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惜羽毛,和公与私

Wendelland
(这不是一篇评价,而是个人的一点思考。)

在《人民的名义》里,李达康这个角色是我最喜欢的,不是因为这个人物有多么正面,比起高育良和祁同伟,甚至算不上立体。喜欢这个角色最主要的一点,是这个人物的设定不大符合中国主流的人情社会观,可以说是带点理想主义的人物设定。“太爱惜他的政治羽毛”,几乎是剧中每一个与之相关的人物对李达康的第一评价。我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时常揣摩这句话从不同人物嘴里说出来到底是一种什么意味,褒义还是贬义?比如从侯亮平和易学习嘴里说出来,也许只是在陈述一种客观事实,也许可以分类为neutral;从欧阳菁嘴里说出来,就带了怨怼的情绪了,可以分类为negative;但是从沙瑞金嘴里说出来呢?我记得,有一集沙瑞金和田国富在讨论要不要把易学习安排到京州做纪委书记的时候,曾经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这句话,“李达康这个人呐,就是太爱惜自己的政治羽毛啦”,这种语气就有点玩味了,不同的人也许能听出不同的解释。姑且,就分类为ambiguous吧。

我有时候在想,这句话在整部电视剧里出现得这么频繁,却始终没有给这句话定性,这到底体现了作者一种怎样的诉求?我不太能理解政治背景下,这句话到底有怎样的深层含义,仅仅在...
显示全文
(这不是一篇评价,而是个人的一点思考。)

在《人民的名义》里,李达康这个角色是我最喜欢的,不是因为这个人物有多么正面,比起高育良和祁同伟,甚至算不上立体。喜欢这个角色最主要的一点,是这个人物的设定不大符合中国主流的人情社会观,可以说是带点理想主义的人物设定。“太爱惜他的政治羽毛”,几乎是剧中每一个与之相关的人物对李达康的第一评价。我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时常揣摩这句话从不同人物嘴里说出来到底是一种什么意味,褒义还是贬义?比如从侯亮平和易学习嘴里说出来,也许只是在陈述一种客观事实,也许可以分类为neutral;从欧阳菁嘴里说出来,就带了怨怼的情绪了,可以分类为negative;但是从沙瑞金嘴里说出来呢?我记得,有一集沙瑞金和田国富在讨论要不要把易学习安排到京州做纪委书记的时候,曾经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这句话,“李达康这个人呐,就是太爱惜自己的政治羽毛啦”,这种语气就有点玩味了,不同的人也许能听出不同的解释。姑且,就分类为ambiguous吧。

我有时候在想,这句话在整部电视剧里出现得这么频繁,却始终没有给这句话定性,这到底体现了作者一种怎样的诉求?我不太能理解政治背景下,这句话到底有怎样的深层含义,仅仅在这部电视剧里所呈现的,是李康达不近人情,从来不利用自己的职务关系给利益相关者提供任何便利。他不给作为当地银行副行长的妻子提供任何帮助,甚至将曾经给自己顶雷、拯救过自己政治生命的“友人”拒之千里,就连他的表妹兼保姆退休了解决事业单位待遇都得自己去上访,而且连他的名号都不能打。可以说,在我们通常理解“无私”这个词几乎都带了“博爱”的语境下,李达康的人物设定在“私”这个问题上,有一种极端的冷静和克制。和易学习、陈岩石这种十分符合Chinese political correctness标准的角色比起来,可以说,李达康这个人物并没有大爱博爱的胸怀和情怀,他只是不徇私而已。他是个工作狂,完全没有个人生活,妻子离心,女儿在国外读书,没有朋友,可以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唯一还能跟他有点日常交流的只有他的表妹兼保姆。可见,从作者的设定上看,这个人物是不受中国主流人情社会欢迎的。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这句话好像可以被用于解释很多不太符合社会规则的现象和人事,这句话被使用之频繁显得就好像非中国社会里的人都没有情一样。所以在《人民的名义》里,李达康只要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稍微给某个亲戚(比如欧阳菁的弟弟)安排个工作,只要不出格、不过分,不要做的像祁同伟那样连“家乡的野狗都要安排去当警犬”,他也不会从一而终地背着“爱惜羽毛“这个标签了。似乎,用公器徇个无伤大雅的小私,占公家的一点小便宜,是中国这个人情社会的一种社会契约,你做了,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你不做,反而会被议论。然而,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以公器徇小私、占公家的小便宜一点点累积起来,也会形成大的社会效应,影响社会的公平构建?在《外科风云》里面,陆晨曦很讨厌因为裙带关系进仁和进修的楚珺,庄恕就跟陆晨曦说,这个社会没有那么多分明的是非黑白,但是陆晨曦说,资质平平的楚珺因为裙带关系获得进修资格没什么,但是很多比她优秀的医生就因此失去了这个机会,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也许,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把“私“置于”公“之上的意识形态体现在我们生活的许多方面。高晓松在奇葩说曾经说过,中国社会是一种重私德轻公德的社会,这话其实是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某个明星出轨了约炮了的娱乐新闻的关注度一定比某个官员贪污了腐败了的社会新闻的关注度高。在大众的普遍认知里,后者顶多是被声讨,而对前者的挞伐沸反盈天到几乎让这个明星再不能重新做人的地步。说个极端一点的设想,如果出轨和贪污一样都是违法的,公民审判下估计出轨被判重刑的可能性还要更大一点。(题外话)

