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感受

小小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集 社交人
它描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在那里点赞、评分被可操作化、实体化,谁都可以为别人评分,而这个评分直接决定一切,比如说:
分数的高低,关乎到你买房、买机票、租车、可出入场所,甚至决定社会等级,4.5分以上的是上流社会之人,到哪里都可以享受VIP服务,而低于2分的直接被认为是社会渣渣社交败类,人人避而远之,深怕拉低自己的评分
在那个世界,人人都为了自己的分数而努力,甚至不惜假装做另一个社会喜欢的人,不敢怒不敢骂,努力微笑一直容忍,只为给别人留下好印象获得好评分。生活的点点滴滴,不再是为自己享受,而是想着拍照、发社交网络,似乎干一切都在诉说:“你看我活得多精彩呀,请给我五星好评“
女主蕾茜就是一个执着于评分之人,想尽一切办法获得高分可是生活却一次次跟她作对:
一开始为了获得一个别墅的八折优惠,努力成为4.5分之人,而其弟弟受不了她对分数的入魔跟她大吵一架给她评了低分
后来,她最好的朋友邀请她当伴娘,那时候的她还是4.2分,后来航班被无故取消蕾茜着急在机场冲工作人员发了大火结果被周围人评了低分,甚至被机场警员扣了分,此时的她只有2分左右
只有2分的蕾茜只能租到一个又老又旧的车,结果...
显示全文
第一集 社交人
它描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在那里点赞、评分被可操作化、实体化,谁都可以为别人评分,而这个评分直接决定一切,比如说:
分数的高低,关乎到你买房、买机票、租车、可出入场所,甚至决定社会等级,4.5分以上的是上流社会之人,到哪里都可以享受VIP服务,而低于2分的直接被认为是社会渣渣社交败类,人人避而远之,深怕拉低自己的评分
在那个世界,人人都为了自己的分数而努力,甚至不惜假装做另一个社会喜欢的人,不敢怒不敢骂,努力微笑一直容忍,只为给别人留下好印象获得好评分。生活的点点滴滴,不再是为自己享受,而是想着拍照、发社交网络,似乎干一切都在诉说:“你看我活得多精彩呀,请给我五星好评“
女主蕾茜就是一个执着于评分之人,想尽一切办法获得高分可是生活却一次次跟她作对:
一开始为了获得一个别墅的八折优惠,努力成为4.5分之人,而其弟弟受不了她对分数的入魔跟她大吵一架给她评了低分
后来,她最好的朋友邀请她当伴娘,那时候的她还是4.2分,后来航班被无故取消蕾茜着急在机场冲工作人员发了大火结果被周围人评了低分,甚至被机场警员扣了分,此时的她只有2分左右
只有2分的蕾茜只能租到一个又老又旧的车,结果半路没油了。后来搭上一个剧团的车,结果在车上接到朋友的电话,叫她别来了,因为她分数太低了,不适合出现在评分都是4.5分以上的高档场所,不配了
可是她最终还是去了,或许是因为真的看重这份友情吧,她偷偷溜进了朋友的婚礼,满脸泥泞,固执拿起话筒跟朋友说着话,带着真情却遭到身边的人的低评分,终于没有分数了,被抓进了监狱关了起来
很开心的是,最后的蕾茜做了自己,说了以前不敢说出口的话,在监狱里开始骂脏话,觉得那时候不再压抑的蕾茜应该是开心的吧蕾茜从一开始的执着,到开始领悟沉迷评分往往忘记了真正重要的东西,比如说自我。为了社交高分,粉饰着自己,做着一个别人喜欢的人,即使那不是真正的自己,也要塑造一个完美无可挑剔的人,这不就是现在很多人的状态吗?
其实在路上,蕾茜遇到了一个婆婆,一个曾经是4.6而今只有1.8分的婆婆,这样的反差是因为她丈夫的死亡,亦即她对于社会评判标准的彻悟与反叛。她的丈夫得了病,可是最后手术机会让给了另一个人,只是因为那个人的评分是4.4,而她的丈夫只有4.3。如此悲痛的事实击碎了她,她开始反叛,开始做自己,想说什么说什么,可是这样的率真与坦诚是不被人喜欢的,所以沦为1.8分之人被人所远离。婆婆那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原来我身边的人都不喜欢听实话“,觉得真讽刺。
这个世界,一切的一切都被所谓的社交评分所绑架,人就像一个机器一样一生只为提高评分而努力,没了情感,人与人之间只有虚伪,只有假装,只有分数这个利益。那时候蕾茜的朋友仅仅因为分数而拒绝蕾茜,我真的心疼了,那个世界,连真心都不复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披着完美外衣的社交人,里面空无一物。



第二集 虚拟世界
电脑和人脑有了接口,信息可以传输,大脑被数据化可被控制。
有这样一个游戏,通过一个借口实现电脑对大脑信息的读取与分析,实现用自己的思维来吓自己。觉得很恐怖,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害怕什么,而这份害怕竟然可被提取与分析,实现针对性地设置自己害怕游戏环节,人就像一个透明人,一切都被知道,甚至都可被控制,比如记忆。
在那个自己意识投影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假的,可是那么真实让人无法判别,竟会害怕恐惧甚至觉得会有人杀了自己,虽然画面上全程看的都只是一个人。太过真实反而让人恐惧。
或许这是对我们一直想要追求的虚拟世界的讽刺吧,何必再搞一个逼真的虚拟世界呢,不是已经有了现实世界吗,何必苦心复制?


