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之春 小城之春 8.6分

暗涌 ——浅谈电影《小城之春》

废话丛生
时隔半个世纪,田壮壮又把《小城之春》搬上银幕。说是翻拍,我觉得更像是用同一个素材来讲两个不同的故事,开端是相同的,过程和结局却相去甚远。在费穆版《小城之春》结束之时,我突然想起王菲的一首歌——《暗涌》。林夕的歌词和电影传达出的情绪竟然莫名地贴合。再看翻拍的新版时,我仍有这种感觉。尽管两部电影在叙事手法和情节的处理上有着很明显的区别,但是在两个故事中,有些东西还是一致的:它们描绘的是一个暗潮涌动的年代的模样,表达的是一种沉重的幻灭感和无望的心情。这两个基点贯穿了电影的始终,成为了将两个版本连接起来的纽带。

无望首先来源于盛世不再的幻灭感。《小城之春》从头到尾沉浸在一种浓浓的哀伤与压抑之中,这种感伤的基调不仅是由爱情悲剧引起的,它还像一股腐烂的气息,从小镇颓败的景象之中飘散出来。镜头里城头破落的砖块、花园里倒塌的墙壁,无处不荒凉,无处不颓废。曾经的富庶之家一夜破产,贫穷之家愈发艰难,这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战乱使人们的内心枯萎,礼言的抑郁烦躁是当时人们的普遍状态。

如果说战乱是把这个家庭推入绝境的罪魁祸首,那么无爱的婚姻则是压倒这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费穆版的《小城之春》...
显示全文
时隔半个世纪,田壮壮又把《小城之春》搬上银幕。说是翻拍,我觉得更像是用同一个素材来讲两个不同的故事,开端是相同的,过程和结局却相去甚远。在费穆版《小城之春》结束之时,我突然想起王菲的一首歌——《暗涌》。林夕的歌词和电影传达出的情绪竟然莫名地贴合。再看翻拍的新版时,我仍有这种感觉。尽管两部电影在叙事手法和情节的处理上有着很明显的区别,但是在两个故事中,有些东西还是一致的:它们描绘的是一个暗潮涌动的年代的模样,表达的是一种沉重的幻灭感和无望的心情。这两个基点贯穿了电影的始终,成为了将两个版本连接起来的纽带。

无望首先来源于盛世不再的幻灭感。《小城之春》从头到尾沉浸在一种浓浓的哀伤与压抑之中,这种感伤的基调不仅是由爱情悲剧引起的,它还像一股腐烂的气息,从小镇颓败的景象之中飘散出来。镜头里城头破落的砖块、花园里倒塌的墙壁,无处不荒凉,无处不颓废。曾经的富庶之家一夜破产,贫穷之家愈发艰难,这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战乱使人们的内心枯萎,礼言的抑郁烦躁是当时人们的普遍状态。

如果说战乱是把这个家庭推入绝境的罪魁祸首,那么无爱的婚姻则是压倒这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费穆版的《小城之春》中,影片全程由周玉纹自述,女主角就像写日记一样,事无巨细地铺陈开来。大量旁白暗示了她对家庭生活的绝望与无奈,并且通过上帝视角,将她与礼言不正常的婚姻生活刻画出来。影片开头周玉纹在城头上眺望,她说“我没有勇气死,他没有勇气活”,畸形的婚姻关系让他们陷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困境。田壮壮版的开头则逊色许多,影片把玉纹在城头上走的片段一笔带过,只给了玉纹一个粗略的剪影,随后镜头一转就到了礼言身上。这样一来,这一幕在片头的情感奠基作用大大减弱,观众大可直接理解为玉纹只是买完菜回家经过城头而已。

