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德勒的名单》——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全世界 2017/2/24

思無邪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辛德勒的名单》——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全世界 2017/2/24
生存!生存!
女人用针戳皮自己的手指,挤出鲜血,涂抹在脸上,好让自己看起来面色红润些,健康些,好不被检查的医生淘汰,送到集中营被毒气毒死。筛选后,当她们被命令穿好衣服回到营房时,她们互相拥抱庆贺自己保住了性命,但与此同时,几辆军用大卡车陆续从后方开出来,上面站满了她们的孩子。原本沉浸在喜悦中的男人女人瞬间炸开了锅,发疯了似的冲卡车奔去,德军拿着枪紧紧拦住他们的“劳动力”。
在生存面前,没有道德。
逃脱德军控制的小男孩想要找一处地方躲避。他几乎跑遍了每个可以藏身的地下室,但藏在里面的孩子都说,“这里已经满了,没有你的位置,你快走吧。”最后他被迫跳到了几乎淹到他脖子的粪池里藏身,他抬头,里面也躲着三五个孩子,他们却说,“这是我们的地盘!”男孩目光呆滞,几乎半张脸都糊上了粪水,一个孤零零的站在粪池里,空洞的眼神望向对面的孩子。
我当时一个念头想:都是孩子啊,为什么不给同伴留条活路呢?可是我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在生存面前,哪有同伴可言?人性中,保命才最是要紧的。哪怕是五六岁的孩子也懂得这个道理,因为他们在集中营,看懂了生死。...
显示全文
《辛德勒的名单》——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全世界 2017/2/24
生存!生存!
女人用针戳皮自己的手指,挤出鲜血,涂抹在脸上,好让自己看起来面色红润些,健康些,好不被检查的医生淘汰,送到集中营被毒气毒死。筛选后,当她们被命令穿好衣服回到营房时,她们互相拥抱庆贺自己保住了性命,但与此同时,几辆军用大卡车陆续从后方开出来,上面站满了她们的孩子。原本沉浸在喜悦中的男人女人瞬间炸开了锅,发疯了似的冲卡车奔去,德军拿着枪紧紧拦住他们的“劳动力”。
在生存面前,没有道德。
逃脱德军控制的小男孩想要找一处地方躲避。他几乎跑遍了每个可以藏身的地下室,但藏在里面的孩子都说,“这里已经满了,没有你的位置,你快走吧。”最后他被迫跳到了几乎淹到他脖子的粪池里藏身,他抬头,里面也躲着三五个孩子,他们却说,“这是我们的地盘!”男孩目光呆滞,几乎半张脸都糊上了粪水,一个孤零零的站在粪池里,空洞的眼神望向对面的孩子。
我当时一个念头想:都是孩子啊,为什么不给同伴留条活路呢?可是我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在生存面前,哪有同伴可言?人性中,保命才最是要紧的。哪怕是五六岁的孩子也懂得这个道理,因为他们在集中营,看懂了生死。我突然又觉得可悲了,是怎样的现实才能让他们明白这一道理?我不敢想象,实际不必想象,影片里已经将其部分剖开,真真正正呈现在人面前了。
老舍先生在《宗月大师》中写道:“贫穷比爱心更有力量。”,相同的,生存远比道德更有力量。
最直观的最细腻的生存欲望体现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片段。
辛德勒名单上的女人和女童被错误地送到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当她们浑然不知的时候愉快地讨论着犹太式特色饭菜,在列车行驶的过程中,海伦透过窗口看到了在雪地里玩耍的孩子,其中一个男孩朝她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海伦有些害怕。女人列车上愉快轻松的画风从此开始渐渐逆转。大家似乎都意识到了不同,渐渐安静了下来。