然而这种把“私“置于”公“之上的意识形态引领了一种怎样的社会心态和社会现象呢?以下,我举几个特别小的例子,因为这种事往大了说容易被上纲上线。

2010年我在武汉读大学,有一次坐公交车回学校,行进过程中差不都堵了1个小时,车厢里闷热,乘客心烦气躁在所难免。有个4-5岁的小孩,从堵车之始就一直声嘶力竭地哭号。他的父母,一个试图喝止小孩哭闹,一个指责对方教育方式不对,结果小孩哭闹地越来越厉害。于是,整个车厢里的所有乘客,都足足忍受了这个小孩的哭闹长达1个小时。更严重的是,这个小孩在哭闹中扬手打翻了这对夫妇手里的一瓶营养快线,饮料喷溅到了每一个它射程范围以内的乘客身上。还有一个类似的事例,2014年,我和同事出差坐高铁从杭州回北京,坐在我们后面一排的是一对夫妇也是带着个4-5岁大的小孩,小孩全程蹲在地上玩我们座椅后面的置物板,推上去再让它自由降落,反反复复,置物板每一次自由降落,我们整一排的座椅就会震一下,几乎全程都没法休息。我们就跟这对夫妇友好交涉,但是,这对夫妇说了句“他还是个小孩子,你们这些大人就不能包容一下?”这样类似的事例其实还有很多其他呈现形式,比如父母在地铁里给孩子把尿,比如父母在餐馆里不约束到处乱跑的孩子,以及父母不阻止孩子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甚至破坏公物。

为什么我会举这样的例子来展开我的观点,因为在这样的例子里,有一个非常鲜明并且具体的象征,那就是孩子,而且是幼龄的孩子。孩子在这些事例里扮演了一个非常充分且合理的“特殊性“,而这些事例体现了一种怎样的心态呢?就是:

一旦通过购买(或者付出其他同等条件)获得了某种权利,在行驶这项权利的时候,就有理由,以自己的“特殊性”要求其他拥有同等权利的人,让渡自己使用权利的空间。同时,利用这种“特殊性”合理化甚至道德化这种要求,并且忽略其他人也存在“特殊性”的可能。

比如在这类事例里,在这些不约束或者不能有效约束孩子的父母看来,同一个环境里其他所有人都应该因为“孩子”这个因素而理解,忍受,并放弃自己原本合理的休息或者享受的权利。同时,他们也选择性地忽略了,同一个环境里其他父母把自己的孩子约束的很好。

