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而不自知,真的是美的最高境界吗?

喃喃自语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提起玛丽莲·梦露,总会想起她那张最著名的照片,被地下通风口吹起的白色薄纱裙,她徒劳地用手遮住向上飘扬的裙摆。比她完美的身材曲线更让人难忘的,是她闭着眼但依旧真实灿烂的笑脸,没有太多的羞涩难堪,取而代之的,是大胆迷人的惊艳。

她是全世界最无可取代的性感尤物,他们说,她是好莱坞第一个性感女星,而自她之后,这个名号也一直后继无人。这是梦露给人的第一印象,金色的卷发,白皙的皮肤,红艳的双唇,一颦一簇都撩得人疯狂。

但她好看的皮囊下,还藏着像猫咪般深情脆弱的凝望,让人心疼,也让人心痒。她是少女青春的欢喜,像尚未熟透的...

显示全文

提起玛丽莲·梦露,总会想起她那张最著名的照片,被地下通风口吹起的白色薄纱裙,她徒劳地用手遮住向上飘扬的裙摆。比她完美的身材曲线更让人难忘的,是她闭着眼但依旧真实灿烂的笑脸,没有太多的羞涩难堪,取而代之的,是大胆迷人的惊艳。

她是全世界最无可取代的性感尤物,他们说,她是好莱坞第一个性感女星,而自她之后,这个名号也一直后继无人。这是梦露给人的第一印象,金色的卷发,白皙的皮肤,红艳的双唇,一颦一簇都撩得人疯狂。

但她好看的皮囊下,还藏着像猫咪般深情脆弱的凝望,让人心疼,也让人心痒。她是少女青春的欢喜,像尚未熟透的青苹果,饱满清甜,却让人不忍咬下,宁愿等待,在等待中呵护和盼望着她的逐渐成熟。

她也是熟女动人的风韵,眼神的挑拨、姿态的流转,活泼、充满生气,总能恰如其分地动用自己的美丽让人臣服。只要她一出现,无论男女,就没有人能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这样的美,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她能在不谙世事的天真与驾轻就熟的讨好间,自然而然的游走。甜似蜜糖,烈似砒霜。

今天的这部影片,关于一个在性感标签下,更为立体的梦露,叫《我与梦露的一周》。

影片讲述了一个拥有电影梦的男孩柯林,从自己的大家族中出走,来到电影制片厂成功谋求了一份助理职位的故事。而在此期间,梦露来到英国,与当时英国最富盛名却开始逐渐走下坡路的男演员劳伦斯合作拍摄《游龙戏凤》。

在《游龙戏凤》里,每个人,都怀揣着各自的野心与梦想,步步靠近,步步紧逼,此时总是自我怀疑又脆弱敏感的梦露,在崩溃的煎熬与挣扎中,抓住了这个纯净温暖对她倾心的少年柯林,并与他发展了一段露水情缘。

这是梦露与柯林度过的一周,而对柯林来说,这一周,贯穿了他的一生。

这是一个男孩最完美的初恋

小雀斑饰演的柯林出生于名门望族,家教森严,他却对电影情有独钟。一个人独自来到伦敦,在自己的执拗的坚持与聪慧的刻苦下,终于谋求到了“第三导演”,也就是打杂工的职位。刚来到电影制片厂的他,带着一腔热血和好奇心,努力的探索,热忱的工作。他喜欢上了艾玛饰演的服装店女孩,在周六晚上的小酒吧里,两人一起热烈的跳舞,艾玛问她,“你觉得梦露漂亮吗?”,柯林回答,“无法和你相比。”

那本该是他青涩的初恋,和一个阳光干净的女孩儿,跳着热闹的舞,在服装店衣服的遮挡下偷偷的接吻。直到玛丽莲·梦露“发现了“他。

作为一名不知名的小助理,柯林在梦露面前几乎是“透明”的,她每次出现,柯林都用目不转睛的眼神着迷地盯着她,充满柔情与深情。对他来说,梦露是遥不可及、高高在上的女神,只可远观。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次柯林去梦露的公寓帮她找剧本时,刚洗完澡的梦露赤身裸体地站在了柯林的面前,她在他面前自然地取下头巾包裹着自己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慌乱,却让柯林乱了方寸。

梦露在片场经常迟到、简单的台词也总是要重复好几遍才能成功、脆弱敏感地动不动就要休息来恢复自己的精力,但所有的人依旧对她倾爱有加。劳伦斯除外,劳伦斯本想通过梦露来找回自己的活力与名声,却适得其反,让他暴跳如雷,却又对她无可奈何。但在另一方面,他依然仰慕着梦露,承认她与生俱来的伟大潜质。他只能派自己的助手柯林,去关心梦露的情况。

柯林在梦露的住所里,看到了好几次她欲哭无泪、无精打采的样子。他躲在墙角,看着他们夫妻之间的争吵,最后,也只能无能为力地溜走。但她是梦露啊,她怎会不知道自己拥有如此这般的魅力,能让一个男孩神魂颠倒。

