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 中国城 7.0分

不配被救赎,还是在等待解脱

银河缈缈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完两遍,终于觉得能写出点东西来,一开始就是为了无意中看到金高银很帅气的混剪才对和鬼怪中完全不一样的她产生好奇,看了两遍,觉得越来越有味道,充满着烟味儿和绝望的片子中,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救赎和解脱。

主角总是特殊的,一个个只会盯着碗里食物的孩子被推下车,而我们的一零却会看着窗外记路线,带着宋走回家,面无惧色地对妈妈说,要加倍的,我饿了。这个孩子,有点酷。

妈妈第一次向一零灌输她们的价值观,是在一零面前砸死了濒死的小狗。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如果你变得毫无用处,也会杀了你。”

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一零长大了,从小被抛弃的她,这么长时间生长在同样的地方,和同样的人相处,一零应该已经习惯,自己的生活本该如此。叼着一根儿烟,长大的一零出现了。

讨债,第一次见识到了一零的狠辣,作为一个女人,在涉黑势力中不可避免的被轻视,即使她是妈妈的人。坐下没两分钟便被人拿烟灰缸搧了个隔着屏幕都让人觉得痛的耳光。一零吸口...

显示全文

看完两遍,终于觉得能写出点东西来,一开始就是为了无意中看到金高银很帅气的混剪才对和鬼怪中完全不一样的她产生好奇,看了两遍,觉得越来越有味道,充满着烟味儿和绝望的片子中,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救赎和解脱。

主角总是特殊的,一个个只会盯着碗里食物的孩子被推下车,而我们的一零却会看着窗外记路线,带着宋走回家,面无惧色地对妈妈说,要加倍的,我饿了。这个孩子,有点酷。

妈妈第一次向一零灌输她们的价值观,是在一零面前砸死了濒死的小狗。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如果你变得毫无用处,也会杀了你。”

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一零长大了,从小被抛弃的她,这么长时间生长在同样的地方,和同样的人相处,一零应该已经习惯,自己的生活本该如此。叼着一根儿烟,长大的一零出现了。

讨债,第一次见识到了一零的狠辣,作为一个女人,在涉黑势力中不可避免的被轻视,即使她是妈妈的人。坐下没两分钟便被人拿烟灰缸搧了个隔着屏幕都让人觉得痛的耳光。一零吸口烟,吐口血,接着要钱。在那个男的再次动手之前,放了老婆孩子的录音,男人一秒变怂。最后在男人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同样的砸法,同样的疼痛,一零还了回去。混黑,有时候就是比狠,你对我狠,就要承受加倍的后果。一零就这样惊艳的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卖鱼糕的老板搬过来的时候,妈妈说一零是她的孩子,用的是中文说的,一零大概知道是在说她,但并不知道我的孩子是什么意思,而背对着妈妈的一零是绝对看不到妈妈看她的眼里并不是完全的淡漠。这里或许是电影最重要的一个伏笔。

一零要去讨债了,宇坤递了把刀,一零表示自己也有,宇坤把刀放回去,又递了盒创可贴,被一零反问是不是吃错药了。一零,很坚硬,坚硬到无法接受别人的关怀。

“不坐电梯么”我们帅帅的朴宝剑出场了,明显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阳光活泼而乐观。随后的相见不想废话了。我再看他俩相处的时候,实际上一直对朴锡贤(朴宝剑饰)的真正性格存疑的。我直到现在也觉得其实他就是个心机男。看他的样子和债主打交道惯了,看到讨债的人是个女孩子,便换了一种温柔的方式。我是不信如果催债的是宇坤,他还能做饭给债主吃。然而,他方法用对了。从没有感受到温暖的一零面对温柔的年轻男孩,全身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对锡贤鲁莽的上药,一零手足无措,“你疯了吗!”,打翻盘子,夺路而逃。这就是没有长大的一零,只会用凶狠的方法对待伤害自己的敌人,却无法主动出手去伤害看似无害的人。这为他俩最终走向悲剧埋下了导火索。

心机男的心机终于在两人吃饭的时候显露了出来,初中的时候两天吃一个汉堡,边吃边委屈,我想说到凉汉堡的时候,一零应该想到了在地下通道和一群乞丐待在一起,啃一个可能已经发霉的被人扔掉的汉堡吧。一零把锡贤架回家,听着喝醉的锡贤不断的对不起,锡贤说,“贫穷不是错啊”,是跟自己说的吧,这才是锡贤真正的面对债主的态度,成天的道歉与低三下四。“那就是错”,一零冷不丁的说。我不太懂。

一零开车回去,大雨滂沱,正好看到妈妈一个人要出门,没有带伞,一零对妈妈是有感情的,不敢说在他们的情感世界中存在柔软的爱,但是一零的确将妈妈当做了家人。她完全可以坐在车里等妈妈走远,而不会大步赶上去给妈妈打伞。在雨中,妈妈告诉一零,就是在这里,她杀了她的妈妈,宿命的悲剧已然降临。

