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转型背景下的都市奇观

kiwi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上学期的一篇作业(。 《有话好好说》是由述平编剧,张艺谋导演,姜文、李保田主演的一部带有荒诞色彩的都市喜剧。本片中,失恋青年赵小帅因对前女友安红死缠烂打而被安红的男友刘德龙与其手下打伤。惊慌之中,赵小帅抢过路人张秋生的背包回击,把里面新购置的笔记本电脑砸得粉碎。张秋生为索赔电脑一事将三人聚集在小餐馆,试图协商,赵小帅却计划借此机会砍下刘德龙的一只手来报仇。最终,张秋生反复的阻止和餐馆群众无意的介入让一切乱了套…… 我选择这部电影来做评论,主要基于以下两个原因。一来,它上映于1997年,那是世纪之交前夕,一个富有浓厚的怀旧气息,同时新奇事物层出不穷的年头。本片就时代背景的设置和中心思想的呈现而言,也确实有意无意地与此勾连,有许多深意可供解读。二来,本片与张艺谋在此前和此后所执导的作品相比,无论从影像风格还是题材素材的角度看来,都截然不同。在观影过程中,它的另类与新意持续地向我输出丰富的信息和观影的快感。本片在荒诞故事的背后,在风格化的镜头语言之中,在肆意的叙事节奏之下,展现的是时代转型背景下的都市奇观。 一、闹剧反讽 一场情节跌宕十足的闹剧,往往是为了传达某种反讽的意味。本片名为“有话...

显示全文

上学期的一篇作业(。 《有话好好说》是由述平编剧,张艺谋导演,姜文、李保田主演的一部带有荒诞色彩的都市喜剧。本片中,失恋青年赵小帅因对前女友安红死缠烂打而被安红的男友刘德龙与其手下打伤。惊慌之中,赵小帅抢过路人张秋生的背包回击,把里面新购置的笔记本电脑砸得粉碎。张秋生为索赔电脑一事将三人聚集在小餐馆,试图协商,赵小帅却计划借此机会砍下刘德龙的一只手来报仇。最终,张秋生反复的阻止和餐馆群众无意的介入让一切乱了套…… 我选择这部电影来做评论,主要基于以下两个原因。一来,它上映于1997年,那是世纪之交前夕,一个富有浓厚的怀旧气息,同时新奇事物层出不穷的年头。本片就时代背景的设置和中心思想的呈现而言,也确实有意无意地与此勾连,有许多深意可供解读。二来,本片与张艺谋在此前和此后所执导的作品相比,无论从影像风格还是题材素材的角度看来,都截然不同。在观影过程中,它的另类与新意持续地向我输出丰富的信息和观影的快感。本片在荒诞故事的背后,在风格化的镜头语言之中,在肆意的叙事节奏之下,展现的是时代转型背景下的都市奇观。 一、闹剧反讽 一场情节跌宕十足的闹剧,往往是为了传达某种反讽的意味。本片名为“有话好好说”,讽刺的便是,片中所建立的种种对话,几乎没有一段顺利完成的。也就是说,“有话好好说”的命题在这个故事里只是一个泡影,从未真正成立过。影片的前半部分,从赵对安红的追求,到刘德龙对赵的阻止,再到张对赵的索赔,其结局都没有达成最初的目标——赵没能打动安红,刘没能让赵死心,张也没能挽回损失。而在这三组关系中,除张以外,其他人根本没有保持一个理性、平和的态度——赵的追求近乎骚扰,刘的“谈话”付诸暴力。影片的后半部分,纠纷主要在赵、张和小餐馆的围观群众之间发生。张劝说赵不成,被逼得装疯卖傻,围观群众不明真相,反而“助纣为虐”。最终,连片中唯一乐于“有话好好说”的张秋生都提起了菜刀,让人唏嘘万分。 而在整场闹剧中,比“自觉”的无理取闹更让人捶胸顿足的,则是不可抗因素的干涉。例如,即便有人坚持着理性谈判、平等对话的自觉——如张秋生,可他单方面的尝试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对方的无理、执拗、暴力,乃至于周遭突然而至的意外打断。再如,即便偶尔在谈话的作用下,事情看似已向着有利的情形转化——赵在张的百般劝说之下,决定用板砖给刘点儿颜色看看,但话锋一转,赵竟还是不愿放弃剁手的企图。又或者,即便将所有纠结统统抛诸脑后,从偏执中一时地走了出来——赵和安红在家中约会,迎来一刻的平静,可意外偏偏在此时发生,毫无恶意的张不知情地打断了二人,一个不小心又唤起了赵对刘的报复心。