下了列车后,海伦不断看向巨大的冒着白烟的烟囱亦渲染了这地诡异的接近死亡的气氛。女人和女童被剪掉长发,脱光衣服,被驱赶进封闭的大房间。一定是毒气室了。我心想,同她们所有人想的一样。灯光突然灭掉,女人们的尖叫声哭号声此起彼伏,我的心同她们一起起伏,灯光再次打开,每个人脸上或惊恐、或痛苦的表情让我心痛,她们瞪大了眼睛、呼吸越来越急促,紧紧盯住上面会喷出来什么东西。一个花洒开了,水喷了出来,紧接着几个花洒陆陆续续都喷洒出了水,她们一开始尖叫着,躲避着,渐渐伸手去触摸水,张开嘴巴去感受水,她们脸上的表情是满足的,甚至是喜悦的,镜头特写给了一双手,一双伸高了去感触喷洒出来的水的手,光线很亮,折射得那双手也纤细亮白,对生的渴望及喜悦满满的从指尖溢出来。
那双被白光打得发亮的手,那闪耀着的生命之光高尚得几乎让词汇匮乏的我搜不出任何言词去赞美,久久印在我的脑海中,可那光又刺得我疼,脑仁儿疼,似芒针,心疼。
纳粹司令与犹太女佣
红衣小女孩是这部黑白影片中唯一的亮点(此处的亮点单指颜色鲜亮),亦成了该影片的经典片段。且恕我眼拙,我并没有从中觉悟什么。但我却想细细谈谈另外一条线,不多人提及却令我印象深刻——纳粹司令阿蒙与犹太女佣海伦。
海伦是个漂亮的女人,漂亮的犹太女人。纳粹司令阿蒙在山腰建造别墅,需要女佣,他亲自从一列女人中挑选了海伦。海伦浑身颤抖着,成为了被选中的女人。
从海伦与辛德勒在地下室的交谈中,我们知道,起初,阿蒙经常打骂她,但在辛德勒眼中却发现了阿蒙对海伦的不同之处。阿蒙对海伦潜藏的爱意如辛德勒预料一般。有一天,司令突然到了地下室,看见了刚洗完澡出来的女佣,觉得她十分美丽,被她深深吸引住。他忘记了种族,忘记了战争,他内心零星且真挚的爱怜点燃了他与海伦之间的火花。
“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你们犹太人根本不算是人。”
“他们将你们喻为蛇、虫、鼠、蚁。”
“这是…这是老鼠的面孔吗。”
“这是老鼠的眼睛?”
“我对你有感情,海伦。”
他的眼神充满了柔情,温柔地抚摸着她美丽的脸庞,他即将吻上她了,就差几厘米,几秒钟。
“不。我不可能这样想。”
他的语气仍旧温和轻柔,但他的灵魂像是被惊醒了一般。
“你这个犹太贱人。差一点引诱我上钩,对不对?”
下一秒,伸手狠狠地抽了海伦一巴掌,不断地扇她,将愤怒地将她摔向床,紧接着推倒放满玻璃的架子,狠狠砸在她身上。
分别在犹太夫妇结婚与辛德勒生日宴会的画面中穿插着海伦遭阿蒙殴打的画面。
沉浸在柔情中的我仿佛也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但司令先前温柔地抚摸着海伦脸庞时说的话让我十分动容。
“错误不在于,不在于我们。”
“而是这形势,造成了现在。”(原话:It is this.为了中文通顺,将THIS根据语境译为形势。)
这令我想起了后来纳粹高官同辛德勒说的话,“犹太人没有未来,他们没有未来。这不是反犹太的话,这是现行的政策。”
是这,THIS,造成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是战争?是形势?是疯狂的人性?兴许是我领悟仍不够,觉悟还不深,我确实难以捕捉到那究竟是什么。
犹太人有什么罪?没有。德军有什么罪?是。他们亲手残害了数以万计的无辜生命。但谁都无法否认,他们,无论是犹太人或德军甚至纳粹,都是战争的受害者。
战争一旦被发起,无论是发起人或者受攻击方,最终都是受害人。无论是哪一方获胜,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赢”,他们捍卫了自己的国家、领土、人民,但他们也失去了许多,比如数以千万计士兵、平民的生命。战争是罪恶的。这句话是完全正确的。如何从充斥着罪恶的战争中出淤泥而不染?不可能。就如同两块布同时落入了篝火,最后火熄灭了,即使布料没有被焚尽,但却都是残损且破烂不堪的,比一比哪一块相对完整些,那就是胜者。
辛德勒与司令一同在天台喝酒时谈起权力,什么是权力?
