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的名义”“重建中国社会”

雨墨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笔者想通过阅读的郑永年先生的《重建中国社会》与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联合起来,通过对剧情的分析解读中国社会的问题。 当然了,这个任务定的有点大。不过没有关系。既然大家都在谈论《人民的名义》,也不差我这一块“砖”。当然了,最近更能惹起大家兴趣的莫过于是朝鲜问题了。 一个是外部的,一个是内部的。要想更好的处理好外部的问题,当然是先要处理好内部的问题。 首先,《人民的名义》,是从政治的领域主要是贪腐的问题而反映了社会问题。 其次,《重建中国社会》,是直接从政治领域的改革分析中国社会问题。 将二者联合起来看,或者可以有不一样的发现。 一.总体观感 可以说,这部剧上映的恰逢其时,也是近年来少有的,尺度之大,涉及问题之广,也是超出了我对于国产剧的总体印象。特别是观众的反应,更是令人欣慰。有什么样的观众,就会有什么样的剧;有什么样的读者,就会有什么样的书;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国。 回到这部剧本身,也是有很大的突破的。 从人物的塑造角度来说,就是不再是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了,而是大家都是人。当然了,在侯亮平这个人物的塑造上,其实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特别是对于祁同伟...

显示全文

笔者想通过阅读的郑永年先生的《重建中国社会》与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联合起来,通过对剧情的分析解读中国社会的问题。 当然了,这个任务定的有点大。不过没有关系。既然大家都在谈论《人民的名义》,也不差我这一块“砖”。当然了,最近更能惹起大家兴趣的莫过于是朝鲜问题了。 一个是外部的,一个是内部的。要想更好的处理好外部的问题,当然是先要处理好内部的问题。 首先,《人民的名义》,是从政治的领域主要是贪腐的问题而反映了社会问题。 其次,《重建中国社会》,是直接从政治领域的改革分析中国社会问题。 将二者联合起来看,或者可以有不一样的发现。 一.总体观感 可以说,这部剧上映的恰逢其时,也是近年来少有的,尺度之大,涉及问题之广,也是超出了我对于国产剧的总体印象。特别是观众的反应,更是令人欣慰。有什么样的观众,就会有什么样的剧;有什么样的读者,就会有什么样的书;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国。 回到这部剧本身,也是有很大的突破的。 从人物的塑造角度来说,就是不再是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了,而是大家都是人。当然了,在侯亮平这个人物的塑造上,其实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特别是对于祁同伟、高育良、李达康的塑造,更是这部剧的亮点。 从情节的设计角度来说,如果能够把节奏再加快一些就更好了,特别是对于一些本没有必要的感情戏,因为这在小说里是没有的,如果能够删去,现在已经出现“干货”版了,就是更好。 从这部剧的内容来说,“人民的名义”,可以是贪官口中的“仁义道德”,也可以是反贪局的正义凛然,可谓精心。这是一场反腐大战,好多人物都可以在现实中找到原型,但艺术却必须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现实中,很难会有这样密集的、复杂的人物关系吧!但,或者现实会像作者周梅森所言,“是超出一个作家的想象的”。这样的题材,必然会引起争议,这样的题材也应该引起争论。毕竟,近几年,党中央的重拳出击,党风政风为之一变,老百姓对于反腐其实一直是满意和充满期待的。但也不容否认的是,相比之下,房价、雾霾等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其实更重要。所以,笔者就将“名义”与“重建”结合起来谈,希望能谈出点东西。 从文艺对政治经济的反作用来说,“人民的名义”一方面是教育、引导一些党员干部的生动教材,另一方面,更是对于现实生活的一种警告。就像信访局的窗口问题,就在现实中得到了改善,当然这不是根治,但也是好事儿;就像现实中像孙连城一样的干部,也一定会受到警醒。而且,就切身感受而言,对于广大青年学生来说,这也是一堂生动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正如恩格斯所言:“当一种历史因素一旦被其他的、归根到底是经济的原因造成的时候,它也影响周围的环境,甚至能够对产生它的原因发生反作用。” 总之,这部剧,是注定会在中国电视史上留有一笔的,可能比不上当年的“渴望”,但全体中国人民一定是热切渴望着有更多的以人民的名义做的好事儿而惠及全体人民的。 二.大风厂事件与社会矛盾的解决 “维稳往往过分依赖于国家暴力机器,社会的反应也相当暴力。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政府和社会之间就会陷入以暴制暴的恶性循环。” 