志诚的到来打破了沉重缓慢的叙事,第一次改变了影片的节奏。在费穆的版本里,玉纹随后在戴秀房里推开窗户,身体微微探出窗外,这一幕表现出她迸发的青春活力与对新生活的渴望,一改之前的苦闷与沉静。玉纹给志诚拿毯子,镜头从门外往内探,玉纹三步两回头,总共说了三次“我就来”,每一次都像是乐曲中的一个短调,轻快昂扬。相比之下,新版删掉了玉纹推开窗子的镜头,也减少了玉纹梳妆打扮的片段。另外,拿毯子的一幕中镜头也改为从志诚的角度往门外拍,大半个门框挡住玉纹的身影,而那两句“我就来”也像隔靴搔痒一样,不够味道。这样一来,观众难以感受到玉纹身上残余的少女气息,玉纹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少妇,偶尔还卖弄风情。另外,老版中随处可见玉纹与志诚在墙内墙外、门内门外的无声角斗,在新版这里也消失殆尽。

在费穆的版本里,有一个片段让我很受触动。礼言一家与志诚泛舟河上,礼言与戴秀在船头唱歌,左边的玉纹与船尾的志诚两人眉目传情,暗生情愫。一动一静,一喜一悲,一前一后,四人仿佛被一个无形的屏障从中间隔开,他们各怀心事,在看似其乐融融的情境下无知无觉地走向尴尬的境地。表面看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潮汹涌,仔细想想是很有意思的。田壮壮版对泛舟河上这一情节的处理则是将戴秀置于船头,迎风站立,其他人在后面一起大合唱,一片欢欢喜喜春游去的场景,实在少了一丝苦恋的韵味,破坏了整部影片的感伤基调。

但田壮壮版人物背地里各自的挣扎和矛盾还是表现得较为明显的。可以说,在《小城之春》里,无论明恋还是暗恋,全都是无望的。这种爱情的无望造成每个人的矛盾和痛苦。佛云人生八苦,在这部影片中,求不得或许是最煎熬的。在费穆的版本中,志诚一方面克制自己不做出格之事,另一方面他仍旧对玉纹充满关怀与爱恋。伦理道德使志诚在爱情面前望而止步,家庭的责任迫使玉纹和礼言维持名存实亡的婚姻。当生活中处处充满了这种无望之爱时,人的内心也成了残垣废墟。礼言的自杀深化了玉纹内心的责任感,也加重了志诚的负罪感,最终他们只能分开,让这一段旧缘发乎情,止乎礼。结尾处玉纹与礼言携手目送志诚离开,意味着玉纹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归家庭,完成最为一名妻子的责任。然而那颓败的城头可以望到外面的世界,却再也望不到爱情的可能了。

田壮壮版的《小城之春》中,志诚则是不负责任地撩完就跑,面对玉纹的主动示好,他只会一味粗暴地拒绝玉纹。他忽略了玉纹的感受,让玉纹在失望中带伤离开。因此当礼言小心翼翼地为玉纹上药时,玉纹才会被礼言打动,对他产生新感情。新版让我比较欣赏的一点是导演给了礼言更多表现的空间,使得他的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礼言在妹妹的生日宴上窥见妻子与志诚余情未了,他独自走到花园里,在漆黑的天幕下抱着树干痛哭流涕。这样的礼言是极度脆弱且让人同情的。最无望的人是他:妻子与他只是貌合神离,他在最受伤的时候连一个可以抱着哭诉的人都没有,只能抱着一个不会说话、不会给他摸摸头的树干,何其悲凉!从这一幕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礼言的敏感和神经质,也可以看到他对玉纹的爱。最后玉纹知道她对志诚的爱是无望的,而身后又有那么一个人曾经努力地尝试着去体贴她,愿意牺牲自己去成全她,因此她才主动放下志诚,选择接纳礼言,和礼言重新开始。

所以,从影片传达的社会价值观上来讲,费穆的《小城之春》宣扬的是一种对家庭的责任,无论有爱无爱,责任不可推脱;田壮壮的《小城之春》则又强调了一点:承担责任是对婚姻的尊重,基于爱情的婚姻是最好的结果。虽然从艺术上来讲,费穆的结尾要好过新版的,它让人感觉到希望,但这种希望可能只是假象;新版的结尾是一片不大像样的城墙,依然充满颓废荒凉,但谁知道春天是否已经在城内生根发芽呢?
但愿那个无望的时代已经过去。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都有预感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城之春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城之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