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狱无间 叛狱无间 6.3分

《监狱》:剧本上的三思惊奇

韩影书

▶引子:前面的碎碎念(可直接略过进入第一节)

我总是对电影剧本偏科式敏感——这几年,个人向觉得剧本精彩的韩影不少,但像《监狱》这样,让我观影半途开始惊觉、进而惊诧的,则属罕见了。

就连之前大赞的《哭声》、《我们》,都没有让我在脑海里冒出「惊奇」二字。

既然是「惊奇」,就很难用三言两语来详尽表述,就像你简单说一句「吓死宝宝了」,别人无从感受宝宝是怎么被吓死的。

也一如要想感受这部电影,无法通过简单的几行剧情概要得以体会。

一部电影必须得有剧情概要,无论是官方给的,还是各个影站自己编写的。

这个活儿无论谁干,都干不太不好,像用寥寥几笔勾画一个人什么性格、啥子模样,很难的。

用心构建一个剧本,每份人物性格、每场戏、每条线、甚至每句台词,都沾染着编剧的心思,寥寥百余字的剧情介绍,只能薅一小撮整片的皮毛。

但这个小东西,却往往在影响着很多人的观影选择。

早就...
显示全文

▶引子:前面的碎碎念(可直接略过进入第一节)

我总是对电影剧本偏科式敏感——这几年,个人向觉得剧本精彩的韩影不少,但像《监狱》这样,让我观影半途开始惊觉、进而惊诧的,则属罕见了。

就连之前大赞的《哭声》、《我们》,都没有让我在脑海里冒出「惊奇」二字。

既然是「惊奇」,就很难用三言两语来详尽表述,就像你简单说一句「吓死宝宝了」,别人无从感受宝宝是怎么被吓死的。

也一如要想感受这部电影,无法通过简单的几行剧情概要得以体会。

一部电影必须得有剧情概要,无论是官方给的,还是各个影站自己编写的。

这个活儿无论谁干,都干不太不好,像用寥寥几笔勾画一个人什么性格、啥子模样,很难的。

用心构建一个剧本,每份人物性格、每场戏、每条线、甚至每句台词,都沾染着编剧的心思,寥寥百余字的剧情介绍,只能薅一小撮整片的皮毛。

但这个小东西,却往往在影响着很多人的观影选择。

早就给一个做宣发的朋友说过,你们应该像重视海报、预告片一样,重视剧情概要。

现实里,海报会十稿二十稿地殚精设计、预告片会不惜重金地竭虑制作,剧情概要则会扔给一个小文案去弄,结果皮毛都算不上。

不过,他们也坦荡:有卡司在,概要不重要。也对,刷脸比刷字更直接。

假设不看卡司呢?那就很有必要了。

放在《监狱》上,这点会更难。

它在豆瓣上的概要是这样的:「金来沅饰演的刑警因为弟弟被犯罪团伙所害,为了查清事件真相,以囚犯身份进入监狱,接近在监狱里称王称霸的人物。而韩石圭饰演的监狱霸主因为和政府高层有着某种交易,在监狱里也能一手遮天。」

看完电影再看它,粗暴得惨不忍睹。

怕被说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认真练笔写了几版不同的概要,都不满意。

我承认:用概要说不清《监狱》的剧情之妙。

那就从剧本及剧情关联方面说下吧。

原谅我的碎碎念。进入正题。

▶一思惊奇:淤泥里的妖艳点子

点子,一直是编剧们做原创剧本时最渴望得到的尤物。

走在大街上、看报纸时、聊天时、头脑风暴时、坐在咖啡馆时……每时每刻都想着它能来。

如果它能像大姨妈一样,每月来一次就好了。

神烦有的编剧傲娇说,我每月能来8个好点子,如果请XXX导演、AAA和BBB主演,一定票房过10亿。

10亿津巴布韦元吗?

点子常以灵光乍现的形式出现,逮住了,是幸,逮不住,是命,逮住写成垃圾僵尸稿是命中之不幸。

大家经常看电影采访的话,常会看到编剧或导演说因为一个XX契机,想到了写/拍了这么一部电影。

多少点子的阵亡,才能换来这一句可见天日的话。

相对于大行其道的文著类IP电影,个人向更尊重原创剧本的点子价值。

在这方面,韩影的原创剧本队伍还是很强壮的,「点子派」韩影也络绎不绝,有的点子只是追求皮上好玩,有的点子则进入了皮下腠理。

比如《监狱》。

从表面上看,《监狱》主角身份是无论现实、又或影剧里都很常见的狱头牢霸,他们无论再怎么折腾,还是要受制于高墙的,就连极好看的美剧《越狱》和美影《肖申克的救赎》,终极目的也在于逃出去,高墙之外,才是他们的自由天地。

但在《监狱》中的郑益浩(韩石圭)这里,这堵高墙,不过是他进进出出的一道虚设,这所监狱,才是他大施拳脚的舞台。

甚至,这所监狱,成了他运筹帷幄的理想办公室。

他根本不想出去,面对监狱长的出狱请求,他甚至一把将假释单撕得粉碎。

当一个人用手段搞定关联的司法关系,当监狱的大门如同家门,那么问题来了:

一个、一伙名义上在监狱的人,跑到监狱外犯罪怎么办?

