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 驴得水 8.3分

荡妇的性格

babynana

话剧感很明显,戏的力量主要靠台词。吸引人的除了对现实的各种含沙射影,更是塑造了一个荡妇,荡妇遭人深恶痛绝未必是性的放纵和淫乱,而是跟普通人的苦涩压抑比起来,她们活得率性、坦然,这最招人恨,明明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丑事,还不夹着尾巴做人,让活得本分又憋屈的人情何以堪。

其实就两个主要事件:应付特派员、应付美国人。这几个角色在固定场景和集中爆发的笑料或冲突里,施展各自的表演、呈现人物性格以及人物关系变化(利益与性的撕扯)所产生的连锁反应。因为是话剧改编,造成场景、事件、情绪的单调,人物在极端的情境下完成转化,最激烈的直接开撕。

像一曼捡起头发那个动作和简单的一句对不住,就暗示她骂铜匠是牲口并不是狠心要羞辱他,而是直接用语言暴力赶走他,摆脱麻烦。话剧很多东西都给得特别直接,舞台的空间有限,而电影是反着来的,动作和台词的设计在暗示性格、心理活动和关系发展变化上,含意更复杂。这是话剧给不了的,表现方法和细节不一样。

最具电影感的是剪头发那段闪回,一双泪眼叠着美好回忆,一曼想着跟身边这几个人过去和将来共度的好时光,随着剪刀咔嚓声,这些她赖以生存的感情联系,都断了。钱、性、权力、能...

显示全文

话剧感很明显,戏的力量主要靠台词。吸引人的除了对现实的各种含沙射影,更是塑造了一个荡妇,荡妇遭人深恶痛绝未必是性的放纵和淫乱,而是跟普通人的苦涩压抑比起来,她们活得率性、坦然,这最招人恨,明明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丑事,还不夹着尾巴做人,让活得本分又憋屈的人情何以堪。

其实就两个主要事件:应付特派员、应付美国人。这几个角色在固定场景和集中爆发的笑料或冲突里,施展各自的表演、呈现人物性格以及人物关系变化(利益与性的撕扯)所产生的连锁反应。因为是话剧改编,造成场景、事件、情绪的单调,人物在极端的情境下完成转化,最激烈的直接开撕。

像一曼捡起头发那个动作和简单的一句对不住,就暗示她骂铜匠是牲口并不是狠心要羞辱他,而是直接用语言暴力赶走他,摆脱麻烦。话剧很多东西都给得特别直接,舞台的空间有限,而电影是反着来的,动作和台词的设计在暗示性格、心理活动和关系发展变化上,含意更复杂。这是话剧给不了的,表现方法和细节不一样。

最具电影感的是剪头发那段闪回,一双泪眼叠着美好回忆,一曼想着跟身边这几个人过去和将来共度的好时光,随着剪刀咔嚓声,这些她赖以生存的感情联系,都断了。钱、性、权力、能带来这些的名气,都比不过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可惜人想要的越多,心里给感情留下的地方就更少了,甚至彻底把感情扔掉了。

说说《驴得水》打耳光那场戏,人物缺乏心理层次过渡和情绪变化,感情不够强烈。听校长训斥、老裴辱骂(那一串骂没拍一曼的反应,只有她压抑着自己吐了口气)、铁男挤兑铜匠假装殴打,一曼开始抽自己耳光,那一串耳光之间也没递进变化(最后切近景有了点变化)。这就得看人物性格了,如果一曼刚烈、骄傲,她抽自己含着恨意,含着对在场所有人的蔑视,就不是这么演。(镜头设计也不够细致)

抽耳光前后,一曼的心理和情绪状态到底是什么?豁出自己、息事宁人(冲校长);压抑怒火、不跟这人渣较劲(冲老裴);痛心埋怨,性如烈火的男人怎么也软了(冲铁男)?愤怒憋屈、为什么你们谁都不护着我(冲所有同事);憎恶没完没了变本加厉的报复、骂你牲口没骂错啊、心里那点愧疚都成了自嘲(冲铜匠);蔑视这些假装正经、过河拆桥、心胸狭隘、外强中干、作威作福的男人,我抽自己也是抽你们!这些细节都没有,造成情绪挺平的。

抽耳光戏的层次变化,重新设定了一曼的心理状态,有这些情绪在,表演就是一种折磨,演员通过折磨自己让观众产生痛感和同感,还有那种复杂性的准确诠释。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驴得水的更多影评

推荐驴得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