那条花裙子上身了,锡贤的死神也要来临了。朴基泰逃跑了,朴锡贤要倒霉了。妈妈也察觉出来了一零对朴锡贤的特殊感情。妈妈无法接受一零这样的变化,带着一零来到了锡贤家楼下。妈妈说,你觉得我为什么要一直带着你,因为你一直没长大,而且没想过要长大。所以才一直带着你。妈妈其实是想一零继承她的衣钵吧,但是没长大的一零却无法主动攻击,没有主动攻击的能力便丧失了保命的能力。

傻子洪柱被妈妈训练成了杀手,世界观简单粗暴,爱得单纯,恨得激烈。没有办法的一零敲晕了洪柱。锡贤对爸爸的期待也终于破灭。两人被抓住之后,妈妈第一句话是问锡贤“是你动摇了她吗?”,没等他回答便杀了他,手起刀落,可以看出妈妈手下应该处理了不少人。我想妈妈心里是恨朴锡贤的,让她本身没长大的孩子更加难以成长,有了死穴的人,脆弱的无以复加。所以,妈妈毁掉了朴锡贤。然而面对背叛了自己的一零妈妈应该怎么处理?已经将刀架在了一零的脖子上,一零晕了过去,妈妈站起来,扔掉了刀,松了口气,联系治道,送一零走。势必不能将背叛之人留在身边,然而妈妈却手软留了一零一命。

宇坤来了,大吼“一家人非要这么做么!”,妈妈反问,“一家人?你当我是一家人么?”,妈妈现在也是痛吧,痛心当做孩子的一零背叛了自己,痛心自己无法再将一零留在身边。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治道见到了潦倒的一零,终于有了摆布她的机会。治道给妈妈打了电话,起意应该是想让一零体会到被抛弃的绝望滋味,治道最后却复杂的说了一句,“让人搞不清楚了。”虽然电话没有妈妈的声音,但是从后面可以猜出,妈妈说的是不要动一零,完好的送到日本。在他们的世界中,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妈妈却手软了,但是治道却不想放过一零,拿出刀来,却反被一零劫持,一零九死一生,逃过一劫。

一起生长在一起的一群人,彼此当做了家人,却不知道如何表达爱。但宋面对疯狂的洪柱,谎称打错电话维护了一零。想偷偷跑出去找一零的宋被安先生拦住,退缩的宋一边嫌弃自己的窝囊,一边疯狂的吸毒。再没有一零可以管着她了,带着痛苦,割腕离开了世界。

一零开始成长了,被亲生父母抛弃,被妈妈抛弃,锡贤死了,连卖鱼糕的大爷也也不想让她来了。一零不得不学会独立了。

让我惋惜的是宇坤的死,这些轰轰烈烈的人死的太轻而易举了。像是偶然,又像是注定。宇坤是电影里感情最显而易见的角色,他喜欢一零,永远想保护一零。他在洪柱马上要杀掉一零时出现,但他没有想杀掉洪柱。但傻子洪柱太一根筋了,一个油笔插进了宇坤的脖子里,宇坤不敢再手软了,利落的解决了洪柱,自己也即将丧命。痛苦不堪的宇坤第一句话问一零是“你没事吧。”一零泣不成声。一零说去医院还有救,但宇坤却希望一零帮他拔掉。他们有时候不是非得走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但自己选择不被救赎,这样活着,会很辛苦吧。

一零的内心越来越坚硬了,打了个电话给妈妈。妈妈坐在独自一人的桌子上接了电话。

“你就那么想杀了我吗……现在我变得毫无用处了吗?”

“……你要来吗?”

“我哪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呢?”

“你要杀了我吗?”

“是的。”

“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

妈妈已经准备好了给一零上最后成长的一课。妈妈说“是我变得毫无用处了。”真的是这样么,让人闻风丧胆的女老大,怎么会毫无用处呢。妈妈觉得寂寞吧,孩子都死了,唯一活着的想要她死,那便死吧,用生命最后教会一零保命。

一零回来了。桌上的菜很丰盛。像是为自己准备的,也像是为一零准备的。妈妈看着一零,吐出来的是“那男的,有什么很好吗?”,妈妈第一次想要了解为什么自己和一零因为那个男人走到了这一步呢?“我也不清楚,只是很亲切。”就像是普通的母女之间的谈话。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么”一零对妈妈是有眷恋的,还是想让妈妈说出点什么让自己和妈妈不要走到那一步,但妈妈知道,自己不能满足一零的情感需求,一旦让一零心软了,就丧失了让一零成长的机会。想法可笑么?我觉得可笑极了。但是在他们的世界观中,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在妈妈不断的语言逼迫下,一零对妈妈的期待消失了,大喊“该死”,一刀捅进了妈妈的身体。妈妈最后教会一零害怕的时候要笑,阻止了一零想要拔出的刀,不让一零有后退的可能。“看你都长大了。”

一零变成了妈妈。

在片尾,夜店老板跟一零说,安先生被干掉了。一零杀了帮妈妈拿器官的人,杀了拿掉锡贤器官的人。一零从偷渡的女人口中,知道了我的孩子的含义,决定去看一看妈妈最后给的储物柜里到底有什么。

一份领养关系证明书。

一零终于有了亲人,已经也终于杀了自己的亲人。路人行色匆匆,一零终究是孤身一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中国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