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温情已蚀骨,天上重逢无别离

叽太

14年的时候知道的这部电影,当时无意间看到了蒋雯丽的宣传电影的采访。那时候高二,是个集青春期、学业压力、家庭矛盾和心理问题于一身的病态少女,庆幸看完电影的是今天的我,不然或许只会成为一次无感的观影经历。

小时候在姥姥姥爷身边呆过三年,在一个距离父母城市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小村庄里,读着村里办的幼儿园,跟着一群每天爬山跳格子闯鬼屋的孩子。那时候因为发育好,高了孩子们一个头,总被村里的妇女和孩子们嘲笑,还因为不会说家乡话被说是外地拐来的野孩子。姥姥有点重男轻女的观念,比起我更喜欢小姨家的弟弟,但姥爷格外偏爱我。小时候也是跟着姥爷睡,炎热的夏天,床顶的风扇呜呜转着,电视机里传来闷闷的对话声,闻着浓浓的烟味,抱着穿着白色工字背心的姥爷,沉沉睡去。有时会做一个夜里上厕所的梦,第二天留下一个鲜活的中国地图。

或许是同样与姥爷的回忆,当最后小兰在雨中为姥爷别上徽章,等待姥爷的棺材车时,我全身像过电了一般。我从没有经历过亲人的死亡,唯一参加过的葬礼是前年姥爷的大哥过世,我们一直跟到了火葬场,一个不善言语,每次见我只是憨憨笑两下的老人,被白布盖着,推进去,再也不见。我不觉...

显示全文

14年的时候知道的这部电影,当时无意间看到了蒋雯丽的宣传电影的采访。那时候高二,是个集青春期、学业压力、家庭矛盾和心理问题于一身的病态少女,庆幸看完电影的是今天的我,不然或许只会成为一次无感的观影经历。

小时候在姥姥姥爷身边呆过三年,在一个距离父母城市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小村庄里,读着村里办的幼儿园,跟着一群每天爬山跳格子闯鬼屋的孩子。那时候因为发育好,高了孩子们一个头,总被村里的妇女和孩子们嘲笑,还因为不会说家乡话被说是外地拐来的野孩子。姥姥有点重男轻女的观念,比起我更喜欢小姨家的弟弟,但姥爷格外偏爱我。小时候也是跟着姥爷睡,炎热的夏天,床顶的风扇呜呜转着,电视机里传来闷闷的对话声,闻着浓浓的烟味,抱着穿着白色工字背心的姥爷,沉沉睡去。有时会做一个夜里上厕所的梦,第二天留下一个鲜活的中国地图。

或许是同样与姥爷的回忆,当最后小兰在雨中为姥爷别上徽章,等待姥爷的棺材车时,我全身像过电了一般。我从没有经历过亲人的死亡,唯一参加过的葬礼是前年姥爷的大哥过世,我们一直跟到了火葬场,一个不善言语,每次见我只是憨憨笑两下的老人,被白布盖着,推进去,再也不见。我不觉害怕。我不想在天上见。

好朋友曾经说过,觉得独自在外的时候或者晚归时,总觉得自己过世的爷爷在保护着自己。

也许真的如此,在人间与你相伴了那么久的人,怎么会就这样舍得离你而去,即使在天上,在天上也忍不住的久久望着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天上见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们天上见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