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几个人物

灵乌
2017-02-26 01:07:42
看完了《人间正道是沧桑》啊。真是沧桑,几乎是一部民国史的投射了。
“人间正道是沧桑”一句出自毛泽东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盖世英雄,得意之时,蓦然回首,黯然神伤。那一瞬间,诗人的灵魂喷薄而出。就要得到天下,然而夺天下又算是什么成功。千辛万苦消灭了敌人,而现在又要消灭什么,才能造就一个完美的世道?他没有办法。拔剑四顾,心生茫然。天若有情天亦老啊,但其实天总无情;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人世间总无长久,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啊。
这个故事大概也是这样。壮怀激烈之士,有一天会怅然老去;热血激昂的世道,也终归于疲惫茫然。可是,当理想消亡的时候啊,那些被理想、立场、命运分离的人们,还是只好无奈地相忘江湖。是非成败,转瞬成空;王侯将相,魂归尘土。天道那么无情,矛盾纷争的人们,总也没有个胜利者啊。与恶魔战斗的人,总是要么牺牲,要么成为恶魔。这样,我私心里常常更偏爱那些没有成为胜利者的人,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我最爱中间派。剧中的中间派,大约说的就是董建昌和杨立华。当然他们两个也有所不同。董建昌是一方诸侯,总不出头,不是投这儿就是靠那儿。他实用主义,看似见风使舵,其实总有良心。而立华


...
显示全文
看完了《人间正道是沧桑》啊。真是沧桑,几乎是一部民国史的投射了。
“人间正道是沧桑”一句出自毛泽东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盖世英雄,得意之时,蓦然回首,黯然神伤。那一瞬间,诗人的灵魂喷薄而出。就要得到天下,然而夺天下又算是什么成功。千辛万苦消灭了敌人,而现在又要消灭什么,才能造就一个完美的世道?他没有办法。拔剑四顾,心生茫然。天若有情天亦老啊,但其实天总无情;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人世间总无长久,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啊。
这个故事大概也是这样。壮怀激烈之士,有一天会怅然老去;热血激昂的世道,也终归于疲惫茫然。可是,当理想消亡的时候啊,那些被理想、立场、命运分离的人们,还是只好无奈地相忘江湖。是非成败,转瞬成空;王侯将相,魂归尘土。天道那么无情,矛盾纷争的人们,总也没有个胜利者啊。与恶魔战斗的人,总是要么牺牲,要么成为恶魔。这样,我私心里常常更偏爱那些没有成为胜利者的人,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我最爱中间派。剧中的中间派,大约说的就是董建昌和杨立华。当然他们两个也有所不同。董建昌是一方诸侯,总不出头,不是投这儿就是靠那儿。他实用主义,看似见风使舵,其实总有良心。而立华仍然是个理想主义者。她不仅守得住大是大非,也常常谨记小善小恶。她批评国民党的政策,却也明白共产党的世界不是天堂,她行事自有一套准则。立华是真正的孤独者,她没有派系,没有力量,没有大道理。她是不断努力做着一点一滴贡献、到头来无用的人。董建昌给了她清醒,使她没有成为共产党。是董塑造了她,而她终于也超越了董,有理想而不极端,中庸而不庸俗。
中间派常常名声不好,两边人都不以他们为自己人,而把他们当作可以拉拢利用的墙头草。力量不够就放下成见团结之,成功了也未尝不可秋后算账一脚踢开。都说墙头草,随风倒,可人们常常忘了,墙头草的根扎在墙上,墙头就是它的立场啊。两党的死忠都难免失之偏狭,容不下一点异见。那种情况下,党派不能统一意志,就无力战胜敌人;然而统一意志,就是早在打败敌人之前,先打败了自己陷于盲目。而中间派是这个国家的清醒和良心啊。可惜,中间派常常只能依附他人,苦乐由不得自己。
当然我也爱瞿恩,他死得早,就保留了所有美好的想象。他聪明有学问,理智从容,心怀天下,他勇敢地死去,他勤恳地活着。我常想立青从不是共产党的追随者,而只是瞿恩的追随者吧。只可惜他还是成为不了瞿恩。瞿恩死去的时候,蒋介石好心给他黄埔礼遇,让他走得体面。那时他对来送行的黄埔毕业生们说,死亡实在是一件太私人的事情了。他谢过了他们,还是要一个人上路。当他走向刑场时,伴着的是独奏《国际歌》的号音。《国际歌》常常是万众志气的,可这时却孤独空寂。美极了。这是最后的斗争,忘记团结,孑然独行,到明天。身在派别之中,能够孤独死去,死在敌人手里,并得到敌人的敬意,也算是好下场了吧。
至于立仁和立青两兄弟,我是偏爱立仁多些的。立仁深沉隐忍,即使做了坏的决定,也是当时的理智思索所得。立仁从不停止纠结。而立青常常只凭本能,他就算选对了也只是由着性子行事。本就已经落于下乘了,偏偏又没长一张天真烂漫的脸,很是别扭,很是别扭啊。
以上。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间正道是沧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