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轮明月 一轮明月 7.9分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浣熊小Q

在近现代中国造诣极高的文人之中,提起李叔同,恐一时无出其右。论术业专攻、著作等身,李叔同堪比临水照花人。

末代王朝,津门巨贾,一个庶出的世家子弟。镜头起落之间,已经把一个在乱世中沉浮的孤傲文人的气质挥洒得淋漓尽致了。但他又不简单是文人。视名利为枷锁,只虔诚地献身于纯粹的艺术,一如他的东洋妻子献身于他,他日后献身于佛前青灯案上长卷一样。而当他达到所有艺术的最高成就,在诗学缥缈的殿堂举重若轻时,又转身孑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这境界又岂是一般文人所能企及呢。

世间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一切冥冥之中有天意,来去了无牵挂。他对东洋妻子说,我们的姻缘是前世注定的。这是一句旁白,却不是注解。你道他是大荒山青埂峰下的前世注定,一回头,却只见长亭外古道边芳草萋萋。这始终是我不能理解的地方。李叔同的爱情观是残缺的。也许这和他童年时母亲的命运有关,和他没有自主权的包办婚姻有关。爱情只是成了他所有追求的艺术中的一部分,却不是全部。在他心里,爱情依旧是他所喜爱的梦幻和美好的模样,他热切地渴望和拥有,但他也可以随时抛弃。

早年在天津,他坐在自己一手布置的母亲的...

显示全文

在近现代中国造诣极高的文人之中,提起李叔同,恐一时无出其右。论术业专攻、著作等身,李叔同堪比临水照花人。

末代王朝,津门巨贾,一个庶出的世家子弟。镜头起落之间,已经把一个在乱世中沉浮的孤傲文人的气质挥洒得淋漓尽致了。但他又不简单是文人。视名利为枷锁,只虔诚地献身于纯粹的艺术,一如他的东洋妻子献身于他,他日后献身于佛前青灯案上长卷一样。而当他达到所有艺术的最高成就,在诗学缥缈的殿堂举重若轻时,又转身孑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这境界又岂是一般文人所能企及呢。

世间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一切冥冥之中有天意,来去了无牵挂。他对东洋妻子说,我们的姻缘是前世注定的。这是一句旁白,却不是注解。你道他是大荒山青埂峰下的前世注定,一回头,却只见长亭外古道边芳草萋萋。这始终是我不能理解的地方。李叔同的爱情观是残缺的。也许这和他童年时母亲的命运有关,和他没有自主权的包办婚姻有关。爱情只是成了他所有追求的艺术中的一部分,却不是全部。在他心里,爱情依旧是他所喜爱的梦幻和美好的模样,他热切地渴望和拥有,但他也可以随时抛弃。

早年在天津,他坐在自己一手布置的母亲的灵堂里,哀哀弹奏着追思的乐曲。朦胧的白色月光笼罩着北方苍茫的夜色,也笼罩在他凄楚的心头。“母亲过世,于是我在这个世上便再无牵挂。”从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已在世外。

有两本书名非常相似的书,最近刚刚找到在读。一本是李叔同的自述文集,一本是金梅女士为李叔同写的传记《弘一法师传》,名字都取为《悲欣交集》。这实在是有深意的四个字。何谓悲欣?人生的喜怒哀乐和五味杂陈都不足以称为悲欣,这个意义上的悲欣早已超越了普通的情感,而成为一种灵魂的彻悟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轮明月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轮明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