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之城 爱乐之城 8.4分

置爱情于何种位置才是恰如其分的

king
最近上映的电影《爱乐之城》是今年奥斯卡的大热,总共14项提名。我的豆瓣友邻们对此片的评分最多的是三星,然后剩下的也有五星和一星的,喜欢的把它吹到天上去,比如我挺喜欢的写作者玑衡评论说:太好看了,后半段基本是从头哭到尾。讨厌的说看三分之一就差不多睡着了,评论说:太难看了。还有以后别拿爵士乐说事了。我没有看,也不准备去看了,大概是因为无论从剧情还是演员都似乎没有吸引我的地方。但是看网上的各种评论,发现齐泽克的评论有一段特别有意思,齐泽克在文章《论<爱乐之城>:这远不止是事业与爱情的抉择》中写道:

把两个主角分开的各自的成功事业就像卡梅隆电影中撞击泰坦尼克号的冰山:……是为了掩饰他们爱情的内在的不可能性,事实是,如果在一起,他们会变成一对痛苦失望的夫妇……如果同一个主体面临着多个事件,那么,他应该给哪些事件优先性?比如说,一个艺术家如果不能把他的爱情生活(和他/她的伴侣一起建设生活)和他对艺术的投入合二为一该如何做决定?……

事业与爱情之间的真实关系要更加矛盾得多。金·维多的《狂想曲》给我们上的基本的一课就是,为赢得所挚爱的女人的爱情,男人必须证明他能够在没有她的情况下幸存下...
显示全文
最近上映的电影《爱乐之城》是今年奥斯卡的大热,总共14项提名。我的豆瓣友邻们对此片的评分最多的是三星,然后剩下的也有五星和一星的,喜欢的把它吹到天上去,比如我挺喜欢的写作者玑衡评论说:太好看了,后半段基本是从头哭到尾。讨厌的说看三分之一就差不多睡着了,评论说:太难看了。还有以后别拿爵士乐说事了。我没有看,也不准备去看了,大概是因为无论从剧情还是演员都似乎没有吸引我的地方。但是看网上的各种评论,发现齐泽克的评论有一段特别有意思,齐泽克在文章《论<爱乐之城>:这远不止是事业与爱情的抉择》中写道:

把两个主角分开的各自的成功事业就像卡梅隆电影中撞击泰坦尼克号的冰山:……是为了掩饰他们爱情的内在的不可能性,事实是,如果在一起,他们会变成一对痛苦失望的夫妇……如果同一个主体面临着多个事件,那么,他应该给哪些事件优先性?比如说,一个艺术家如果不能把他的爱情生活(和他/她的伴侣一起建设生活)和他对艺术的投入合二为一该如何做决定?……

事业与爱情之间的真实关系要更加矛盾得多。金·维多的《狂想曲》给我们上的基本的一课就是,为赢得所挚爱的女人的爱情,男人必须证明他能够在没有她的情况下幸存下去,证明他偏好他的使命或职业甚于她。直接的选择有二:(1)我的职业生涯对我来说最重要;那个女人只是消遣,分心的玩意儿;(2)那个女人对我来说就是一切,我已经做好了羞辱自己,为她抛弃我所有公共的和职业的尊严。它们都错了,因为它们会使那个男人被那个女人拒绝。真正的爱的信息是这样的:即便你对我来说就是一切,我也能在没有你的情况下幸存下去,而且我做好了为我的使命或职业放弃你的准备。因此,女人考验男人的爱的正确方式,是在他事业的关键点上“背叛”他。只有在他熬过了这一磨难并成功地完成他的任务,同时因为她的抛弃而深刻受创的时候,他才配得上她,她也才会回到他身边。这里隐含的矛盾是,爱——确切来说作为绝对者的爱——不应被设立为直接的目标。它应该保留副产品的身份,某种我们把它当作我们配不上的恩赐来获取的东西。也许,没有什么爱情比革命爱侣的爱情更伟大了——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做好了在革命需要时抛弃另一个的准备。

