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7.6分

从仙人到少女

冷冷清清淡淡
最近《聂隐娘》在法国上映,刚好弥补此前回国,影片匆匆下档而错过的遗憾。
 
影片中的聂隐娘与我映像之中的全然不同,她从原文中一个逍遥而万能的神变成了一个隐忍而又处处为难的人。
 
在《裴铏传奇》中,隐娘不仅武功高强,性格也似乎更加接近传奇小说中的豪侠,道人一类超然于世的角色。她幼年被道姑掳去,离家数载,接受了严苛的暗杀训练。返家后又因身份特殊,未曾得到父亲的宠爱,身世不可说不颠沛曲折。然而原文对她人性化,甚至女性化的一面未曾多着一丝笔墨,只是反复描叙她的武艺高强料事如神,让她看起来像是高高飘离人世的神仙。她似乎从未对自己的身世有所感怀,只是奉命师道,忠贞地履行行刺客之职。对于杀人,她好像也并无所谓,和人说起自己曾割断人项后融化成水这样骇人的事情时,亦语气平静。她神机妙算,参透天机,连自己的爱情也好像是计算好的一部分。她又逍遥超然,晚年辞官,安顿好丈夫后一个人骑驴云游四方,好似神仙。全文中她只有三次次流露出自己的感情:一次是面对刺杀对象时因为心软而耽误了下手时机,对此师傅教导:“先断其所爱而后杀之。”。另一次是她对自己的对手陈许节度使刘悟产生敬佩之情,因为这份佩服,隐...
显示全文
最近《聂隐娘》在法国上映,刚好弥补此前回国,影片匆匆下档而错过的遗憾。
 
影片中的聂隐娘与我映像之中的全然不同,她从原文中一个逍遥而万能的神变成了一个隐忍而又处处为难的人。
 
在《裴铏传奇》中,隐娘不仅武功高强,性格也似乎更加接近传奇小说中的豪侠,道人一类超然于世的角色。她幼年被道姑掳去,离家数载,接受了严苛的暗杀训练。返家后又因身份特殊,未曾得到父亲的宠爱,身世不可说不颠沛曲折。然而原文对她人性化,甚至女性化的一面未曾多着一丝笔墨,只是反复描叙她的武艺高强料事如神,让她看起来像是高高飘离人世的神仙。她似乎从未对自己的身世有所感怀,只是奉命师道,忠贞地履行行刺客之职。对于杀人,她好像也并无所谓,和人说起自己曾割断人项后融化成水这样骇人的事情时,亦语气平静。她神机妙算,参透天机,连自己的爱情也好像是计算好的一部分。她又逍遥超然,晚年辞官,安顿好丈夫后一个人骑驴云游四方,好似神仙。全文中她只有三次次流露出自己的感情:一次是面对刺杀对象时因为心软而耽误了下手时机,对此师傅教导:“先断其所爱而后杀之。”。另一次是她对自己的对手陈许节度使刘悟产生敬佩之情,因为这份佩服,隐娘愿意背叛先前的主公,效力于前。最后一次是主公刘悟逝世,已脱去官职云游四方的隐娘忽然出现,于刘棺前恸哭。在所有属于人的感情中,粗略思量,我只感受到了“怜悯”和“忠义”。
 
侯孝贤导演重塑这个人物的第一步,就是从赋予她丰富的人性开始的。虽然表达手法是一贯的含蓄凝练,但是在杀与不杀的选择之间,我看到的,是属于人的挣扎,而不是神仙的智慧。是一个人(聂隐娘)对另一个人(嘉诚公主)的理解,是家国情仇的大框架下,个人的坚持与信念。
 
影片还原了故事发生的大背景:唐末藩镇割据的局面。引入了更为复杂的人物关系:原本是田季安手下的隐娘,成了与他有过婚约,青梅竹马的表妹。虽然历史背景宏大,但是故事并不复杂,且都通过个体命运来表现。一条扁平的时间线,没有闪回,平铺直叙。长镜头将叙事节奏拖曳得极为缓慢,加上大量的自然光和隐忍而克制的人物演绎。是标准的侯孝贤。
 
最值得琢磨的是,剧本几经修改,愈发单薄。最终剪辑出来的成片,剔去了所有提示性的场景。我不知道这样的故意为之背后有何深意,却觉得这样的剪辑最为贴近中文语境: 短句紧凑,线性叙事,大段留白。它只是呈现,解读交给观众。
 
电影是蒙太奇的艺术,但是“作家电影”的导演们却都是反蒙太奇的。他们强调现实的多义性,认为只有不被剪断的景深镜头才能给观众以从多以的现实事物中猜出确切含义额可能性。候的电影一贯如此,追求真实,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试图像一个生活于时间中的人一样对一些具体而又含有宇宙全部神妙性的人类事件”做出自己的诠释。
 
我原本对《聂隐娘》的期待,是武侠式的,甚至是中国古典鬼神志怪小说的影像化呈现。虽然电影的画面充分表达了中国古典式的审美趣味,打斗场面也干脆利落,空空儿用符纸杀胡姬的那一段,还氤氲着某种巫蛊崇拜的神秘感。但是这个故事的核心,还是侯孝贤式的写实。是关于一个裹挟在种种社会因素里的人,她的抉择与命运。
 
候镜头下的聂隐娘,孤独,隐忍,似乎一个深藏隐疾的人,秘而不宣。她喜欢过田季安,现在要来杀他,是履行“杀一独夫可救百人,则杀之”的师命,还是夹杂着自己的爱情沦为政治牺牲品的不甘?影片中多次提到“青鸾舞镜”,隐娘说嘉诚公主就是那只青鸾,她又何尝不是?她返家之后,沐浴之时,想起的第一个人,就是告诉她这个典故的嘉诚公主。听闻公主逝世的经过时,隐忍的她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因为她懂得她,她们是同类。一样的聪慧,一样的识大体,一样的强韧,也一样的孤独和身不由己。
 
她们都是大时代的牺牲品,是被残酷世道掐灭了少女天真光华的女性。看过电影后,我曾开玩笑地对玩伴说,为什么电影里的这些家国情仇,都好像是由女人来担了大半呢?制衡中央政府和藩镇势力的,是一群女性。武艺高强的刺客,也是一群女性。大概是侯孝贤导演一贯擅长塑造女性形象的缘故吧,他电影里的女性,千姿百态,却各个都很讨喜。
 
身不由己是因为人在江湖,最后隐娘像所有真正的高手一样,离开了纷争不断的尘世,行向山高云深的远处。在原文中,她是历尽二十年而容颜未老的逍遥神仙。而在电影里,她更像一个终于解开心结的少女,从蹙眉到笑颜,都是寻常的女儿心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她的更多影评

推荐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