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八月 7.1分

《八月》:旧时光留不住

北时一
《八月》正印证了那句话:“越私人、越迷人。”
导演张大磊是1982年生人,成长于电影描述的90年代初,他的少年时代是在内蒙古电影制片厂里的大院里度过的,恰好旁观了这个厂的繁荣、变革和衰败,他将这些独特的私人体验浓缩为电影里展现的那段旧时光,一个静谧的炎炎夏日,黑白影像下,时光定格了,可时光也终将改变了,就像八月一过,夏天就要结束了。

导演在拍他心底想拍的东西,而且拍的比较克制,不至于情怀泛滥。
影片一开始,一个老胡同里的吆喝声将人一下子拉回90年代的生活,一家三口围坐吃饭。母亲说起晓雷的小升初问题,就如同我们大多数人的小时候一样,母亲一心想让孩子读重点初中,父亲倒是不以为然,后面父亲问道:“为什么非要上重点中学呢?当初你也没上重点中学,现在也挺好,为人师表。”母亲就会反驳说:“你懂什么,现在不同了。”

时代确实不同了,这一年国企私有化改革,父亲这个角色还没有明确感到,未来属于他的安稳生活将要被颠覆,属于工人的最后荣光终将消逝,铁饭碗被打破,下岗潮来临,而他“还不肯低下他高贵的头颅”。全片父亲这个角色是最成功的,作为可以说是被时代遗弃的一批人,他有几分懦弱和无所适从,也有点倔...
显示全文
《八月》正印证了那句话:“越私人、越迷人。”
导演张大磊是1982年生人,成长于电影描述的90年代初,他的少年时代是在内蒙古电影制片厂里的大院里度过的,恰好旁观了这个厂的繁荣、变革和衰败,他将这些独特的私人体验浓缩为电影里展现的那段旧时光,一个静谧的炎炎夏日,黑白影像下,时光定格了,可时光也终将改变了,就像八月一过,夏天就要结束了。

导演在拍他心底想拍的东西,而且拍的比较克制,不至于情怀泛滥。
影片一开始,一个老胡同里的吆喝声将人一下子拉回90年代的生活,一家三口围坐吃饭。母亲说起晓雷的小升初问题,就如同我们大多数人的小时候一样,母亲一心想让孩子读重点初中,父亲倒是不以为然,后面父亲问道:“为什么非要上重点中学呢?当初你也没上重点中学,现在也挺好,为人师表。”母亲就会反驳说:“你懂什么,现在不同了。”

时代确实不同了,这一年国企私有化改革,父亲这个角色还没有明确感到,未来属于他的安稳生活将要被颠覆,属于工人的最后荣光终将消逝,铁饭碗被打破,下岗潮来临,而他“还不肯低下他高贵的头颅”。全片父亲这个角色是最成功的,作为可以说是被时代遗弃的一批人,他有几分懦弱和无所适从,也有点倔强逞强,几次强调说“我觉得没什么不同,真的,反正靠真本事吃饭嘛。”直到他作为电影厂的员工,看电影再也不能随便进,第一次被熟识的售票员催着买票,在这番有点窘迫的情境下,他终于意识到什么抓不住了,有些沮丧了。

与之相比作为儿子的晓雷,则更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他在那个八月无所事事,在家属大院里到处闲逛,旁观着大人们的生活,感受着遥远时光里的静和慢,成天挂个双节棍,幻想着自己武艺高强,看不惯对父母态度不好的人,幼稚地挥着他的双节棍有点无法无天。他想上三中也不是因为什么大志向,就只是觉得校服好看。父亲气他就那点出息,然而他乍看无忧无虑,又其实有一种孤独感萦绕着他。

一家三口中,母亲的角色刻画要弱一些,更偏向一个功能化的角色。总体而言,电影从小孩的视角出发,围绕着家庭生活展开,静谧怀旧的氛围中透露着一些温情,例如影片的后半段,一家人拍照留念,小雷抬起的手臂,似是揽住此时远走工作的父亲,这个画面让人动容。

但某种程度上,这份温情也粉饰掉了一些真实的残酷,因为它描述的那个时代那个地域的一些尖锐的东西都退居亲情背后点到即止,改革开放后中国一直秉持着国退民进的政策,国企体制改革,下岗减员增效、破产重组这些变革的背后有一批工人是在被牺牲掉的了,而如今中国经济腾飞,也说明改革是对的,那当时这批工人就理所应当被牺牲掉么?影片中晓雷的舅舅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嘲弄自己“几十年工龄换了一屋毛线。”就像写《少年巴比伦》的路内所说:“社会上的下岗工人还是很多,他们就像是一锅烧开的水,渐渐凉下来。”这个时代这些人这些故事已经被人遗忘,《八月》将之捡起来,呈现给我们,却又只是触到了表面,也许是导演本身就没有那份野心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八月的更多影评

推荐八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