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史上最长命的女主角:米拉·乔沃维奇

吴耀
《生化危机:终章》上映了。

说实话,没看。

但今天哥想聊一个人——《生化危机》的女主角米拉·乔沃维奇。

聊之前,先分享一个笑话。

在豆瓣《卓别林传》剧照里,排名第一的是这张。

米拉·乔沃维奇
米拉·乔沃维奇

漂亮吧?

下面的评论,有一句是这么说的。


这评论让我想起她的一套写真。

她画着浓妆,穿着女神的衣裙,美艳动人,但网友的评论却是:怎么看都像要去打丧尸。

类似的调侃还有很多,足以说明:《生化危机》是米拉演员生涯最成功的作品。

在接受时光网专访时米拉说:《生化危机》是第一个拍到第六部,以女性角色为主的系列片,这是时代的一部...
显示全文
《生化危机:终章》上映了。

说实话,没看。

但今天哥想聊一个人——《生化危机》的女主角米拉·乔沃维奇。

聊之前,先分享一个笑话。

在豆瓣《卓别林传》剧照里,排名第一的是这张。

米拉·乔沃维奇
米拉·乔沃维奇

漂亮吧?

下面的评论,有一句是这么说的。


这评论让我想起她的一套写真。

她画着浓妆,穿着女神的衣裙,美艳动人,但网友的评论却是:怎么看都像要去打丧尸。

类似的调侃还有很多,足以说明:《生化危机》是米拉演员生涯最成功的作品。

在接受时光网专访时米拉说:《生化危机》是第一个拍到第六部,以女性角色为主的系列片,这是时代的一部分。

这话吓我一跳,但仔细一想,《异形》也只拍到第四部,而主演西格尼·韦弗年纪大了,几乎不可能再出演。而米拉在《生化危机》,一口气打了六集,居然成了史上最长命的电影女主角。

真是能打。

细数她的作品,从影二十九年,将近五十部电影,但叫得响的,一只手数过来,几乎全是动作片。
 
《第五元素》《圣女贞德》《致命紫罗兰》《三个火枪手》
《第五元素》《圣女贞德》《致命紫罗兰》《三个火枪手》

影迷们叫她“女战神”,说她最适合演动作片,我深表同意。

首先她的脸,就很有侵略性。

棱角分明,线条硬朗,绿眼黑瞳,盯着你看时,像头野兽。


你一定见过这眼神。


其次她练武多年,不光拍戏前,平时也练,她曾说:

“相比去健身房健身,我更喜欢练武术,这样时间会过得更快。”


最后,她总演动作片,是因为她演技不够演别的类型啊!

网上对她的演技讨论不多,有褒有贬,从只言片语看出,她的粉丝,对她比较宽容,不太在乎演技,不是她粉丝的,则对她演技毫不留情,但也并不讨厌她。

哥觉得,米拉是很有魅力的明星,但不擅长演复杂的角色。

这要从她小时候说起。

一九七五年,米拉出生在乌克兰,五岁时,全家搬到美国。

她母亲也是演员。

母亲嘉琳娜·乔沃维奇
母亲嘉琳娜·乔沃维奇

本想在美国继续演戏,但事与愿违,只能做廉价零工,甚至在导演——布莱恩·徳·帕尔玛(《碟中谍》导演)家做过清洁工。

为了让米拉继承自己的事业,她教她演戏,送她去表演学校上课。

米拉成名,是在十一岁。

当时有个摄影师,叫理查德·阿斯顿,他为了给时尚品牌露华浓拍广告——“世界上最难忘的女人”,找到了米拉。


然后她成了模特,登各种封面,上各种T台,进入演艺圈,是顺理成章的事。

她的表演确实让人难忘,但靠的不是演技,而是美貌气质。

早期表演总结起来有两点,露和抽。

露指露身体,抽指抽烟。

先说露。

直到今天,网上还有这样的帖子,她的裸露史由来已久。


第一次当主演,是一九九一年的《重返蓝色珊瑚礁》,讲一个寡妇和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流落荒岛,后来两小孩长大,产生了爱情。