第三集 秘密
人都有秘密吧,而当如此的私密的信息被人知道,或许会很恐惧,会为使其不被更多人知道而不择手段吧。
这里讲诉的是网络黑客通过网络获取用户私密信息,并以此作为威胁要求对方完成一系列指令的故事。肯尼氏还是一个学生,一次他看照片打飞机的全过程被黑客知道,为了不让自己身边人知道所以听从黑客指令,而另一个人霍克特在外偷情被捉住证据,为了家庭和女儿所以听从安排,最终指令包括抢银行,包括两人决斗只有一人存活。
当完成最后指令,以为一切结束了,可是才发现不想被知道的证据已经被公布,一切罪魁只发来一个得逞的笑脸。



第四集 虚拟永恒
存在这样一个系统,提供所谓的沉浸式怀旧疗法,在一个名为圣朱尼佩洛的小城里,即将离世的老人依旧可以保持年轻时模样,自由,随心所欲,如乐园。离世前,有一周限定5小时的时间,而离世之后便可成为那里的永久居民。
约克夏,一个瘫痪了几十年的老人,年轻时因自己是同性恋而与父母吵架出车祸瘫痪。凯莉,亦是同性恋者,有过丈夫和女儿,相伴49年,而今头白佝偻。在圣朱尼佩洛,年轻的她们相遇,相知,而后相恋。在这里,约克夏做了一直以来想做却没做的事,那是她第一次进舞池,第一次跟女人上床,第一次如此肆无忌惮,正如凯莉所说,只想享受。
将死的约克夏想选择安乐死,而她的家人反对想让她一直像个活死人一样瘫在床上,为了满足约克夏的希望,凯莉主动求婚,因为配偶的决定权更大。自此,约克夏成为那里的永久居民,她希望凯莉亦可以,她们大吵了一架,凯莉质问:
“你想在没有意义的地方永生吗?你要跟我推销永恒的美好吗?”
凯莉的女儿艾莉森39岁死,没有机会进乐园,而当她的丈夫死后,他亦放弃了,他说:“她(女儿)错过了机会,我怎么能?”面对他们的离开,凯莉其实很在意,她不想一个人永生,永恒太过孤独与漫长。
可是最后凯莉还是选择了圣朱尼佩洛,因为有约克夏。或许一些人走了依旧会有新的人走入,同样温暖,同样值得陪伴。
会在想,永恒真的那么美好吗?那不可预料的时间里,即使身边有人陪伴是否也会有一天厌倦与无聊。正因为生命的短暂,才会如此努力生活,记忆与珍惜一分一秒。
如果可以永生,我选择放弃。


第五集 障幕
他说:“曾经战场之上的士兵不愿开火而使战争的拖延损伤更甚”,因此他制造了障幕程序植入体。植入它的士兵,看到的人都成了怪物,而他本人听不见尖叫,嗅不见血腥,认为杀死怪物理所应当甚至是正义。而那些被称为怪物的人不过是平常人,只是在障幕之下看上去是怪物,他们被称为蟑螂。
有一次捕杀蟑螂时,大头兵科南格的障幕系统受到干扰,他看见了蟑螂的真面目即和自己一样的人。面对自己曾经对他们所做的血腥与残忍,他奔溃了。他的上司跟他说,有了障幕程序多好,没有任何感觉,不会痛苦,不会内疚。可是这样还是人吗,不就是如冰冷的机器一样了吗?
因为有了障幕,一切所见都变了,有了偏见和执念。而我们很多时候是不是也被植入了这样的系统,看到世界带着有色眼镜,所以对一些人会有偏见,所以才会有不平等。几千年前的庄子提倡齐物论,一切平等,可是如今看来,庄子所想依旧太遥远。



第六集 全网公敌
他设定了一个游戏,通过发布“#XXX去死#”的标签,当一个人的名字在标签中出现最多次,即其成为全网公敌,这个人就会被除掉,而至于如何除去,则是通过控制人造蜂进入其体内破坏其痛觉神经使其痛苦到自残甚至自杀。
很多人觉得发布“XXX去死”只是一个玩笑,所以并不在意,只是认为自己在行使言论自由,而不是恐吓和仇恨言论不必负责,可是当真的有人因为自己的言论而死,那个人是否还会如此理直气壮?
有时候觉得网络声讨真的很恐怖,因为现代人是社交人,当一个人无法在这样的社会中生存,没有一席之地,精神压力之下或许真的会选择自杀,而这个片子只是将自杀的原因具象成人造蜂。网络似乎有些危险。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镜 第三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黑镜 第三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