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之城 爱乐之城 8.4分

爱情应该是存在的副产品

反山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爱乐之城是一部好电影,但我不打算为它写影评了。只想谈谈其中我最喜欢的一场戏,如果不是因为国际左派大师齐泽克的文章,这些文字我也不会写,毕竟,面对一部堪称完美的电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这场戏就是,石头姐面试结束后,和高司令在长椅的对话。

我一直认为这场戏是整部电影最重要的部分,两个人的感情已经遇到了一些问题,但倘若要恢复的话,问题不大。表面上看,高司令没有特别热烈地回应石头姐的问题“我们到哪了”——高司令第一个回答“在纽约”,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但其实,他的内心有意识地在忽视这个问题。

因为在高司令的眼中,我们到哪了,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自己必须在路上。这并不是我的臆想,而是两个人恋爱的基础建构在:在对方的解放——也即真正的爱情建立在让对方获得主体意识,活得更自我。在高司令的眼中,如果你面临一个成就你事业的机会,你必须全力以赴,你必须不顾一切代价,抛弃我没关系,我甚至主张你独自走下去。

在这里,高司令并不是狭隘地让石头姐为名利去吧,如果有个机会是让石头姐做投行经理,给她一百万一年放弃演员梦,高司令一定会旗帜鲜明地拒绝。在这里,石头姐去巴黎,是成就...

显示全文

爱乐之城是一部好电影,但我不打算为它写影评了。只想谈谈其中我最喜欢的一场戏,如果不是因为国际左派大师齐泽克的文章,这些文字我也不会写,毕竟,面对一部堪称完美的电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这场戏就是,石头姐面试结束后,和高司令在长椅的对话。

我一直认为这场戏是整部电影最重要的部分,两个人的感情已经遇到了一些问题,但倘若要恢复的话,问题不大。表面上看,高司令没有特别热烈地回应石头姐的问题“我们到哪了”——高司令第一个回答“在纽约”,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但其实,他的内心有意识地在忽视这个问题。

因为在高司令的眼中,我们到哪了,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自己必须在路上。这并不是我的臆想,而是两个人恋爱的基础建构在:在对方的解放——也即真正的爱情建立在让对方获得主体意识,活得更自我。在高司令的眼中,如果你面临一个成就你事业的机会,你必须全力以赴,你必须不顾一切代价,抛弃我没关系,我甚至主张你独自走下去。

在这里,高司令并不是狭隘地让石头姐为名利去吧,如果有个机会是让石头姐做投行经理,给她一百万一年放弃演员梦,高司令一定会旗帜鲜明地拒绝。在这里,石头姐去巴黎,是成就自己艺术的必经阶段。高司令和石头姐都明白,“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甚至于爱情在艺术面前,也只能让步。这不是我们对爱情不忠贞,而是爱情本来就是矛盾的,短暂的。他们爱对方甚于爱自己,爱艺术也甚于爱自己,为了对方,自己是可以过孤独的,或者没有对方的生活。艺术在这也可以替换成别的,只要是对方存在的根本。

石头姐同样也明白,在高司令被流行爵士乐带走的时候(流行爵士乐未必就不好,约翰传奇说的话,其实动摇了高司令,高司令的改变不仅是为了养家糊口,更是内心的摇摆),石头姐问的问题是你喜欢你现在做的音乐吗,而不是,你为什么不来陪我。她在乎的是,怕高司令动摇了自己的存在。

清醒的人谈恋爱,就像两个上帝视角的读者,明知道结局会怎么样,仍然愿意飞蛾扑火,这大概是爱情最美好的地方。至于为什么爱情没有好结局,是矛盾的,是因为爱情正是建构在双方激发出对方的个人主体意识上,一旦主体意识被激发,终将分道扬镳,互相忍让不是爱情。试想,哪里有独立意识过强的部分组成的紧密共同体?

所以齐泽克认为,爱情应该保留自己副产品的位置。这点,我同意,而且这并非贬低,它是“某种我们配不上的恩赐。”

最后那十分钟的回顾,并不是最重要的,更不是烂俗,只是戏剧需要和人之常情,爱情本就有这样朴素的愿望,何况这个视角来自于女方,相对更成功一点的女方,也很幸福的女方,这十分钟,可能也恰好告诉我们,两个人即使在一起,也未必就幸福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乐之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爱乐之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