“当你有能力去杀死一个人的时候,你饶恕他,这就是权力。”
辛德勒还举了一个国王的例子,一个人犯了罪被押送至国王面前,那个人知道他必死无疑,但国王轻轻挥挥手,说了一句“我饶恕你”,那人被释放了。
什么是权力,这就是权力。我们都知道如来佛祖法力无边,仅用一掌就能够将大闹天宫的孙猴子压在五指山下无法动弹。佛祖没有杀了孙悟空,佛祖究竟能不能真正杀死孙悟空我在这里不多做辩论,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但他却饶恕了孙悟空,只将他压在五指山下叫他等待师傅来护他取经去。能够轻易夺走一个人的性命并不叫权力,真正的权力是可以杀了他却偏偏留他一条命。
“你喝醉了。”司令这样回答他。
辛德勒却十分清醒,靠近司令又重复了一遍,吐字清晰,“这才是真正的权力。”
司令或许确实认为这番话有一定的道理,在接连两天佣人做错事的时候,他都压下了自己的怒火,面部僵硬地说,“我饶恕你。”但就在他刚刚饶恕了一个为自己清理浴缸的男孩之后,他透过镜子看着自己,那双眼睛锋利,像要直达灵魂深处一般。紧接着他又提起枪,第三枪的时候射中了那男孩的脑袋,那男孩死在了空旷的山地上,立刻有士兵来把他拖走。
我想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果然是根深蒂固了的,在心里扎了根就难以拔除。
在辛德勒的名单的最后一行,为海伦留下了空白,起初阿蒙司令并不愿意让她离开。
“我要带她回维也纳,我要和她白头偕老。”
他甚至这样说。我险些信了,就如同那个接近的吻一般。我想,虽然他杀人无数,心中总有一丝丝的爱。
但辛德勒告诉他,这绝不可能。司令也话锋突转。
“当然,我不能那么做,但我想这么做。”
“如果我是个男人,我就把她带到林子里,给她的头来一枪。”
我又似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
当我看到海伦走到记录员面前报出自己的名字时,我知道,德军司令还是放她还是离开了。但她的命运远不止如此。
海伦最终活了下来。
阿蒙被判处绞刑,他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希特勒万岁。”
那一刻,我想,也就这样了吧。无论我再如何想象,他们之间也是缘尽于此了。我又有些惋惜,如果在和平的年代,他们或许会成为朋友甚至眷侣。
焚烧超过一万死尸
1944年4月,朱贾瓦科卡,D部门命令葛斯少尉挖掘出一万多具尸体并焚化,是普拉邵及科拉科犹太区被屠杀的犹太人尸体。几百甚至上千的犹太奴隶在德军的监督下,在空地上将他们同胞的干硬的尸体挖出来数以万计的犹太人尸体被挖出来统一焚烧,臭气熏天,一车又一车的干硬的尸体被倾倒进焚烧坑,德军将令都捂住了鼻子走得很远,其中,有个尸体身上套着破烂的鲜红的裙子,被装进推车,推着路过辛德勒面前,他愣住了,他的目光中带着震惊,他清晰的记得那穿着小红裙的女孩,在队伍中逃跑,躲进了一处房屋的床下。可他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丧心病狂,拿着医用听诊器在隔着天花板探测上面的是否有心跳声,将所有藏在地下室、钢琴、柜子、床底的人统统扫射,不留一条活口。在那黑夜中,栋栋楼房的窗口时不时闪亮着,那不是灯光,而是机枪射击的迸射的火花。钢琴声呈紧迫之势,夹杂着噼里啪啦的枪声,形成了独特的交响乐。