梦露把柯林叫道自己的私人住所里,问他究竟站在哪一边?是站在劳伦斯这边,还是自己这边?然后,她翘了班,躲在汽车的后座中,让自己的司机去把柯林接来,开始了一场疯狂浪漫的私奔。

她对柯林说,“我从13岁之后,就没有开始过正式的约会了,我希望今天是场浪漫的约会。”她来到了柯林的高中,被一群男孩簇拥着,来到英国的城堡,看着迷你的玩偶屋,对柯林说,“这是我们的孩子。”她脱光衣服跳入冰冷的湖水里,开始游泳和嬉戏。

柯林变成了她情绪崩溃时,最为信任也是唯一的依靠。柯林丝毫不犹豫的温暖和陪伴,能够融化她冰冷湿透的心,让她安心,让她宽心。

只可惜,这是一场短暂的狂欢。随着《游龙戏凤》的拍摄逐渐接近尾声,梦露在意外中流了产,也注定了他们彼此最终的结局,梦露对柯林说,我们就到这里为止了,从今以后,我要当米勒的好妻子。

这是一个女人最开始的心愿

来到英国的梦露,带着自己的新婚丈夫,阿瑟·米勒,这已经是她经历的第三段婚姻。她曾是相信这段婚姻能带给她幸福的,直到她翻看了阿瑟的笔记,上面记录着许多对梦露更为隐秘却非正面的情感。她说,“他们在一开始看上去都是对的”。

而阿瑟,也在心灰意冷之后,抛下了在英国的梦露,提前一个人回了美国,临走之前,在与劳伦斯的谈话中,他说道,“我感觉她在吞噬我。”

就像我们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或许,无论是飞蛾扑火般炙热的爱恋,还是晶莹剔透般纯净的爱恋,都无法拯救一个痴迷型依恋的人。

阿瑟·米勒曾是为她飞蛾扑火的人。他让人在他们的婚戒上写下“此刻,就是永恒”,在梦露惴惴不安的时刻,他都牵着她的手,陪伴在她的身边,告诉她,她是多么的光彩照人,精彩卓绝。

而柯林,是把最纯洁完整的爱给了她的那个人。

梦露结束电影的拍摄,离开英国前,来到柯林居住的破旧旅店,让他给自己买了一杯酒,送自己上车,留下了最后的一个吻,对他说,“别把我忘了”,柯林回答她,“就好像我能忘了似的”

影片的最后,柯林趴在影院的椅子上,深情地凝望着屏幕上的梦露,看着镜头里自在歌唱翩翩起舞的她,他的目光似乎就永久地停留在了那一刻上。

梦露说,“我只是想像普通女孩一样被人爱”。

而她早已得到了全世界的宠爱,却依然无法感觉到被爱。

她在片场迟到时,等待许久的西碧尔非但没有生气,而是站在她这一边批评了劳伦斯对她的严苛,而劳伦斯的妻子费雯丽即便嫉妒,却也依然对她赞赏有加。

听过再多的褒奖,她却始终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她就沉溺于这种“美而不自知中”的郁郁寡欢中。

她认为,所有人都只是爱她的皮囊,爱的是玛丽莲·梦露,而一旦有人看见真实的她,她们就逃走了。在她的内心,她是根本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而当分离真正来临时,只不过加深了她内心早已存有的例证。

她在不断地付出、掏空自己和不断地索取、填补自己之间,来回的摇摆。

她害怕被抛弃,用担惊受怕脆弱的保护色,让他们都留在了自己的身边。却最终因为自己的放纵不安,又一个一个,失去了他们。

影片中的劳伦斯曾对深陷其中的柯林说,“她不需要别人来拯救”。

痴迷型依恋的爱,是一种吞噬,对己对彼都是。但最完美的爱,也无法达成合二为一的融合。没有人可以真正地填补他们内在无尽的虚空,只有他们自己可以。

对于梦露来说,她需要面对的是,那个自出生起,就被精神病的母亲想要掐死的小孩,她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了她的整个童年,而这种不安与自我否定,也伴随了她的整个人生。

她不顾一切地赶紧抓住一些什么,疯狂得摇摇欲坠,从阿瑟·米勒、柯林,到后来的肯尼迪,却或许从未正视过那份藏在心底深处,最深沉的痛苦,那是被给予自己生命的人,抛弃和憎恨的痛苦。

她始终是个游荡在追寻爱这条路途上的旅人。而他也只能凝视着她的眼神。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的怀抱,她的信任,还有她所带来的欢乐,那是她的天赋。每当想起她,总会想起那段梦想成真的时光。”

“你要如何离别,仍需游荡的旅人

要如何,让缘分就是缘分

如何凝视缘分,看我们的每种眼神”

本文首发于喃喃自语公众号,欢迎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与梦露的一周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与梦露的一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