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八月 7.1分

我的八月

漂泊的云

上映前一天知道这个电影,大概了解了信息后,我就知道是要去找寻回忆的。

我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小镇,依托煤矿生产建设起来的小镇,跟所谓的大院没啥区别,有电影院,医院,广场,甚至三哥在欺负人要钱的那个场景,也感觉十分熟悉。居住的房子和影片中的也没太大区别,四层高的砖楼,楼前都有属于自己家的小屋,用来放自行车等杂物,因为生火做饭得需要燃料,又是个产煤的地方,所以那时候工人都能自己往家里捡几块煤回去,时间长了小屋里的煤就多了,等我记事儿起,一直管那小屋叫小煤屋。

内蒙的夏天就是那样,烈日当空,明晃晃地照着,风吹着大白杨哗啦哗啦地响。小时候天天在外面耍,时间长了就晒得黑黑的,我那时候大概也是小雷那样,大脑袋,瘦弱的身体。没事跟几个小孩成群结队地到处跑着玩,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我们那里没有游泳池,但有工人们洗澡用的大池子,晚上八九点也没工人下班,就去澡堂子玩水,等水烧热了,也就回去了。晚上单元楼下也像电影里那样,没啥事都坐着唠嗑,有的家支个电灯泡,就一群人围起来打个麻将、打个牌、下个棋啥的,热热闹闹的。

只不过后来,慢慢的就变了。

记忆是零散的,关于那段时间的回忆对我而言更...

显示全文

上映前一天知道这个电影,大概了解了信息后,我就知道是要去找寻回忆的。

我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小镇,依托煤矿生产建设起来的小镇,跟所谓的大院没啥区别,有电影院,医院,广场,甚至三哥在欺负人要钱的那个场景,也感觉十分熟悉。居住的房子和影片中的也没太大区别,四层高的砖楼,楼前都有属于自己家的小屋,用来放自行车等杂物,因为生火做饭得需要燃料,又是个产煤的地方,所以那时候工人都能自己往家里捡几块煤回去,时间长了小屋里的煤就多了,等我记事儿起,一直管那小屋叫小煤屋。

内蒙的夏天就是那样,烈日当空,明晃晃地照着,风吹着大白杨哗啦哗啦地响。小时候天天在外面耍,时间长了就晒得黑黑的,我那时候大概也是小雷那样,大脑袋,瘦弱的身体。没事跟几个小孩成群结队地到处跑着玩,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我们那里没有游泳池,但有工人们洗澡用的大池子,晚上八九点也没工人下班,就去澡堂子玩水,等水烧热了,也就回去了。晚上单元楼下也像电影里那样,没啥事都坐着唠嗑,有的家支个电灯泡,就一群人围起来打个麻将、打个牌、下个棋啥的,热热闹闹的。

只不过后来,慢慢的就变了。

记忆是零散的,关于那段时间的回忆对我而言更是稀少的。小孩子的关注点跟成年人又不一样,所以完全不懂发生了什么,不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为什么淡了,为什么楼下的人越来越少了。后来搬到另一个城市之后,再回去看就觉得空荡了点。当我现在以成年人的角度去看这部以小孩的视角展现的电影时,才发现那些忽视的改变,人们为了生活不得不做的改变。影片后面小雷的父亲离开了家去外地工作,我则是父亲去外地读研究生,至于怎么送别父亲我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看了小雷目送汽车开走,妈妈也不舍得拉孩子赶紧回家的时候,我才想起那种不舍得的感觉。听我妈说,那时候送我爹走总会哇哇大哭,说给买好吃的就不哭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为了好吃的哭还是不想离开父亲哭。

整个影片看下来就觉得小雷这孩子太压抑了,没有大笑,也没有大哭,完全没有孩子活泛的感觉。但那时候人都是那样吧,生活在熟人组成的集体里,你家里有什么事了左邻右舍都会知道,在我看来,小雷妈从太姥姥家回来遇见邻居那段简单的打招呼,充满着客套和虚伪。那时候孩子不听话就得打,尤其是要让外人知道了更得打的狠点,不然显得父母不会教育。小雷倒是没有被打,可我也忘了我小时候被打的时候是什么情况,但是回去有时候碰见熟人,都说你小时候那个哭声,一直是“咦——”,没有“二”的时候。所以我现在就怀疑那时候是不是内心受伤太多,所以选择用遗忘的来缓解。

影片的最后 ,致敬我们的父辈,小的时候不明白,现在明白了,都是为了生活。

一开始我真不知道,后来结束的时候看字幕才知道是在内蒙古拍的,怪不得那么熟悉。可这个也就注定了影片是有点私人化的故事,没法引起太多人的共鸣。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八月的更多影评

推荐八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