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自己不能原谅伴侣遇到危险时手刀逃跑,而感到惭愧

伊无人
追了四季的奇葩说,第一次有想把自己的感悟拿来写一写。这周的辩题是“遇到危险,伴侣手刀逃跑,要不要原谅他”。看到辩题也跟朋友一起聊了聊,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原谅啊,当然不原谅啦”。具体原因,辩论中正方的一系列陈词都切中要害,说的已经面面俱到了。

我犹豫不定,第一反应也是当然不能原谅啊,之后我把“伴侣”这个对象,置换成我的父母,脑子里倏地像闪过一道雷,我的想法一瞬间变成了,必然原谅啊,甚至如果他们是为了顾及我而最后没能及时脱离危险,我才不会原谅他们!翻过来如果是我手刀逃跑,我的父母也一定会原谅我,甚至他们就希望我在任何时候都成为最平安的那一个!

这么一想,突然我更困惑了,我本身没有变,可为什么对象从“伴侣”变为“至亲”的时候,我的期待会完全不同呢!经过思考之后,我觉得原因在我,或者说在于我与我的伴侣之间的情感,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无私无畏。或许我是爱他的,可这份爱还不足以超越生死,还没到可以用生命去考量的地步;或者说我其实没有那么爱他,在危险来临的瞬间,我不会因为他丢下我独自逃生,而感到欣慰,或是为他的平安而感到放心。我最先关心到的,并不是他丢下我而及时脱险了,而是他怎...
显示全文
追了四季的奇葩说,第一次有想把自己的感悟拿来写一写。这周的辩题是“遇到危险,伴侣手刀逃跑,要不要原谅他”。看到辩题也跟朋友一起聊了聊,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原谅啊,当然不原谅啦”。具体原因,辩论中正方的一系列陈词都切中要害,说的已经面面俱到了。

我犹豫不定,第一反应也是当然不能原谅啊,之后我把“伴侣”这个对象,置换成我的父母,脑子里倏地像闪过一道雷,我的想法一瞬间变成了,必然原谅啊,甚至如果他们是为了顾及我而最后没能及时脱离危险,我才不会原谅他们!翻过来如果是我手刀逃跑,我的父母也一定会原谅我,甚至他们就希望我在任何时候都成为最平安的那一个!

这么一想,突然我更困惑了,我本身没有变,可为什么对象从“伴侣”变为“至亲”的时候,我的期待会完全不同呢!经过思考之后,我觉得原因在我,或者说在于我与我的伴侣之间的情感,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无私无畏。或许我是爱他的,可这份爱还不足以超越生死,还没到可以用生命去考量的地步;或者说我其实没有那么爱他,在危险来临的瞬间,我不会因为他丢下我独自逃生,而感到欣慰,或是为他的平安而感到放心。我最先关心到的,并不是他丢下我而及时脱险了,而是他怎么能丢下我。所以在我心中,我期许他应该给我的关心,是凌驾于我对他安全的关注之上的。

想到这里,有点细思恐极。于是我开始思考伴侣这种关系。

先对比父母,我们与父母至亲的情感,建立在从我们出生起,一方就对另一方持续不断的付出,父母养育,教育我们,在成长到一定年纪之前,我们生命的一切都依赖于父母,甚至我们的生命就来自于父母。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与父母的关系本来就是超越生命的,讲道理我为我爸妈死十次都不嫌多。所以不论遇到什么危险,我反而希望他们可以自私一点,手刀逃跑,不要为了我而做更多的牺牲,因为他们为我做的已经够我还几条命了,他们为我牺牲的已经够多了,所以即使他们先跑掉,我也不会怀疑,是因为他们不爱我。对生我养我的人,这种质疑没道理。

再思考伴侣这种关系,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成长到一定的年纪,突然有一天开始朝夕相处,这种相处的过程,本身就是互相给予的过程。从你愿意把课本偷偷塞给没带课本的我,而受老师的处罚;我熬一个通宵为你写一份爱心考卷。到你愿意用一半的生活费买一张火车票,穿越几座城市只为来见我一面;而我也愿意为你拒绝任何其他人的追求而独自做一个坚强的人。再到我们都愿意放弃或许更好的工作机会,而去一个有彼此的城市······等等这一系列相互付出,相互给予到一定程度,我们越来越成为彼此生命不能缺少,不能失去的人。我们就这样从为对方做一件件小事,到为了对方做一个个人生的选择,直到看待对方一点点像看待自己一样重要,这样一直积累下去,我们互相在岁月中形成了一种牢不可破的信任: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会做出伤害彼此的事情。也只有到这个时候,我们的感情才有资格跟生死做个权衡,可也并不代表,可以超越生死,也许只是无限趋近。

当我们携手相伴,走过了所有生命中难熬或是诱惑的岁月,成为了孩子共同的父母,一起去面对彼此至亲的离去,那一刻我们拥抱在一起从此就是彼此的至亲,那一刻我不再需要去问你或是问自己你爱不爱我,这个问题显得幼稚极了。在这一刻,如果遇到危难,我会希望你可以不顾三七二十一的好好活着,但如果你依然能回头记得顾及我,我会感动到一塌糊涂。因为即使在这一刻,即使当我对你的爱可以直面生死的时候,我依然希望,你对我也是一样。

所以伴侣啊,可能一生都在经历着相互给予的过程。无论在人生的任何一个节点,都是互相给予的积累,才能跨过那一个个节点,一直走下去,直到有一天一起面对生命的终结。

所以在相伴的过程里,当遇到危难,伴侣丢下我独自逃跑,如果这一刻我的想法是“他居然不顾及我的生命,我不能原谅他这种行为”的时候,其实我们之间的感情依然是平等的,我也没资格在心里指责他不爱我,因为我也许就是恰好没他反应快,没他跑得快而已,我也没有最先在意他的生死······所以这个时候,我也是不配说原谅的,这份感情本来就没到可以经历生死考验的程度。假如他丢下我独自逃生,那一刻我能够庆幸至少他可以平安的话,我也许才有资格,在事后说要不要原谅。然而这时候我会感到很悲哀,因为突如其来的这场考验不幸让我看到了我们之间对彼此感情的悬殊,我们的感情不平等到惊人,这个时候应该也没法维持下去了。

我想最好的伴侣,或许就是有一天,我们都会遇到一个人,从此不再害怕老去,不再害怕面对生死。所以,如果有一天遇到危险时对方能不忘拉着我,我渴望自己也能第一时间先担心他的平安,而不仅仅是感动;如果他手刀逃跑,我希望自己那一刻是坦然的,不要有埋怨的想法因为我不想成为另一个对方,也不要卑微的在对方丢下自己之后还有感到欣慰的想法。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奇葩说 第四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奇葩说 第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