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 沉默 7.6分

上帝不沉默——电影《沉默》(Silence,2016)批判

不寐之夜
这是死亡统治的世界,而且藉着伪造上帝的沉默实施统治。罗马书5:14阐明了一条非常深刻的真理:“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死怎样作王呢?一方面,罪人相杀,而且逼迫教会;另一方面,死亡的权势宣告在死亡事件中上帝根本不存在,甚至上帝在人间悲剧和信徒苦难中保持沉默。于是魔鬼藉着杀人和谎言成为世界的王。实际上霾国就是靠死亡统治的,于是所有的灵魂都失去了创造之尊严。中国人从未胜过死亡;日本人用死亡胜过了死亡;基督用复活胜过了死亡。然而让而我们感谢神,今天祂将我们的带到高山之癫,白云之上;藉着基督复活的形象彻底看清死亡的骗局和终局,并且展翅上腾。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们看穿了死亡,并且提前置身于死后的世界。所谓向死而生,先行到死,先行复活。

1、常识:当代以吕马

但魔鬼不甘心失败,它要继续捆绑教会。继续用死亡恐吓基督教和人类,继续制造假基督教。正如经上所记,它四处游行,寻找吞吃的人;它要用筛子筛门徒,让基督教在魔鬼、罪人、世界和死亡面前状若筛糠。不仅如此,它还要为基督教的屁滚尿流安排一些冠名堂皇的理由,让...
显示全文
这是死亡统治的世界,而且藉着伪造上帝的沉默实施统治。罗马书5:14阐明了一条非常深刻的真理:“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死怎样作王呢?一方面,罪人相杀,而且逼迫教会;另一方面,死亡的权势宣告在死亡事件中上帝根本不存在,甚至上帝在人间悲剧和信徒苦难中保持沉默。于是魔鬼藉着杀人和谎言成为世界的王。实际上霾国就是靠死亡统治的,于是所有的灵魂都失去了创造之尊严。中国人从未胜过死亡;日本人用死亡胜过了死亡;基督用复活胜过了死亡。然而让而我们感谢神,今天祂将我们的带到高山之癫,白云之上;藉着基督复活的形象彻底看清死亡的骗局和终局,并且展翅上腾。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们看穿了死亡,并且提前置身于死后的世界。所谓向死而生,先行到死,先行复活。

1、常识:当代以吕马

但魔鬼不甘心失败,它要继续捆绑教会。继续用死亡恐吓基督教和人类,继续制造假基督教。正如经上所记,它四处游行,寻找吞吃的人;它要用筛子筛门徒,让基督教在魔鬼、罪人、世界和死亡面前状若筛糠。不仅如此,它还要为基督教的屁滚尿流安排一些冠名堂皇的理由,让当代教会可以心安理得地在众人面前,在基督形象上吐口水,而且踏上肮脏的咸猪手,直至靠“内在的真实”装神弄鬼。实际上它用作卖主的犹大诱惑彼得:你要把三次否认主的人道主义事业,粉饰在佛教的心学欺诈中,卖主到底。这是电影《沉默》(Silence,2016)的目的,因此我们今天应该依靠山上的样式让这场现代性的死亡讹诈烟消云散。2017年,我们的上帝绝不沉默,祂曾经在广岛长崎振动天地,如今正在震动天地。

《沉默》不是什么新鲜事:“8只是那行法术的以吕马,(这名翻出来就是行法术的意思)敌挡使徒,要叫方伯不信真道。9扫罗又名保罗,被圣灵充满定睛看他,10说,你这充满各样诡诈奸恶,魔鬼的儿子,众善的仇敌,你混乱主的正道还不止住吗?11现在主的手加在你身上。你要瞎眼,暂且不见日光。他的眼睛立刻昏蒙黑暗,四下里求人拉着手领他”(使徒行传13:8-11)。山脚下住在非利士人,或者日本人和美国人,他们甚至在欣嫩子谷联合炮制了《沉默》。他们用怪异的教训教导我们在这末世丧胆,而且还用怪异的教训给我们提供虚假的良心安慰:“他们轻轻忽忽地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耶利米书6:14)。从基督教那边传来的喝彩声只能说明,魔鬼文化更为深刻的假冒伪善捆绑了很多人:“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创世纪3:1)。

但我并非不晓得它的诡计。所以在我破碎这张面具之前,不得不先强调三个常识问题。第一、我从不在逼迫、死亡和罪面前唱高调。我承认如果在幕府时代,我不一定比他们做得好。但是第二、我也不想夸张一种自表的谦卑(歌罗西书2:23),我不认为我就一定也如此失败。因为我深信那与彼得和保罗以及300年殉道者同在的基督,也必然按祂的应许与我同在(马太福音28:20)。而主耶稣的同在必然能够带领我们在人前为祂做得胜的见证。而且这更是主的应许:“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书10:13)。第三、我反对圣像崇拜,但是故意践踏神像又自诩爱神爱人,不过是另外一种自我崇拜和自欺欺人的谎言。谁都知道圣象不是神,但你践踏圣象就是一种象征性的行动,就是在人前否认基督,正如耶稣清清楚楚所警告的:

“31从此他教训他们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过三天复活。32耶稣明明地说这话,彼得就拉着他,劝他。33耶稣转过来,看着门徒,就责备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34于是叫众人和门徒来,对他们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35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灵魂下同)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36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37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38凡在这淫乱罪恶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他父的荣耀里,同圣天使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马可福音8:31-38)。

2、真理:沉默的谎言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主对我们这样的要求是否是没有怜悯的心肠,是否在勉强我们承受自己不能承受的重担,而自己却置身事外?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神,至少上帝在人的苦难之中根本不在场,在基督徒的殉道中完全沉默无言?不!这一切都是《沉默》散布出来的谎言,而且清清楚楚是魔鬼的谎言。我们今天的证道信息(马太福音7:1-9)足以拆毁这一切谎言,并将而我们带到平安喜乐的真理之路上。

第一、我们所信的上帝绝对不是沉默的上帝,正相反,我们的神是说话的神,是在神说中创天天地和救赎教会的神。至少,我们拥有的圣经就是神说最伟大的见证。但是,一切异教和无神论者传扬天地寂寞,上帝无言。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些极端宗教甚至用圣战或人说取代神说。原因很简单,他们的神是假神。而影片的编剧和导演从根本上说,是印度中国日本或希腊文化影响的人,他们从根本上不相信圣经启示的上帝,从未认识对人类说话的神。而且,他们用自己的不信改造了影片之中的主人公和基督徒。悲剧在于,这些远东异教徒和后现代科教徒,只能将看见和听见理解为肉眼的看见和肉耳朵的听见,对何谓灵里的看一无所知(启示录4:1-3)。那么他们到底是怎样“看见”进化过程的呢?

第二、我们所信仰的神不仅是说话的神,而且一定是在苦难中向信徒说话、与信徒同在的神。基督怎样向使徒或历代圣徒说话,陪同和带领他们在监狱和刑场上,也必然怎样与今天的基督徒同在。而且基督的同在必然让任何一位为主殉道的人可以胜过他们所要面对的灾难。而这一常识,《沉默》的编剧和导演是完全无知的。上帝呼唤山洞里的以利亚,上帝旋风中回应约伯,司提反看见了天上的基督;我也相信彼得和保罗殉道之时必然因为同样的看见和听见而充满了平安……一个没有正常教会生活的编剧或假基督徒,不可能听见神说(远藤周作);一个没有正常婚姻生活的导演或真外邦人,不可能相信神说(马丁·斯科塞斯)。当然,天主教的一些传统也要反省:没有圣经,没有圣道,只有圣物,必然上帝无声。

第三、《沉默》对日本殉道者的真实历史释放了全面灰蓝色的烟雾,影片基本上将殉道塑造成灰暗、被动和绝望、勉强的牺牲,甚至是无意义的愚昧行动。但这不完全是事实。历史上长崎教难有著名的“二十六圣人”;其中耶稣会士三木保罗带领会众甘愿为主受苦,从容就义。史载“行刑之日,西坂山丘上竟有4000人围观”。即使残酷的“踏绘”事件也没有消灭真正的殉道者,而更多基督徒转入地下继续坚持信仰生活,一直到二战之后,远东300年的大逼迫即使在日本,也根本没有消灭教会。《沉默》实际上用所谓人性的悲悯在侮辱殉道者,我们不需要这种人本主义的可怜。可怜殉道者的人才是真正的可怜人。这一点正如主耶稣所说的:“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路加福音24:28)。下山之后的彼得和约翰怎样作见证呢:“他们离开公会,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使徒行传5:41)。可怜牧者和殉道者的外邦人才是真正可怜的。

第四、这是一个神学谎言:为了拯救别人生命而践踏别耶稣圣象,将外在信仰归回内在坚持。这不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基督教历史上一切教难都可以避免了,任何卖主的犹大和三次否认基督的彼得都可以成为信仰英雄。然而这是两个颠覆不灭的事实。一方面,任何一个真正的基督徒都准备好了为主牺牲,而且以为荣耀;因为我们看见了山上的基督。另一方面,我们从不否认人是软弱的,但是,软弱是怜悯的对象,绝不是夸耀的资本,更不是自义的根据。你是基督徒,你甚至可以因为害怕而一时否认主名(求神怜悯,祂怜悯了三次否认主的彼得);但是,你若将你的软弱粉饰成真信,甚至比真的还真;你要拆毁形式正义和圣礼型教会的恶谋,就昭然若揭了。