一名德军将领令我印象深刻。在焚尸场,他站在万千被焚毁的干尸面前嘶吼着,嚎叫着,瞪大了双眼向活着的人们叫喊,指着身后堆积如山的燃着火苗的尸体,像疯了一样。他的嘶吼声让我难以忘怀,我认为那是像是一种宣泄。宣泄什么呢?愤怒?悲伤?或许都有。真的疯了,我相信在那种地步但凡有一丝丝良知的人都会被逼疯。这令我想起臧克家的一首诗:有的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想那拼命嘶吼的德军将领属于前者,他活着,但他的良知死了,心死了,他的灵魂也死了,徒留一具肉体,就如同他身后的千万死尸一般,唯独他可以动弹,行走,射击,但他仅剩的肉体却无处安放。
结语
看完《辛德勒的名单》,我就在思考,战争既然如此罪恶,那为什么还要发动它呢?究竟为什么要发动战争让我有十二万分的困惑。
杀人屠城如同野蛮人一般,堆积如山的散发着恶臭的尸体,一夜间工厂的几百名员工统统消失,一枪击毙三四个人。这样的场景听起来觉得可怕但似乎又离我们很遥远,我们毕竟是没有真正见识过战争的人,无法切身体会它的可怕之处。
“我是纳粹党员,也是一个军火制造商,我还非法的奴役俘虏替我做工,我现在已经是一个罪犯。在今晚午夜你们将获得自由,而我将被通缉。我会陪各位留在此地知道今晚的十二点零五分,在那之后,我希望各位原谅我,我必须逃亡。”
辛德勒明明是一个再伟大不过的好人,但他必须逃亡。我不由得想起了阿蒙的话:“It is this.”是这,造成了现在。辛德勒只是通过了某些特殊的方式和途径完成了拯救犹太人的使命,但他必须被通缉,必须要逃亡。
这又令我想起了《无间道》中的陈永仁。
“对不起,我是警察。”
“谁知道?”
卧底警察,谁知道?就如同辛德勒拯救了一千零一百个犹太人,谁相信?在世人眼里不同样都是个通缉犯?果然,英雄某些经历和特质是共通的。他们所要背负的远远比我们普通人要多得多。
 “我本应该救更多的人。”辛德勒不断重复着,重复了三次。
他拯救了一千零一百人的生命,这一千零一人不断繁衍,直到后来六千多人,被辛德勒拯救的犹太人后裔比整个波兰存活的犹太人还要多。
但他说:“我还没有尽力。”
他甚至不断自责:“这辆车,我可以卖掉,再多救十个人。这枚胸针,我也可以换来两个人的生命,至少可以换来一个,再多一条人命。”
“我明明可以这么做,但我没有做。”他甚至蹲下来痛哭,甚至不能原谅自己。他在无名指戴的戒指的内环中刻了希伯来文,译为“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整个世界”,辛德勒将他戴在手上,那作为感谢的甚至带有荣誉的标志,却换来辛德勒深深地愧疚。
攀迟问仁,子曰:“爱人。”
何为爱人?
廉颇肉袒负荆至蔺相如门前谢罪,蔺相如选择宽恕他,两人遂为刎颈之交,这是爱人;在校园里,你匆匆走过路人身边,抬头看见前面那个人的书包敞开着,快步走上去拍拍那人的肩膀,提醒一句,“同学,你的书包拉链没拉。”,这是爱人。
大爱小爱,家国之爱,琐事之爱,皆为爱人。
在影片的结尾,荧幕上显示了这样一行字:谨以此片纪念被杀害的600多万犹太人。
在本文的结尾,我亦想效仿前人的手笔,即使相较拙劣些。
谨此文纪念战争中的受害者。
[本人第一次发表影评,若有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辛德勒的名单的更多影评

推荐辛德勒的名单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