大风厂事件的发生虽属偶然,但却是过去一些年间在中国发生的很多的事件的缩影与放大。在剧中的达康书记看来,“一个符合社会长远利益的决策一旦形成,即使会影响一部分人的眼前利益,导致他们的不满,政府也要努力执行下去。政府决策不能光是迎合社会的短期利益。”但这种平衡绝不应该以民众的血泪为代价。就像剧中的陈岩石那样,应该好好的解决群众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能搞一刀切。 而最让人惊异的拆迁队,其实是黑社会性质的,竟然是打着政府的名义,甚至是身着标准的警服的。“国家暴力的变相‘私有化’:‘雇佣’黑社会势力来为“拆迁”清除障碍,而黑社会所用的暴力手段无奇不有。”“政府依靠“维稳”来维持秩序,而社会则依靠暴力甚至自己的生命来争取他们所认同的社会正义。”这也恐怕应该在未来的社会治理中得到高度的重视和妥善的解决。 而如何改革呢,郑永年先生开出的药方是:“三种秩序的共存:第一个也是最重要层面的社会秩序是社会的自我组织和管理。第二个层面是政府和社会的伙伴关系。第三个层面才是政府管理的社会秩序。”“在社会管理方面,我国应当争取的是强政府和强社会。国家和社会、政府和人民不是一场零和游戏,可以是双赢游戏。我国需要的是一个具有高度自我组织化能力的社会。” 三.谈谈祁同伟 先来谈祁同伟。现实中其实我也能或多或少看到这样的“于连”式人物的影子。这些人几乎都是我的成长路上遇到的人,他们几乎无一例外的走向了毁灭或正在走向毁灭。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好多人都走向了违法乱纪的不归路,因为好多人正干着违法乱纪的勾当。他们的理由也是和祁同伟一样,我要奋斗啊,我没有办法啊。这些人让我可悲可叹可怜可恨。 可悲的是,他们早已忘了自己的初心,或者说,是从来就没有初心。这是目前整个大的环境造成的: 1.“独生子女,没有很强的社会责任心,没有很好的沟通和合作精神。生活在事物的真相和假性知识的巨大鸿沟之中。” 2.“抱着工具主义价值观而接受假性知识”, 3.“社会主体的农民工二代、三代、留守儿童等社会弱势群体。具有强烈的社会公平意识。” 4.“弱势群体用暴力手段反抗这个社会,并成为领袖。弱势社会群体和强势社会群体之间的革命必然表现为无限的暴力性质。传统上革命和造反的恶性陷阱必须避免。” 我一直相信教育的力量,但在社会历史的大潮中,我发现了教育的无力。“只要分工还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自发的,那末人本身的活动对人来说就成为一种异己的、与他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驱使着人,而不是人驾驭着这种力量。” 所以,还是鲁迅的话吧,“救救孩子”。 可叹的是,像祁同伟这样的人,明明可以正大光明的奋斗成功,却偏偏欲望太盛,走上了邪路;他的一跪让他觉得失去了自尊和应有的家庭幸福,但他所获得的却是常人无法得到的功名利禄。 可怜的是,他一心想要胜天半子,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于连是为了能够出人头地,他呢,也是如此,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怀才不遇,真的遇了吧,却又变成了世俗小人。 可恨的是,像他这样的人,虽然来说,社会有责任。但我认为,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问题,自己没有把握住自己。而还觉得自己很委屈,自己没办法。办法那么多,你就是舍不得自己的浮名虚利。 正如马恩所言:“人创造环境,同样,环境也创造人。”而解决这种大环境造成的祁同伟式的悲剧,郑永年先生在《重建》中同样开出了药方: “第一,每一阶层都必须确立自己的行为规范。第二,各社会阶层之间都必须是开放的,就是说保持社会的高度流动性。这是我国传统社会和谐的关键。” 四.谈谈官话 这部剧的官话是那么的不惹人厌烦,甚至让我觉得使这部剧增色不少。特别是通过语言来推动剧情这种方式,其实更像是广播剧了。 官话是不是假话,应该辩证地来看。列宁曾经说过:“马克思主义者可能犯的最大的最致命的错误就是把空谈当作事实,把虚假的表面当作实质或某种重要的东西。”高育良犯的就是这个错误。他以为自己一切以党和人民的事业为重,自己最后成了商鞅,其实他本质上是为了自己的。更可笑的是,连祁同伟在批评程度的时候也是张口闭口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这很明显是说顺嘴了,他自以为是真的了。而当李达康跟自己的妻子说官话的时候,我觉得一半是真,一半是假。真的是他真的想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儿,假的是他片面的追求GDP,也是为了自己能够升官吧! 最后,还是借用郑永年先生的论断结束不该结束的注定默默的本文吧! 未来五年、十年或者二十年,是一个战略机遇期,“抓住了这个并不长的战略机遇期,我国就可促成经济和社会发展上一个新的台阶,有可能跨入发达国家行列,同时为未来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奠定一个坚实的社会经济基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