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观影后过于激动的乱语

Sonata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关于菊仙
批斗时段小楼顺着红卫兵口口声声说菊仙是妓女,但她为自己赎了身,没带走花满楼一缕一线,她已是个自由人了。我看到这段几乎为她落下泪来,我想对人群大喊,她是个自由人了。
段对程提起菊仙时,说的是:“玩玩嘛”,另一头菊仙却将自己全部身家抛在桌上,只因为她相信她从楼上跳下去时,会有段小楼在那里接住她。
在文革的风暴里,她对段吐露自己的恐惧:我站在高楼上,我要往下跳,那里没有你。
一语成谶,触目惊心,意料之中。
段说她是妓女、说他不爱她时,她便直直坠落到了地上了。
这么一个聪明坚强果决的女人,站着走过了青楼、流产、战争、落魄,却在被软弱的男人抽去新生活的信念后果决地死去了。
窑姐永远都是窑姐。时代如走马灯似的转了几轮,老鸨的心理竟仍在人们心中扎着根。这多可怕。

关于蝶衣
被亲娘斩断手指送到戏班,抱着铺盖被所有人嘲笑,对于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很大的摧残,更何况是小豆子,因为一句窑子里的东西就二话不说烧掉铺盖的小豆子。现在想来早在那时已有了精神大于物质的程蝶衣存在着。
这时有人驱散起哄的群童、为你在炕上留一个位置、第二天坦坦荡荡地接受处罚、你被打手心...
显示全文
关于菊仙
批斗时段小楼顺着红卫兵口口声声说菊仙是妓女,但她为自己赎了身,没带走花满楼一缕一线,她已是个自由人了。我看到这段几乎为她落下泪来,我想对人群大喊,她是个自由人了。
段对程提起菊仙时,说的是:“玩玩嘛”,另一头菊仙却将自己全部身家抛在桌上,只因为她相信她从楼上跳下去时,会有段小楼在那里接住她。
在文革的风暴里,她对段吐露自己的恐惧:我站在高楼上,我要往下跳,那里没有你。
一语成谶,触目惊心,意料之中。
段说她是妓女、说他不爱她时,她便直直坠落到了地上了。
这么一个聪明坚强果决的女人,站着走过了青楼、流产、战争、落魄,却在被软弱的男人抽去新生活的信念后果决地死去了。
窑姐永远都是窑姐。时代如走马灯似的转了几轮,老鸨的心理竟仍在人们心中扎着根。这多可怕。

关于蝶衣
被亲娘斩断手指送到戏班,抱着铺盖被所有人嘲笑,对于任何孩子——甚至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很大的摧残,更何况是小豆子,因为一句窑子里的东西就二话不说烧掉铺盖的小豆子。现在想来早在那时已有了精神大于物质的程蝶衣存在着。
这时有人驱散起哄的群童、为你在炕上留一个位置、第二天坦坦荡荡地接受处罚、你被打手心后帮你洗澡、呵斥你不要让手沾水,很难不对他产生一点什么感情——这是雏鸟情结吗,可能有一点像吧。我的感觉是这种情感与性别无关,是在这人情冷漠世态炎凉的世界里对比自己强的角色的依赖结成的爱。
就小石头对小豆子的这点好,让程蝶衣念了段小楼一辈子。
段去找四爷保程时,菊仙对他说,咱们这次把他救出来,这欠他的就算清了。
对于蝶衣,却没有两清一说。他须得是从一而终,少一个时辰都不可以。倘若两清,那便是霸王别姬,姬别霸王,曲终人散。
当然对于小豆子和小石头,那时世界的尽头就是成角,成了角就算是熬出头了。小癞子口袋里装着糖葫芦在阵阵叫好声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就是成角啊,这得挨多少打啊……反观小豆子,拉着骂道“你离了小石头就不成”的小癞子回到戏班面对满园鸡飞狗跳,淡淡说一句:师父,你打我吧。出门时的小豆子已抱了一去不回的决心,那霸王一亮相,他想到的是谁?他的保护者,唱着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小石头。他本是男儿身,却为了他的霸王练成了女娇娥。他是戏痴戏疯子,小豆子相信小石头会成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那就是相信了。他在张太监似人更似鬼的注视下说,我要找我师哥。有希望才会有失望,他从宫里出来时甩开了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的小石头——我甚至盼着你来救我,你却连我身上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我以为二人的关系会就此冷了,谁知镜头一转已是二人功成名就时,程蝶衣哪还有怨恨的样子。即使我对你说剑你却对我说青楼。这时他相信霸王和虞姬是可以唱一辈子的。程在人群的簇拥下,耳旁忽而闪过几句冰糖葫芦的叫卖,他成了角了,但远未达到世界的尽头。
菊仙的出现第一次真正分隔开了霸王与虞姬,蝶衣对菊仙的态度一直极冷淡,是所有之物被抢走的恼怒吗、是对童年回忆的厌恶吗、是对出身的介怀吗。这个中情感对我来说太复杂,我也不懂了,虽然如此,但当蝶衣戒毒时神志不清地一遍遍说,娘,我冷,水都结成冰了,菊仙用戏服裹紧他,却是真的被感动到了。
除却戒毒与还剑,菊程二人剑拔弩张的状态非常明显。她们对段小楼都不可能让步,因为由于不同的原因她们已经不约而同地把生命的意义同这个男人结合在一起了。菊仙靠的是生活的爱情,就是想和段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对于程来说生活和戏是一体的,既然我是你的虞姬你是我的霸王,我们就应该从一而终。段则在二人之间优柔寡断徘徊不决,他要唱戏,又没有程的狂;要生活,又没有菊的慧。他莽撞却软弱,是个真实的男人。就是因为太真实,又运气太好,遇上了菊仙和蝶衣,才会惹人恨吧。
以及四子,可以说小豆子在非常脆弱的时候坚持救他是一种必然。到后来我也有过:“如果当初听师父的不救就好了”的念头,很快也打消了——不救那个孩子,蝶衣就不是那个蝶衣了,那个执拗善良的程蝶衣。惩罚用的水盆颠覆了,师道之不复可知矣。唉,难道劳动人民就没有权力欣赏真正的好京戏?当年喊着打倒所打倒的,现在想要一下子重塑工匠精神、伦理家庭,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看电影前就看过一段有名的评语:一个假霸王,两个真虞姬。蝶衣上了妆后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是阴柔都是美、都是戏都是情。他一偏头扬眉看看你,便能感觉到一种气势(在这里不得不佩服张国荣的演技了,我最后折服于蝶衣的裙䙓下就为这眉目间的一股气。剧照中看不太出来,这气势需要配合剧情和情感活着。唉,可以说是整形般的演技了!)。这是对戏的驾驭;菊仙的气势则在言语间,再以肢体语言加以暗示,竟把老于世故的袁四爷说得四平八稳有惊无险。而这两种气势,都是段小楼所缺乏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