这就是整个电影的核心点子,脱胎于犯罪片、狱头牢霸等常见元素,反向弹出了一个妖艳的问题。
其余的人物设置、剧情推进等等,都是基于这个点子的增血加肉、推演拉伸。

所以,片中真正让人头皮发麻的,正是警察宋有建(金来沅)的这句点睛台词:

「如果某个案件的重要嫌疑人,是收押在监的囚犯,还有比这更明确的不在场证据吗?根据调查结果显示,过去四年来的未结案件,虽然犯罪形式各不相同,但都和这个监狱有关。局长,我一定要揭开这个谜团。」

忽然想到,用这句台词作为剧情概要,似乎更吸引人。

讲真,这很斯巴达——监狱外的诸多犯罪案件,嫌疑人是监狱里的人,这种套路可以秒杀很多常规犯罪片。

补一个洞:韩石圭及其马仔在监狱外可以如此作恶,那监狱内呢

很好理解:拥有自由出入监狱特权的人,在监狱里搞死同狱犯人,更是有一百个暴毙理由了,更不会被追究。

▶二思惊奇:时间上的巧妙选择

这个点子以及编织成的剧本,相对于常规犯罪片,太容易让人心生不安了。

现实里有这样的事儿吗?(曾)有的——可称之为魔幻现实主义。

能拍成电影吗?可以……吧?

纵然韩国电影人天不怕、地不怕,但也得忌惮下民心舆论,把剧情假设到当今肯定不合适。

表面上看,片中的环境和现在没什么区别,但它还是通过手机、报纸、照片等诸多元素,告诉观众:

这种事儿,发生在1993年-1994年。

一竿子戳到了20多年前,即金泳三总统执政时期。

这个时间点的选择妙处也是处心积虑——

1993年,卢泰愚总统卸任,他在执政时发动「与犯罪的战争」行动,抓了很多黑社会;金泳三接班执政,则发起轰轰烈烈的再造「新韩国」反腐运动,抓了很多腐败贪官。▼

于是监狱里就热闹了,前所未有的各行各业「大佬聚集」,总能碰到熟人。

片中也揶揄到了这点,单在厨房里,就藏着好多牛人。▼

当年这两拨行动抓到监狱里的人太多了、他们的关系链条太大了,人在监狱,相关势力也不可避免地带到围墙内,狱外更是有斩不断的影子。

更重要的是,当年的韩国监狱管理乱象更多(可能大部分警力都用来抓人了吧),总之《监狱》就这样,把时间线往前搭了20多年,即避免了当下人的敏感、又相对完美地为剧本找了一个舒适的落脚点。

▶三思惊奇:剧情的结束与未结

具体如何在正确的时间线上铺设剧情,大家自行去看吧,其实很多场次和细节,也值得玩味。一句话:这部电影真是下了心思的。

鉴于《监狱》抛出的问题太闹心,所以在结局和人物身份顶层上,它的处理同样恰当,举例来说:
——纵然怒不可遏,但金来沅绝对不能打死韩石圭,那样就真从卧底变成了严重犯罪了,一定要等到韩石圭先发起动手,于是……

——纵观整个过程乃至结局,《监狱》没有像《王者》那样,把人物身份顶那么高,目测浑水中的最高身份者也就是局长级别(李璟荣)了,大部分时候都是韩石圭再和监狱长勾结,意味着片子无心把这事儿往更高层引诱。而其余司法部门高官,基本还是正义的,暗示了此(类)事件的结束。
PS:从这张《监狱》人物关系图上也大概能看出,其中职位最高的,也不过是李璟荣局长而已。▼

——金来沅毕竟在监狱里配合韩石圭做了不少坏事,功劳归功劳、过错归过错,所以他也要肩负起相关责任,重新去监狱里呆些天去吧。在这点上,剧情并没有走阳春白雪的路子

——只是,金来沅再次进入监狱时的表情态度和镜头语言,实在有些暧昧。这一点,当时电影拍完一个剧本,留给观众的最后一份意犹未尽的想象吧。


✎文︱韩影书 微博︱@韩影书
©原创︱未经允许任何公号及媒体不得转载、摘编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感,意见异同寻常见,欢迎和气讨论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叛狱无间的更多影评

推荐叛狱无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