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钢琴师

hooyii

亚里士多德说:人要独居,必须是野兽或天神。其实很好理解这点:野兽独居,因为它桀骜不驯;天神独居,因为它充实自足。然而尼采说:还要加上一个兼具两者的情形——哲学家。我知道他在说他自己,因为他就是具备这双重特征的、人类中的不合群者。 我相信尼采如果看过电影《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一定会有激发他内心的共鸣,感动到流泪,然后很不屑的把它丢进垃圾桶里。而我也相信,如果Nineteen Hundred(1900)肯离开大海登上海岸,读到尼采的书也会让他有依然在海上清弹钢琴的感觉,然后也很不屑的回到他的船上。作为固守自己的精神家园的孤独者,他们俩都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以自己认可的方式生活。只是因为他们太桀骜太充实,即使表达了对远远相望的知音的尊敬,也不会放弃自己对孤独的矜持。在他们眼中,无论是谁,最多也就是一面反射光明的镜子,而不是充满光明的彼岸。 很多人在我的推荐下看完《海上钢琴师》都很不屑的对我说,这个故事太荒诞,没有发生的可能。这时候只是给他们一个很遗憾的表情,说至少场面还不错吧。因为我是一个很宽容的人,我不太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反而比较在意别人的感受,所以我的生活中才有“得...

显示全文

亚里士多德说:人要独居,必须是野兽或天神。其实很好理解这点:野兽独居,因为它桀骜不驯;天神独居,因为它充实自足。然而尼采说:还要加上一个兼具两者的情形——哲学家。我知道他在说他自己,因为他就是具备这双重特征的、人类中的不合群者。 我相信尼采如果看过电影《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一定会有激发他内心的共鸣,感动到流泪,然后很不屑的把它丢进垃圾桶里。而我也相信,如果Nineteen Hundred(1900)肯离开大海登上海岸,读到尼采的书也会让他有依然在海上清弹钢琴的感觉,然后也很不屑的回到他的船上。作为固守自己的精神家园的孤独者,他们俩都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以自己认可的方式生活。只是因为他们太桀骜太充实,即使表达了对远远相望的知音的尊敬,也不会放弃自己对孤独的矜持。在他们眼中,无论是谁,最多也就是一面反射光明的镜子,而不是充满光明的彼岸。 很多人在我的推荐下看完《海上钢琴师》都很不屑的对我说,这个故事太荒诞,没有发生的可能。这时候只是给他们一个很遗憾的表情,说至少场面还不错吧。因为我是一个很宽容的人,我不太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反而比较在意别人的感受,所以我的生活中才有“得体”二字。我总认为别人看不懂我推荐的东西不是他们的欣赏水平有问题,而是我推荐的对象不对,最多也只是认为他们欣赏的角度不一样。这反映了我骨子里其实也有一种傲慢,只是以一种谦和的方式表达了出来。大海、轮船、钢琴,其实那么真切的就是一种象征而已。对于Nineteen Hundred来说,轮船其实是无所谓的,只是他立足于人世间的载体。在我看来,即使他真正的踏在陆地上,他依然是他。而大海对他难保不是最好的周遭境域,在海上颠簸一生的辛苦远远小于在人世间颠簸的苦楚。而钢琴,或者说从指尖滑出的天籁,才是唯一可以企及他精神家园的曲径。在那里,他自得其乐,他呼风唤雨,那是他的天堂。 在看到最后Nineteen Hundred随着他固守的海船一同沉入海底时候,很多人在流泪;我没有。如果我是尼采,我一定会流泪,当然流的是和观众不一样的眼泪。只是我不够勇敢,我不敢彻底放下对于我精神世界外的好奇和占有欲,我不敢退到自己的小我中冷眼看生活,而只能沉浸在这个人世间的五彩斑斓或光怪陆离中,在不经意回首中,望见自己在风中的小木屋。 我早说过,我成不了哲学家,因为我的人生不是孤独,至少不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苦难似的孤独。此外,他们的人生也不需要世人可怜,相反在他们眼中我们才是可怜的,他们自有完全属于他们的陶醉。 我也在想,他的钢琴何尝不是在寻找另一个世界的唱和?只是,对于他来说,孤独是一颗值得理解的心灵寻求理解而不可得,这是悲剧性的,但其实不是悲剧;对于芸芸众生的世人来说,无聊是一颗空虚的心灵寻求消遣而不可得,这是喜剧性的,但常常不是喜剧;对于在红尘中左顾右盼无所适从的我来说,寂寞是寻求茫茫的人间冷暖而不可得,这是中性的,所以我在或目睹或亲历悲喜剧中生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上钢琴师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上钢琴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