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忏悔,谁会等谁呢?老龚又不是老爸!

异乡人

签约当日,龚剑悄悄将目光投注在前妻身上,在她签完字要抬头的一霎,迅速移开了。(看了多次之后才注意到这一晃而过的细节,挺像暗恋中的男女)这些年她怎么样?发生过什么?

离开会议室时周丽君故意堕后,轻声唤住了龚剑:“我就想单独跟你聊聊,一顿饭而已。”(轻描淡写的,又单刀直入,对龚剑却最有效。)

二人的单独午餐,周选了龚剑的口味,放低身段(无欲则刚,有欲则柔啊),暗示自己和出国前变了很多。

两人最先注意的,是对方的仪表,即使是前妻前夫,仍愿意餐秀色,赞美是由衷的:“龚剑,你现在越来越帅了啊。”(周很会寒暄,从不直奔主题)“你现在也越来越漂亮了。” 以龚剑此时心中的愤恨,只想打击报复,能说出周漂亮,是无法忽视的事实:只有他们最能体会彼此今日成熟的风韵,那是见识过对方青春的青涩之后的欣赏。

周丽君款款闲话家常,提起故地故人,越是若无其事,龚剑越是疏离冷对,几乎要离席而去了。龚剑不知道,隐忍愤恨报复之心不容易,道歉忏悔请求宽恕同样不容易,周需要时间气氛酝酿才能开口。

周终于说到重点,揭穿了乔...

显示全文

签约当日,龚剑悄悄将目光投注在前妻身上,在她签完字要抬头的一霎,迅速移开了。(看了多次之后才注意到这一晃而过的细节,挺像暗恋中的男女)这些年她怎么样?发生过什么?

离开会议室时周丽君故意堕后,轻声唤住了龚剑:“我就想单独跟你聊聊,一顿饭而已。”(轻描淡写的,又单刀直入,对龚剑却最有效。)

二人的单独午餐,周选了龚剑的口味,放低身段(无欲则刚,有欲则柔啊),暗示自己和出国前变了很多。

两人最先注意的,是对方的仪表,即使是前妻前夫,仍愿意餐秀色,赞美是由衷的:“龚剑,你现在越来越帅了啊。”(周很会寒暄,从不直奔主题)“你现在也越来越漂亮了。” 以龚剑此时心中的愤恨,只想打击报复,能说出周漂亮,是无法忽视的事实:只有他们最能体会彼此今日成熟的风韵,那是见识过对方青春的青涩之后的欣赏。

周丽君款款闲话家常,提起故地故人,越是若无其事,龚剑越是疏离冷对,几乎要离席而去了。龚剑不知道,隐忍愤恨报复之心不容易,道歉忏悔请求宽恕同样不容易,周需要时间气氛酝酿才能开口。

周终于说到重点,揭穿了乔小芮的装病搏同情。

这次的午餐,没能宾主尽欢,好歹算破冰了。在周的主动之下,慢慢走向理想。

重临初恋之地,当面忏悔。

这是两人重逢以来的高潮,龚剑在全剧中最动情的一刻。

得知前妻来找,龚剑不情不愿的上了楼,脚步停顿,不见对方反应,只得走过去。周丽君站在高层窗前,直到脚步声走近才姗姗回头,背影,侧面,无一不美,真正熟女。深蓝大衣,最有灵性,立领一圈大水钻拼镶,低调而奢华。只有这个年龄身份当得起。

乔小芮这样的青涩少女只能拜下风,总是迎面赶着,不给人留余地,不给人回味

尚在奋斗初期,时时难免张牙舞爪的,本来姣好的眉目,在周出现之前也挺漂亮的,怎么周一出场,就显得紧急集合了呢?不只是因为五官,而是气韵风度,阅历涵养,应对节奏之间。

周上来探龚剑的口风:“怎么,还没跟你的小女友摊牌?”(连名字都没提,只是个符号,可见真没把她放在眼里。如果已经摊牌,就无需多此一举叫她出来了)龚剑一如既往的拒人千里,周得到信息:还没说。对龚剑不客气地让她别来了,只应着:“好,我知道了。”

话题一转,说起二人初恋的面馆,要重游故地 (这才是此番前来的目的,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龚剑当然不从,不忘打击对方:“在我心里已经拆了,没了。”

周丽君知道怎么周旋:"龚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请我吃顿饭都不愿意?”(激将法)不想认小气,龚剑只能找借口:“要加班。”(耍滑头)

"我等你下班。" 龚剑已经脚底抹油,准备开溜,一边应付着:“不知道几点呐。” 周如果自己坚持等,只能是白等+傻等,自取其辱。周丽君是何等聪明,知道是金蝉脱壳,闲闲道出往事:“没事,我等着你。你当兵的时候,我不也常等着你吗?一等就是大半年。常有的事,这不算什么。”