这部电影翻拍自八十年代性感女星——波姬·小丝的老片,看起来像亚当夏娃的故事。

《重返蓝色珊瑚礁》
《重返蓝色珊瑚礁》

目的很明显,再造一个性感尤物。

然而,这部电影的评价,远远输给原作。

也有人说,她是面瘫。


在这部电影,十六岁的米拉就开始犹抱琵笆半遮面,甚至有一场强奸戏。


然后在《卓别林传》,她演卓别林的第一个妻子,出场的方式,是穿着睡衣走向卓别林的床,当她坐下时,肩带自然滑落,非常诱惑。


《卓别林传》是冲奥大片,能在里面露脸,怎么都该引人瞩目吧?可第二年,她演了一个叫《年少轻狂》的电影,毫无疑问是片中最美的女演员。

可给她的镜头,大多是这样。



总是在角落,从不是镜头焦点。
好不容易有个正面镜头,她要唱歌,可是刚开腔,就给切掉了。


看来露了半天也没什么作用,她依然是个不起眼的小演员。
说完露,说抽。
米拉的早期作品,往往靠自身的边缘气质,进行本色表演,具体说来,就是老演不良少女,老抽烟。
在《年少轻狂》里,她一边弹吉他,一边抽烟。


在《单挑》里,她演一个妓女,抽烟。


在《百万美元酒店》,她还演一个妓女,还抽烟。


在《追风战警》,本来剧情没抽,但拍剧照时,摄影师就让她叼根烟。

《追风战警》截图
《追风战警》截图

《追风战警》剧照
《追风战警》剧照

真是想装正常人都不行。

这种边缘气质和她的经历有关。

米拉一家搬到美国是1981年,冷战后期,她作为东欧人,受到了很多排挤,她说:
“我被称作赤共或苏联间谍,我永远……永远……永远无法融入他们。”

于是她远离人群,在表演和书籍中成长。

少女时代的她很叛逆,十六岁演《年少轻狂》,就和片场一个叫肖恩·安德鲁斯的歌手恋爱结婚。

就是他
就是他

母亲觉得她太小,不同意,俩人只好离婚了。

米拉一生气就跑到欧洲,和各种摇滚歌手恋爱,还自己出了张专辑,叫《The Divine Comedy(神曲)》。


而且她吸毒,《年少轻狂》开场就是她和肖恩·安德鲁斯在汽车里卷大麻。

真是该做的都做了。

说实话,她的这种边缘形象,有种特别的时尚感。

但一旦飙起演技,就着急了。

比如她在《单挑》里演妓女,替殴打自己的皮条客辩解,争论时摇头晃脑、眼神空洞。


而小她六岁的娜塔莉·波曼在《偷心》里也演妓女,和人争吵时,脸上又是哭又是笑。吵到激动时,直接朝对方吐口水。

静图表达不便,欢迎去公众号看动图
静图表达不便,欢迎去公众号看动图

相比之下,米拉差得实在太远。

她也有演得不错的时候,在《第五元素》。

导演吕克·贝松,很会塑造外表强硬、内心柔软的女性。

这不正是米拉自己吗?为了演好角色,她接受了八个月演技和空手道训练。

结果她演的外星人从实验室逃出来,第一次看见峡谷般的巨型城市,她的眼里,夹杂着震惊、恐惧和无助。


《第五元素》让米拉当上了一线明星,戏一拍完,两人结婚了。

但之后《圣女贞德》又栽了。

因为她养成了滥用“仰头”的坏习惯。

所谓“仰头”,就是仰起头,微微地张嘴露牙,你要是常看她的电影,一定对这表情有印象。



这是模特的常用姿势,看起来很可爱,本身没什么问题。


但在《圣女贞德》里,她仰成了这样。


而且频率也太高了。



不管《圣女贞德》拍得怎么样,看她表演的人,往往有一种感觉:她演的有些过于神经质了。



同样是神经质,娜塔莉·波曼在二零一一年的《黑天鹅》,就完美演出了人物内心的变化。很多人说她突破了自我。


而米拉二零一一年,还在《幻影追凶》里仰头露牙,和过去没什么差别。


她在里面演一个脆弱的女人,但大伙的评价是:


所以说,米拉·乔沃维奇不擅长诠释复杂角色,演内心戏,她真不行。

但要说拿枪,娜塔莉·波曼是这个效果。

《拿起枪的简》
《拿起枪的简》

而米拉·乔沃维奇,是这个效果。


我坚决支持米拉拿枪的姿势更好看!

《圣女贞德》失败后,米拉和吕克·贝松离了婚,演了很多没名气的电影,几乎混不下去,甚至想回欧洲继续唱歌。

幸好与保罗·安德森相识结婚,在《生化危机》改变了自己的戏路。


如果她坚持挑战所谓的演技,我们的世界可能会多个烦人的阿姨,少了个帅气的“女战神”,她也会早早“死去”,不会成为史上最长命的女主角。

所以,如果想长命,别跟自己的短板较劲。


欢迎关注微信号:吴耀
欢迎关注微信号:吴耀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生化危机:终章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化危机:终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