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道 无间道 9.0分

卧底之谈

林衣久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卧底 做卧底的悲哀:你要获取别人的信任,以此来达到你的目的,但你又注定要背叛这种信任。你做的越是成功,你的失败感就越强。 和人们日常中的“卧底体验”(隐藏自己、牺牲立场)不同的是,《无间道》里的卧底没有任何自主权,从始至终都只是受尽刑法的玩偶、棋子,他们的失败感和压抑感被一次次“成功地活着”以指数型放大。刘伟强暗地里给了卧底这个身份的主体一条线性发展的轨迹: “接受使命”→“挣扎反抗”→“无奈屈服”; 转化一下似乎人物状态更为明显,即: “被动”→“主动”→“被动”。 如此安排,卧底身上极端悲凉的宿命感便成为一切写绘的底色,挥之不去。 本片卧底主要刻画了两人: 陈永仁:本是警察,九年卧底(接受使命);除掉韩琛,用录音带威胁刘健民想恢复身份(挣扎反抗);被警局的另一卧底枪杀(无奈屈服)。 刘健明:本是卧底,九年警察(接受使命);除掉韩琛,隐瞒自己卧底的身份(挣扎反抗);被陈永仁发现威胁,眼看卧底身份就要公之于众(实为解脱),不料陈永仁被杀,不得不继续无边无际的卧底生涯(无奈屈服)。 曾经和朋友讨论过一句话:“人与人无仇,与自己的仇不共戴天。”这话放到《无间道》里解读,“自己”亦可译为“命...

显示全文

卧底 做卧底的悲哀:你要获取别人的信任,以此来达到你的目的,但你又注定要背叛这种信任。你做的越是成功,你的失败感就越强。 和人们日常中的“卧底体验”(隐藏自己、牺牲立场)不同的是,《无间道》里的卧底没有任何自主权,从始至终都只是受尽刑法的玩偶、棋子,他们的失败感和压抑感被一次次“成功地活着”以指数型放大。刘伟强暗地里给了卧底这个身份的主体一条线性发展的轨迹: “接受使命”→“挣扎反抗”→“无奈屈服”; 转化一下似乎人物状态更为明显,即: “被动”→“主动”→“被动”。 如此安排,卧底身上极端悲凉的宿命感便成为一切写绘的底色,挥之不去。 本片卧底主要刻画了两人: 陈永仁:本是警察,九年卧底(接受使命);除掉韩琛,用录音带威胁刘健民想恢复身份(挣扎反抗);被警局的另一卧底枪杀(无奈屈服)。 刘健明:本是卧底,九年警察(接受使命);除掉韩琛,隐瞒自己卧底的身份(挣扎反抗);被陈永仁发现威胁,眼看卧底身份就要公之于众(实为解脱),不料陈永仁被杀,不得不继续无边无际的卧底生涯(无奈屈服)。 曾经和朋友讨论过一句话:“人与人无仇,与自己的仇不共戴天。”这话放到《无间道》里解读,“自己”亦可译为“命运”。人这一生都在于命运搏斗,原以为至死方休,谁知鬼也有鬼的命运。《无间道》在对待命运的态度既绝望,又苍凉。 天台与电梯 这里谈两个意象。作为摄影指导,杜可风对天台的呈现冷制,不抒情。天台之上光线明亮,之下则邪恶隐藏着“城市 ”,城市里又居住着“众生”。我把这里的天台理解为“地面”,把天台下的“城市”则理解为“地狱”。电梯,就是这无间地狱内的通道。 《无间道》中有四场天台戏: 第一次:陈永仁跟黄督查抱怨卧底工作迟迟没有结束; 第二次:陈永仁跟黄督查在最后一次见面,讨论内鬼。 第三次:陈永仁在天台给刘永建打电话约好三点见面; 第四次:陈永仁跟刘建明在天台见面。 每场天台戏陈永仁都出现了,直到他死去,电梯下降,通往“阎王殿”。“人间即地狱”的意旨呼之欲出。

转自知乎“宋雯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间道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间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