3、史实:远东的呼唤

《沉默》是乌撒的手,但又瞎又聋的文人戏子后面,站着魔鬼的狡猾。而我一直有这样的看见:魔鬼在西方的高山上被击退之后,在远东,特别是在远东最远的地方——日本——精心建造了拦阻基督福音最后的防线。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教难史中,基督新教(主要是英国-荷兰的加尔文宗)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日本的四百年大逼迫(1453-1853),以及日本四百年的崛起,不过是魔鬼在近代和现代面对福音建立的“基地组织”而已。不仅如此,日本代表东方和正在东方化的西方,一起宣告上帝是沉默的上帝,因此,神道(人可以像神)才是当今的普世价值。

现代的东方从根本上是日本文化领导的东方,“大东亚梦”不仅没有因为日本投降而破碎,反而因为下面四个事实在继续统治远东乃至世界:第一、印度和中国的神道思想唯有在日本获得了精致而持久的宗教形态。第二、从近代到当代一切的中国梦,归根结底是明治维新的模仿和翻版。第三、没有日本人就没有……,这是清清楚楚的事实。第四、日本如今仍然是西方和东方的边界线,是都成肉身的救赎与肉身成道吃人的切线。在那里继续孕育着未来更为惨烈的黑云。然而问题是,上帝不仅不是沉默的上帝,即使在远东,甚至在佩刀的日本,上帝一直在场,而且声如雷霆: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

电影《沉默》启示了一个重要的神学事实。上帝不仅没有在300年日本大逼迫中沉默,而且同样表现出300年对日本罪人的忍耐和怜悯;同样表现出对日本罪人公义的审判和义怒。《沉默》清清楚楚告诉我们两大事实:第一,日本教难的实质是神道与圣道,或肉身成道与道成肉身之间的根本对立。第二、日本教难最惨烈的的刑场就是长崎;而长崎恰恰是原子弹爆炸的地方。而广岛,乃是启动教难一些日本维新领袖的基地(毛利辉元、德川家康、浅野氏等);甲午战争期间,广岛则充当了日军的主要供给与后勤基地;二战期间,广岛师团(第五师团、板垣师团)是侵华日军的精锐。我们并非不同情核子武器的受害者,但他们自己残害人,而他们的受害同样让我们在上帝面前颤栗不已。上帝在日本用两种方式说话:第一、藉着教会将真道传给整个民族;第二、藉着原子弹的云柱审判了整个日本民族。而这一真理,神说如此:“26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27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28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29何况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30因为我们知道谁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又说,主要审判他的百姓。31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希伯来书10:26-31)。

圣经启示了“山上之云”的含义。而长崎的蘑菇云将所多玛的硫磺与火,和埃及法老和军队面对的云柱连成一体。历史是祂的故事,东方和西方不再有什么秘密,上帝在任何地方都没有沉默。如果耶和华不给这些罪人留有怜悯,日本列岛早就像所多玛蛾摩拉一样一片焦土了。而神的怜悯也因为那里有祂自己的儿女,就是那些默默无声被杀害的牧者和平信徒;就是在300年继续坚持聚会的子民。当年,上帝为亚伯拉罕的缘故存留了罗得一家的生命,如今也为殉道者的缘故存留了战后的日本和整个远东。那从不沉默的上帝今天仍然这样呼喊每一个地球人:“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创世纪19:17)。主在山上。

亲爱的弟兄姐妹,这世界没有“硬土”。“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虫。他铺张穹苍如幔子,展开诸天如可住的帐棚”(以赛亚书40:22)。上帝不仅对日本说话,也对中国和美国说话,对全人类说话。2017年,我在天涯地角的上空远远地看见,黑云正缓缓降临。在远东最为厚重的地方叫雾霾。那些继续撒谎宣称上帝沉默的民族和个人更加有祸了,只是“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创世纪15:16)。我指着霾国古往今来的祸患看见,前面的灾变将是空前的,有最黑暗的乌云已经向“祖国”启程:神道文化过犹不及(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暗室生辉),丰臣秀吉断子绝孙(政治和金钱成为上帝和宗教;万世一系)。武士与维新,两种武士而已。日本在唐朝结束的时候已经抛弃了中国模式和中国文字,刘老侠在日本的武士和幕府文化中长出了骨头。只是枯骨还不是生命。愿大有怜悯的神使用我们建造山上之城。阿门。

原文:http://blog.ifeng.com/article/46964745.html
更多影评:http://blog.ifeng.com/1247038.html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沉默的更多影评

推荐沉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