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Idiots,为槽糕的历史,更为即将成为历史的我们

Cheryllium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点开是因为在微博上刷到各种圈内圈外人力荐,第一集就有画风诡异的猎奇向场面,一开始让我入坑的还是演海盗的小哥的软软的口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开始叫他们“Ben叔”“小哥”“Laz”"小胖"仿佛这样的名字多了一份亲切。记得第一集结尾的King Georges,当时就看到他们各个带着拖到肩上的假发和抹的红扑扑的脸颊,唱着一首诡异的带着西城风格的歌曲,不知道这群人会对我以后的生活做出什么改变。

Caveman Love里的摇摇晃晃的小毛人Mat 和 Ben,这对相爱相杀的“官配”应该圈了很多妹粉(包括我自己嘻嘻嘻,还暗搓搓刷了一寒假的AO3);Larry的“Bobsy”是HHTV里最可爱的人儿,每次都要闹得Martha姐的Sam不好过;小胖的Shouty Man让我现在每当看到这歌词组都会自动播放;Simon的死神呆萌可爱...这些最初而最真实的印象,正是最舍不得忘记的印象。

从Charlie Me Hearty里背会了Charles Ⅱ的生平事迹,数国王把英王名字倒背如流;因为HH去做功课,翻看自己久久不愿拿起的大部头,手捏书页抚着Alexander或Mark Anthony或William the Conqueror的名字...如果一部历史科普剧能够做到这点,也许,它就已经成功了。

虽然,它没有...

显示全文

点开是因为在微博上刷到各种圈内圈外人力荐,第一集就有画风诡异的猎奇向场面,一开始让我入坑的还是演海盗的小哥的软软的口音...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开始叫他们“Ben叔”“小哥”“Laz”"小胖"仿佛这样的名字多了一份亲切。记得第一集结尾的King Georges,当时就看到他们各个带着拖到肩上的假发和抹的红扑扑的脸颊,唱着一首诡异的带着西城风格的歌曲,不知道这群人会对我以后的生活做出什么改变。

Caveman Love里的摇摇晃晃的小毛人Mat 和 Ben,这对相爱相杀的“官配”应该圈了很多妹粉(包括我自己嘻嘻嘻,还暗搓搓刷了一寒假的AO3);Larry的“Bobsy”是HHTV里最可爱的人儿,每次都要闹得Martha姐的Sam不好过;小胖的Shouty Man让我现在每当看到这歌词组都会自动播放;Simon的死神呆萌可爱...这些最初而最真实的印象,正是最舍不得忘记的印象。

从Charlie Me Hearty里背会了Charles Ⅱ的生平事迹,数国王把英王名字倒背如流;因为HH去做功课,翻看自己久久不愿拿起的大部头,手捏书页抚着Alexander或Mark Anthony或William the Conqueror的名字...如果一部历史科普剧能够做到这点,也许,它就已经成功了。

虽然,它没有办法淋漓尽致展现二战飞行员在空中的孤立无援和背水一战,没能清楚地拍出维多利亚时期童工稚嫩脸颊上灰尘颗粒;它唱着贞德,唱着Rosa Parkers,唱着Vic&Bert,戏谑的同时总是带着回观过去的淡淡的悲伤,如同一个静观汹涌的大海慢慢退潮的渔人一般。

什么是“以史为鉴”?讲到历史,不可能不提到古今中外的共同主题:历史对"我们"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它仅仅是一串发生过的事件吗?如果历史的存在本身是无意义的,那么为什么在我们笔下就是鲜活的,在他们的表演中就如此戏剧性?当Dick Turpin的所有的Prince Charming都化为"Ruthless Killer's Heart"和"Hanging from a rope";当清教徒的"Everything is sinful"被Merry Monarch战胜,历史有了自己一定的回答,这是过去的人们,过去的"我们"的选择。"我们"只能主观地去解读历史,然而"我们"也只能主观地去选择即将属于我们的历史。

也许,这正是Terry爷爷逗趣的同时想让小读者发现的,也是每位热爱历史的人未曾说出但时时刻刻牢记的:

We are history, and we made it horrible.

但最重要的还是最后那句

We're history.

你会怎么选择?

他们是历史,我们也是历史

谢谢Idiots

即使Yonderland的传送门关闭了

我们也会See you in your next adventure

死忠粉难免有溢美之词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糟糕历史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糟糕历史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