2016年至今,我在新西兰读研究生。有一次,我在一个餐馆吃饭,也是有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孩子在吃饭,忽然小孩就开始哭闹,但是他的母亲马上就把他抱出了餐馆,并且对其他的客人抱以歉意,过了一会,那位母亲才把停止哭闹破涕为笑的小孩带回来。同样的,类似的事例在这个国家也有很多。比如去博物馆,4-5岁的小孩就是可以老老实实地牵着父母一个一个项目浏览,比如去看电影,哪怕是动画电影,也没有小孩会一刻不停地问东问西,全程都保持安静,甚至我有个同学,因为特殊情况,带着她的5岁的儿子跟着我们上了一节课,全程1个半小时,小孩子吭都没吭一声。

我不在这里对父母教育子女的方式和能力做高下判断,只是通过现象的对比,我发现了存在于两个不同的社会里,两种不同的社会认知。就是,在任何情境下,“特殊性”能不能成为我们放任“私”凌驾于“公”之上的理由。

其实生活中,同理的小事有很多,比如插队,占座,在看电影的时候接打电话,在地铁上吃东西,甚至可以推及到随地吐痰,随地大小便。这些事例的表象虽然不同,但是透露了同一种社会心态。就是,我可以因一时之需行方便之举,而不用顾及是否会对他人造成影响。其实,任何情境下,任何人都可以找到“因私废公”的“特殊性”,而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把这种行为合理化、道德化。这种社会心态,在不同的情景下,会引致不同的社会现象,然而本质上,都是对社会秩序的一种破坏。也许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小事不必斤斤计较,大事上拿捏好分寸就行,但是,令人担忧的是,这种心态并没有社会警惕机制,大多时候,它甚至不在法律和道德标准的约束范畴内,它依赖的,是一种自我警惕和自我反省。

大多数的人在任何大或者小的“因私废公“情境里,都抱有一种侥幸,就是,”这样的事也是没有办法“,”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并且,在这些情境里,相比看得见摸得着的”特殊性“,”公“就显得特别抽象。”公“的沉默,忍受就使得”让渡空间“这件事看起来更加合理。比如在上述的例子里,那些父母就会认为不发表评论的其他人是对他们纵容孩子的默许,而提出异议的人反而会被认为多管闲事,就你事多。比如你制止一个人随地吐痰,跟他说你这样做会伤害大家,他一定会问你大家是谁。再比如,之前在上海地铁里吃泡椒风爪的女子,被制止时态度那么恶劣,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地铁里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发声。

所以,久而久之,这种“因私废公”的心态会成为一种社会常态。会演化成,一旦获得了权利,就会尽可能地透支这个权利,只要不出格,不过分。但是出格和过分的标尺在哪里?没有人知道。自我警惕与自我反省并不是人类的本能,一旦这种心态被放任(而且很容易被放任),这个社会就失去了它应有的秩序,“因私废公”就进化成了“因公徇私”,放诸在有权力的人身上,就成了“以权谋私”。

我常常觉得,我们以人情社会为由,给自私和无私添加了太多想象和限定,却在自私和无私之间做了太多程度上的备注。我们在合理化很多“因私废公”的行为时,在道德上都会最大程度的宽恕自己。不无私,不就是自私了吗?那些希望被理解的“特殊性“,本质上,就是试图把自私无私化的借口。要求”公“让渡空间给”私“就是自私,所谓的出格、过分就已经触及了道德底线,再进一步就是违法乱纪。对于官员来说,没有自我警惕的结果就是腐败。

在中国的人情社会里,绝大多数的人都,至少潜在地,认为”公“稍微地为”私“服务一下,是合情合理的。毕竟这个”公“是无形的,我们看不到,或者是选择性地不去看到。在《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里,李达康“爱惜羽毛“的标签被反复提及,使他在这种语境下像一个异类,对于这个设定,我觉得作者正是反映了这种普遍的社会心态,即在中国的人情社会里,每个人不仅是自私的,而且是应该自私的,这是已经进化成了一种社会常态。所以才凸显了李达康,也包括易学习、陈岩石,成了这个社会的一种稀缺资源。个体的自私会对其他个体造成伤害,群体的自私会引致社会的失序,而以权谋私,无论谋多谋少都是对整个社会的一种伤害。但是,最可怕的,是对这种心态不加以警惕和节制,让它成为一种普遍认知和共识,我们用沉默,忍耐,和顺受面对。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