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是必不可少的”

鸽子来了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起初我没看过罗曼蒂克消亡史,我以为写的都是些爱来爱去的话语,经历些非人承受的打击便消逝云云。关于罗曼蒂克,啊,是这样,有人说是美好的事物,确实是比爱情解释得通。

第一遍云里雾里,是程耳导演回忆一件旧事,说着说着,诶?我说到哪儿啦?好像有件事忘了说,重新来重新来。但云里雾里的味道却很浓,颇有怀念的味道,带着血腥味。我不懂导演是如何表现它的,我看着看着,残忍的事情一件一件得在我眼前,时间线剧情线我一件也没有搞清,这时来了很多声音,不好看,看不懂。导演说了,这是一部艺术片,是给下一代的人看的,导演也没打算让人看懂。

我太喜欢这部电影了,我看了电影就不停蹄地把小说跟着一块儿看了,每句台词里,好像就是他的性格,他的人生。看不到的东西太多了,它就成了艺术片,看不到的最能让人琢磨。

开篇是上海话,那韵味是民国的黑帮砍断女人的双手也不惜,当成一个笑话来讲的。书里的残忍隐藏在画面中,那是看了二十多刀才砍成的断手,那张带着鲜血的脸还是擦干净了。

陆先生,先生身在上海,连那日本人都说起了上海话,他却说着普通话。很久很久以后,在收容所,“我有时候会想到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老...

显示全文

起初我没看过罗曼蒂克消亡史,我以为写的都是些爱来爱去的话语,经历些非人承受的打击便消逝云云。关于罗曼蒂克,啊,是这样,有人说是美好的事物,确实是比爱情解释得通。

第一遍云里雾里,是程耳导演回忆一件旧事,说着说着,诶?我说到哪儿啦?好像有件事忘了说,重新来重新来。但云里雾里的味道却很浓,颇有怀念的味道,带着血腥味。我不懂导演是如何表现它的,我看着看着,残忍的事情一件一件得在我眼前,时间线剧情线我一件也没有搞清,这时来了很多声音,不好看,看不懂。导演说了,这是一部艺术片,是给下一代的人看的,导演也没打算让人看懂。

我太喜欢这部电影了,我看了电影就不停蹄地把小说跟着一块儿看了,每句台词里,好像就是他的性格,他的人生。看不到的东西太多了,它就成了艺术片,看不到的最能让人琢磨。

开篇是上海话,那韵味是民国的黑帮砍断女人的双手也不惜,当成一个笑话来讲的。书里的残忍隐藏在画面中,那是看了二十多刀才砍成的断手,那张带着鲜血的脸还是擦干净了。

陆先生,先生身在上海,连那日本人都说起了上海话,他却说着普通话。很久很久以后,在收容所,“我有时候会想到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老五,熟悉吧,富春楼的妓女,但她只爱也最爱陆先生。富春楼一向没有送客的道理,这夜里送他下楼,她就知道是永别,永别了也就没有再见的道理。“你放心,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绝不会生你气。”一边帮陆先生更衣脱鞋。

小六,是个风情万种的角色,十足的“花痴”。她的花痴程度跟现在可不同,她见一个爱一个,舞蹈老师,赵先生,她都喜欢。前半生的她过得无拘无束,可谓——放荡。后半生,应了她那句台词“导演,我是怎么死的呢?我是自杀呢,还是他杀呢?”,她没有死于自杀,也没有死于他杀,最后历经磨难,活了下来。后半生的日子,日日囚禁于地下室的牢笼中,无人问津,只有以性换食,她的心都已经不是她的了,她能活着便活着,不能活着,也就那么死了。“我看透了你所谓的博爱”。

吴小姐,书中的《女演员》,她的耀眼是出于她对丈夫的爱,对于家的爱,她是个安守本分的妻子,本应该受到那不争气的丈夫的全心全意的。“可能是喜欢哪里就爱哪里的菜。我喜欢上海,就喜欢吃上海的小菜。不喜欢重庆,就不喜欢吃重庆的菜。”心思细腻的陆先生依此明白了。

渡部,穿着考究的长衫,时常去泡一泡澡堂子,麻将擦的比谁都好的—呃,日本人。他开了家日本餐厅,是的,他很特别。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善良,却在他身上也看到的沉甸甸的邪恶。好人坏人的界限好像在我看来越来越模糊了,但在我眼里他像是个好人,他是残忍,是可怕,见色起意不够,还囚禁小六为性奴,罗曼蒂克,是爱情,也是欲望。他对于儿子的爱却也渗透于他的言行中,是啊,我看到父爱了,我便无法否认他了。他耐心地为小黑准备单独的晚餐,那是一个温柔温馨的夜晚。“请你讲求风度,不要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的,我谢谢你。”

杜江,我在最后说,因为他是这其中活得最久的一个。不得不说,他最令我惊骇。他的恶仿佛是内在积蓄已久的潜能被激发了。砍了二十多刀,像表哥杀鸡那样,他掌握不好分寸,只能一刀一刀得去。他抛弃了她,俨然忘了昨日般的恩情,爱上了强奸。他将北方客砸的血肉模糊,丢下一句:“他说,我是童子鸡。”

欲望,驱使着一切,也驱使这一切,走向消亡。那过去的日子成为了thewastedtimes。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更多影评

推荐罗曼蒂克消亡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