以上种种相较于前文所述,因其无奈而尤显心酸。 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独特的剪辑风格为冲突感的直观表现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不追求镜头的完整性和连贯性,而是在镜头之间直接、果断、随意、跳跃的切换。在一些片段里,甚至连从同一视角拍摄的连续动作都进行了一连串的跳切,刻意切割动作,以制造断裂的视觉印象。最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张因劝说不成掀桌后推着服务员向镜头纵深处走去的短短几秒钟,连续用了四个镜头来刻画这个连贯动作。而这四个镜头分明是从同一个方位拍摄的,角度转换极其细微,却因剪辑的断绝而让人目不暇接,倍感虚幻,凸显着张秋生一肚子的好话却偏偏没法好好说的抓狂和崩溃。 二、时代转型 本片的诸多因素都提示着它关于时代转型的思考。最为明显的是,故事背景设置在首都北京,国家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也是转型最早,在种种新思潮的传播中起引领作用的城市之一。本片所描摹的既不是几十年前的老北京,也不是高度现代化了的新北京,而是老北京风貌和现代都市图景并存的,处于新旧世纪交替中的北京。影片中出现的许多元素都被用以突出这个背景。诸如赵居住的老北京胡同和安红居住的公寓小区,古典的北京琴书和时尚的迪斯科音乐,以及刘德龙的轿车和赵的自行车,都提示着这个古旧与新鲜并存,传统与现代并进的年代。正是这个独特的时代背景的设定,让本片的思想、内涵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有话好好说”不再只具有道义上的说教意义,还影射出时代转型背景下浮躁的人心。于是,它既是一种批判,又成为了一种“哀悼”。 影片中,张秋生代表着老一代,其他人则代表着新一代。本片大篇幅地使用手持摄影,镜头忠实地跟随拍摄主体,镜头或多或少地随掌镜人的运动而产生摇晃,都市人的焦虑、不安和浮躁都被这未经设计的摇晃传达了出来。与之相当的,是大量倾斜的,角度摇摆不定的,非水平拍摄的镜头。它们同样呈现出不稳定感,暗示着城市人群内心的失衡和慌乱,迷失和彷徨。而这种拍摄手法的极度凸显更暗示着他们的狂乱和暴躁并非个别现象,而是具有广泛的普遍性。整个故事由现实取景,再进行一番夸张,并没有刻意安排绝对的反派人物,使得每个人都有着真实而鲜活的优缺点。他们的形象投射出了现代社会每一个阶层的每一个人。 本质上来讲,赵与安红绝对是时代的产物,影片多次给出他们的面部特写,景框里不留环境空间因素。赵的特写描摹了他过分地沉浸于自己头脑中所构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状态,暗示了其固执到近乎偏执的神经质性格。从安红的特写中,我看到了一个新潮、靓丽的女性形象,感受到了她随心所欲、颇具现代感的自我意识。而张则显然是受到了时代的捉弄,他异常执着的好心和花样繁多的劝说令他显得可敬又可悲。时代在改变,物质层面以外,一些精神、思想与心理层面的对抗也激烈地发生。平和的心态被浮躁的心态排挤,用理性化解矛盾的观念渐渐被暴力冲淡。张在饭桌上劝说赵的那段戏,他以一个知识分子的姿态慢条斯理地为赵厘清利害,可在赵粗鄙的回应下,他严密的逻辑竟反复被戏谑地推翻。赵的不讲理可气又可爱,二人的冲突则显得有趣又悲哀。 有话好好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有人没有好好说话的心意,有人不懂好好说话的技巧,有人却得不到好好说话的回报。当好好说话的企图和尝试一再地受到打击,当无理取闹和以暴制暴成为常态和风气,谁还能够坚持,谁还愿意坚持,谁还敢于坚持呢? 但回过头来想想,我们可以容忍有话好好说的态度就这样理所当然地被时代抛弃吗?快节奏的生活挤占了人们谈论的时间,消磨了人们探讨的耐心,改造了人们本应脚踏实地的性格。