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殇 圣殇 7.7分

《圣殇》:摆脱杀伐饮恨的原理和催化剂

沈园清客

胡琴琵琶与羌笛,翻来覆去不过说的还是爱和救赎的故事。

康道是个使人致残不眨眼的讨债人,他的全部情义综的释放皆是带有冷酷残忍的意味。多年以来的放债生涯导致其无视他人的鹣鲽情深,直到有一天,“母亲”的出现激活了他血液里的舐犊之情。

这个“母亲”是开篇以链条自杀的被追债者的母亲,为了复仇,她声称自己是三十年前抛弃了康道的生身之母,为康道注入了母爱的强心针。金基德在影片中着力营造的正是某种压抑隐忍,但受到摧残和损害者音域力道的呼之欲出。

这个母亲很会演戏,在康道又以侮辱和凌驾将人致残之后,残疾人的诅咒生发着天地人的残忍。母亲煞有介事地告诫其不要诅咒她的儿子。

母亲和康道在一起的时候,康道是成为了复苏的人的,内心的温柔和情意被唤醒,受到世道腐蚀的伤悲也渐渐平复,“母子”相互呵护,极尽骈俪之能事。

母亲会手织一件毛衣,康道觉得这件衣衫不适合自己。其实母亲是手织给自己的孩子。红白相间的毛衣似乎在意的是拯救和人道的拨乱反正。

母亲让康道植树,以后把自己埋葬在这里。母亲至此形成了强烈的复仇冲动和复仇欲望,让康道听见其领导掌掴自己的声音,然后装成受制于残疾的被讨债者的样...

显示全文

胡琴琵琶与羌笛,翻来覆去不过说的还是爱和救赎的故事。

康道是个使人致残不眨眼的讨债人,他的全部情义综的释放皆是带有冷酷残忍的意味。多年以来的放债生涯导致其无视他人的鹣鲽情深,直到有一天,“母亲”的出现激活了他血液里的舐犊之情。

这个“母亲”是开篇以链条自杀的被追债者的母亲,为了复仇,她声称自己是三十年前抛弃了康道的生身之母,为康道注入了母爱的强心针。金基德在影片中着力营造的正是某种压抑隐忍,但受到摧残和损害者音域力道的呼之欲出。

这个母亲很会演戏,在康道又以侮辱和凌驾将人致残之后,残疾人的诅咒生发着天地人的残忍。母亲煞有介事地告诫其不要诅咒她的儿子。

母亲和康道在一起的时候,康道是成为了复苏的人的,内心的温柔和情意被唤醒,受到世道腐蚀的伤悲也渐渐平复,“母子”相互呵护,极尽骈俪之能事。

母亲会手织一件毛衣,康道觉得这件衣衫不适合自己。其实母亲是手织给自己的孩子。红白相间的毛衣似乎在意的是拯救和人道的拨乱反正。

母亲让康道植树,以后把自己埋葬在这里。母亲至此形成了强烈的复仇冲动和复仇欲望,让康道听见其领导掌掴自己的声音,然后装成受制于残疾的被讨债者的样子,最终自己从楼上跳了下去,正是要让康道铁板钉钉地尝到亲眷离去的滋味。

康道在树下埋葬母亲的时候,看到穿着毛衣的母亲的亲生子。三人躺在一起的局面很有圣殇的意味。然而最具视觉挑战力的一幕还在于结尾,康道让被追债的残疾者的妻子用车拖着自己,一路血迹斑斑。

这是一个画中画故事,有着紧密交织的嵌套结构,而解读康道内心的低吟絮语,则需要借助母性的力量,在所谓的母亲面前,康道就像儿童一样,复苏了的人性让他不再世故残暴。而母亲以她的扭曲和喑哑的心态复仇寻衅,这个过程本身充满了诗所不能及的力量。生命伊始的残酷正在于某种残酷和陈陈相因,骨子里浸润的是排斥了所有的希冀之后的果决。将林林种种的愤怒化为某种超越了喟叹性质的勇敢,这是谄媚主义和凌乱泛化的尘世所不能及的勇敢。

最后一幕场景即是救赎的体验,也是《圣殇》的题中之义。一种宗教意味的思索油然而生,也使得观者逼问自己的道德良心,无论遭遇如何,是否能够以一颗感喟之心善待这个干戈寥落的世界,视域的狭隘是否已经将灵魂逼仄到缺乏宽恕的界面。灵魂的跖疣让人蝉联于暴虐和凶狠,而本应有的人文关怀也已埋葬在烟尘滚滚的飞沙里,浸淫于财权和光怪陆离本身是没有任何人道希望的。

星空和道德法则,是强烈的摆脱杀伐饮恨的原理和催化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圣殇的更多影评

推荐圣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