龚剑收住了下楼的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原地不动,抱臂淡定的前妻。(当年妻子无数的守候,如果今天还故意让她白等,就是卑劣)这两个人的互动最像夫妻,一来一往,一推一拒,如同探戈,彼此娴熟默契,看着最过瘾。

面馆里,周丽君轻挑起一根面,一边回忆着往事,十年前,两人相爱时的流金岁月。即使一碗面,也别具风味。真是个勇敢的女人,她知道:要动手术,只有扒开旧伤口。龚剑暗暗吐出一口气,眼圈红了,对这个背妻恨爱交织,酸楚难当:“那又怎么样呢?这面,会是十年前的味道吗?”

周丽君已经泣不成声:“我知道我以前对你伤害特别大。那天从机场,出来以后,你就出了车祸,一躺就是一年。” 那是龚剑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光,没想到前妻会这样哀伤,龚剑只能假装看向别处,强忍住眼泪,原来在滔天的愤恨之下,最想的不是如何报复,而是眼前这个人的忏悔。“周丽君,能不说这些事吗?过去了。” (生怕再听下去,眼泪会不受控制。)

“让我说一下可以吗?”(不是在询问,分明在撒娇。周能有勇气回头,也是相信两人深爱过,只是 all water under the bridge,要多大的心胸,才能包容背叛?) “真的,这么多年其实,我的心里,一直,一直都很煎熬,你知道吗?”

从重逢至今,两人这才卸掉重重面具,真情相见。“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说对不起。我真的很后悔,你知道吗?” 龚剑望着泪眼婆娑,泣不成声的前妻,这是他不知道,没想过的信息,一直以为她撇下自己逍遥快活去了,不再理会自己的死活,原来她这么在乎,这么内疚。龚剑心里这些年的死结,在慢慢解开了。

“龚剑,你能原谅我吗?”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 迟来了这么久,but better late than never,周长舒了一口气,总算了了一桩心事。

一波才平,一波又起,周丽君拭掉眼泪:“我这次回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跟你重新开始。” 龚剑不禁笑了:“开玩笑呢?” 这个人,转得真快啊。要知道:接受你的道歉,不等于接受你,两者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丽君,你要知道,在机场,你打掉孩子,离开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彻底结束了。”(症结所在。)“如果,我没打掉那孩子呢?”周丽君当然知道事实,确实没有流产。(仍然太心急了,没学过心理学,一次只能解决一件事吗?)

“丽君,今天,我能坐到这儿来,再陪你吃这个面,就是我对以往的感情,最大的尊重了。其他的我给不了。” (大实话,老公又不是老爸,会记仇的,会报复的,会恨不得掐死你的)“你已经,已经不爱我了吗?” (震惊吗,姐姐?世上每个人最爱的,是自己啊)周急了,伸手抓住桌子对面的手。龚剑又回到铁板一块,用力抽出被周丽君抓住的手指(很形象,不是吗?象两人的关系。别想歪了,不是性关系)。

“是的(在吐出这两个字之前,仍然停顿了一下)。” 没错,只爱新人:“每天,醒来以后睁开眼睛,想的全都是她。”(迫不及待道出新恋情的热情似火,报了当年被甩的一箭之仇)

小芮出现了,给周丽君连消带打,三两下收拾了。小芮有软肋,就是孤儿的身世,渴望爱和归属,本来是值得同情的,但有时偏不安分,要挑战一下权威,先后为权威人士厌弃,打击。

眼下这两个权威人士对掐起来了,一个要踩,一个偏要捧。红楼梦里贾宝玉说:“从此各人得各人的眼泪吧。” 明白了人各有份,强求不得。,可是 too young too simple 的小芮不懂。龚剑再同情她,也不会为她落泪,为她痛不欲生,更不会为她万念俱灰。他的眼泪,哀痛,如同曾经的幸福喜悦,是和周丽君一起的。

失婚以来的一路努力,和小芮的全力支持,龚剑不允许帮了自己的小芮,受伤过自己的前妻伤害:“周丽君,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伤害别人呢?啊?”(尤其5年前严重伤害了我!)“我是为你拔掉身边的杂草,你下不了手,我来呀。” (多此一举了不是?重点又不是拔草,而是种花啊

“我是觉得你心理变态!” 龚剑撂下这句话,追去安抚小芮了。周丽君想不到,放下身段主动来复合的结果,得来一句变态的回应。剩下她一个人,含泪对着面前那碗几乎没动过的,早已冷掉的面(想吃这面的心从此熄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下一站婚姻的更多剧评

推荐下一站婚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