错的是这个老理儿,还是被时代支配,被社会摆布,被现实冲昏了头脑的我们呢? 三、视听表意 本片的视听语言不算工整规范,表情达意却相当到位。除却前文提到的亮点以外,还有以下特色。 就视觉呈现而言,本片的手持摄影尤为突出。这种摄影方式源于电视新闻和纪录片,为的是迅速跟进拍摄主体,进行连贯、真实的记录。故事片中,手持摄影则多用于追击戏的拍摄。本片不加以区别地将其贯穿始终,连对话镜头也基本不采用典型的正反打,而是在对话者之间进行自由的摇移,镜头的纪实感与故事自身的怪诞气质猛烈撞击,令荒诞更显荒诞。此外,摇晃的镜头也如前文所述,写意地描摹了都市人的心灵状态。 张艺谋对色彩的运用总是引人注目,本片自打张、赵二人进入小餐馆开始便覆上了一层暖黄色的滤镜。讽刺的是,在如此通透的光线之下,二人商议的却是砍手一事,颇有一些光天化日之下犯罪行凶的黑色幽默。而黄色同时也是暧昧、沉滞的,带着几丝困扰和纠结——困扰和纠结的正是张对赵怎么劝也劝不住的无力感,是二人怎么说也说不到一块儿去的文化代沟。在张掀桌的一刹那,影调由黄转红。环境的颠覆通过一个掀桌子的动作迅速实现,以其极度的不现实加深了荒诞感。与之相对地,红色滤镜则非常醒目,仿佛暗示着赵毫无犹疑、任谁也不能阻挡的决心。甚至这红色已经对可能发生的血肉模糊的场面做出了提示和预兆。在掀桌之后,二人的谈话也终止了,张的发疯和红色相得益彰,因为一切都开始朝着不可预知,同时也是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下去了。 从听觉呈现而言,本片中配乐的使用可谓锦上添花,将情绪音乐与情境音乐巧妙地结合了起来,让情境音乐自然地成为渲染情绪的工具,在制造环境的同时暗示出独特的心理意味,也让情绪音乐贴合情境,使之不显得违和、造作,从而避免影片因滥用音乐而落入空洞抒情的俗套。影片的艺术性与市井感在音乐中得到了精妙的平衡。 例如,多次伴随张出现的北京琴书,词中暗示了他的生活境况和心理状态,同时赋予影片浓厚的北京特色,一举两得。再如,赵在“安置”好张之后,楼下的《姑娘十八一朵花》应景地响起,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的得意。此外,本片的主题曲——由臧天朔创作并演唱的《爱到永远》在不同情境下的反复使用也值得玩味。在赵被刘殴打的一幕中,这首歌曲作为车放音乐,起初烘托了赵失恋后的落寞和失意,而肢体冲突发生后,歌曲继续,其平静辽远的意境和激烈、的打斗场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置身其外,冷眼旁观,让人感到莫名的诙谐。在音乐的反衬下,都市人的急躁和暴力遭到一番无言的讽刺。而在赵与安红在家中约会的一幕中,这首歌曲在录音机里播放,苍凉婉转的曲调与慢镜头下的浪漫情调相呼应。直到最后,张在车里读着赵留给他的信件,主题曲再次响起,二人从固执中解脱的快慰、一场闹剧的终结与和解,都在这首歌的苍凉之中里找到了归宿。 本片的视听语言直观看来是偏向于现实主义的,其丝毫不露设计痕迹的镜头风格和音乐的介入,刻画了一个转型城市真实的疯狂。但叙事的荒诞与强烈的视觉色彩又令它呈现出高度风格化的形式特色。总的来说,两个“主义”在此冲撞,也在此共存了。正如两个时代的交锋,必然要经历一段迷惘、纷乱的磨合期,也必然会碰撞出一些魔幻而又真实的不可思议。 电影存在的意义便是在这夹缝中予以世人警醒,以一种可被感知而又不尽然暴露的方式完成教化的功能。《有话好好说》固然是一部轻松的都市喜剧,但如果我们透过影像反照自身,或许会发现,它同时也是沉重的。它所承载的是对时代转型中的城市及城市中人的思考,是对时代转型中所流失的一切人与事、灵与肉的思考。然而,在世纪之交过后,在中国,在电影创作中,这种思考似乎也随时代的洪流一并被抹去了。张艺谋本人的电影亦是如此,这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话好好说的更多影评

推荐有话好好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