头发给龚剑:“你不是要做亲子鉴定吗?” (周,你真是太高估血缘的力量了。之前高估了旧情的力量,主动提复合不成,现在又想失望多一次吗?)

在医院,周丽君支开医生,没有直接更换,而是先看鉴定报告:是自己都不能确定的悬案啊,这些年其实内心期许的,孩子是龚剑的血脉。看到不是,只得更换了二手准备的报告。(如同小芮的误诊,医院这次也失误了,莉莉是龚剑的女儿,只是妈妈不知道,那个爸爸不知道,这个爸爸也不知道)

龚剑看到真是自己的女儿,又一次懵了(“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 音乐响起,自动脑补)。他第一时间跑去找女朋友倾诉,也不知谁是汉子?草草自己还有个拖油瓶呢,还要再负担一个别人的?

再次相见,周丽君掩起华丽,朴素以对:“终于相信,莉莉是你的女儿了?” “我还是想不明白,你当初走的时候为什么要骗我?” 措辞尖锐,龚剑对女性心理的无知,注定要付出极大代价。

周丽君也必须要自圆其说:当初那么否定龚剑,誓要离婚将之开除出局,现在又要为女儿找回爸爸,要复婚?说起5年前的矛盾,绝望,和对自由的向往:“5年前,我觉得我们的婚姻和感情,已经灭亡了。” 留住孩子的,无非是母性的本能。

“但那个时候,我要是不说,我把她打掉了,你会放我走吗?” 龚剑回忆起在机场的痛心一幕,眉头紧蹙:“当然不会。”(如果我知道,会无论如何留住你,留住那仍在肚子里的孩子,留住我们的婚姻,我们的幸福,如果我知道,,,今天不会是这个分崩离析的局面。)

“那不就行了吗。跟你生活那么长时间,我还是挺了解你的。” (话接得太快了,你的目的方便达到了,轻易摆脱了婚姻,得到了自由。那留下的人呢?留下的人要怎么面对破碎的结局,怎么活下去?)“你了解我吗?” (眉头蹙的不能再紧:你如果真了解我,就知道当初你和孩子对我是多么重要,就不会一意孤行拆散我们的家,伤透我的心,就不会那样绝情而去。)

“龚剑,我们复婚吧。” (跳跃得太快了)“你不觉得你当初的想法和现在的想法,都很荒谬吗?既然,你说了5年前我们的感情婚姻,就已经灭亡了,为什么现在,又有这种想法呢?” (这是全剧中,龚剑最有理性的一次,悲催的编剧,编不下去了

周丽君打的是女儿牌:“等孩子一出生,我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我觉得孩子应该有权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谁,应该有一个完整的家。” 龚剑要闭一闭眼睛,深深的一钩头来消化听到的:原来姻缘聚散凭的是你的感觉?原来感觉还可以前后不一样?变脸呢?

其实周没说出口的是:只是想看看我可以有多不爱你,而你可以有多不爱我?龚剑的 “如果是在一年前,你回来说这些,也许还有可能。” 不是拒绝,简直是答应了,就是说不止原谅了前妻,还接纳了她和女儿再成一家人(龚总,你总是这么沉不住气吗?)而现在分隔二人的,不是别的,只是时机。“但现在,”

“现在你有了邓草草有了小轩,就不要我和莉莉了?” (周是过来人,知道感情上故此就一定失彼)“这是两码事。” (明明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好吗?)

“既然你这边已经决定了,那你还找我谈什么呀?” (周挺沉得住气,语调仍旧平静无波)“谈孩子。”

“你想怎么样?” “我希望孩子,健康成长,她能够快乐。” (那是需要巨大的努力,巨大的付出,光是希望,没用。话说孩子有这样任性的父母,有快乐的命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下一站婚姻的更多剧评

推荐下一站婚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