齐泽克提出了一个问题,置爱情于何种位置才是恰如其分的?他说爱应该保留副产品的身份,某种我们把它当作我们配不上的恩赐来获取的东西。我觉得这是对的,但是他开出的药方却很滑稽,作为一个左派,他想到的解决办法是革命,他以列宁与伊内萨·阿曼德的情事为例,认为革命者的爱情完美的解决了这个矛盾,他写道:(他们)在永恒的紧急状态中生活,完全献身于革命事业,做好为革命牺牲一切个人的性满足,甚至做好在革命需要时抛弃和牺牲彼此的准备,但同时又完全献身于彼此,以极度的激情享受在一起的稀有时光的爱侣。

这当然有些让人哭笑不得,虽然革命志士们因为每天都生活在生死边缘的巨大压力下,随时都可能会掉脑袋,所以对待男女之事普遍比较open,前前后后好多个男盆友女盆友、偶尔抓住艰苦工作的间隙啪啪啪一下,讲真,那都不算个事对吧,不过是为了缓和神经压力以便更好的干革命工作,这点大家伙都理解。但是你这样的解决方案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普通人怎么办呢?哪有那么多革命工作可干啊!(也许和007邦德这样的间谍来一段会特别刺激,谍战是隐含的革命幻想)

所以虽然因为革命者背后宏大的历史画卷,非常容易的让爱情天然处于副产品的位置,而革命者也由于天然的动荡不安和对爱情的无所谓,对异性会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阿Q宣布参加革命后都很自信地敢去摸吴妈了),但这无助于解决更普遍性的现实问题。扔掉齐泽克的不靠谱的解决方案,回到原命题来,为何爱应该保留副产品的身份,某种我们把它当作我们配不上的恩赐来获取的东西呢?

因为如果刨掉外貌、地位、财富这些表面现象,爱情本质上还是世界观之间的竞争,或者说竞争性吸引。而外貌、地位、财富只不过加深了世界观的差异性和竞争优势,但不改变本质。谁的世界观更有吸引力,谁就处于爱情中的主动位置,而对于世界观的弱势的一方来讲,就有被吞噬自我的危险。

相似的世界观之间会不会产生爱情呢?那要看你对爱情如何定义了,毕竟,西门庆和李瓶儿之间也是可以被称为爱情的,只要爱情的定义足够宽广。但是同一个阶层之间,因为相似的世界观可能会产生非常稳固的婚姻关系或者亲情,但要说类似那些被人类久久传颂的爱情,则大多是不同阶层之间的爱情,因为其巨大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差异带来的冲击,唤醒了人类本质上期望征服或者被另个一强大的世界观征服的渴望,即便那有着丧失自我的危险。崔生和张莺莺,杰克和萝丝,芭丝谢芭和贫穷的牧羊人,甚至默多克和邓文迪。

处于弱势的一方不断的试图通过吞噬强势的一方来达到证明自我和壮大自己世界观的目的,而处于强势的一方也试图在榨取弱势一方的世界观之后,保持住自己的强势。当其中一方认输,彻底的溃败之后,弱势一方就沦为另一方世界观的附庸,爱情就结束了。所以通常,爱情就是一个较量世界观的零和游戏。这可以解释为啥好姑娘一般喜欢坏男人或者好男人喜欢坏女人,因为对方的世界观太强大,以至于能够构成颠覆自我的隐患,他必须消除这种隐患,所以他或她必须介入对方的生活,改造对方的世界观,假如改造和吞噬成功,爱情就结束了,对方就像被吃完的甘蔗渣,随意就吐掉了。假如不成功,那对方就成了一道阴影,直到自己在某个时间点建立了一个更强大的世界观,可以藐视前男友或者前女友的世界观,如果永远也无法建立,那就完蛋鸟。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处于关系中强势的一方认为另一方很没用很弱,瞧不起对方,因为感觉已经彻底榨取了对方的世界观,彻底丧失了对对方的兴趣,然后离开了对方。但是在未来的某一天,他或她忽然发现,对方竟然取得了他完全意想不到的成功,他彻底傻眼了,明白了当初自己才是那个弱势的一方,自己才是个傻 逼,而对方从一开始就明白这点。自己根本不曾吞噬掉对方的世界观,做出这个误判让人欲哭无泪,这也就是那句话的由来:得知你(ex)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所以EX必须是个loser,不然崩溃的就会是自己。但是问题在于,让一个30岁之前的年轻人类,对另个一没有显示出任何强大的人的世界观强度进行预判,难度太大了,你可能遇到10个奇葩的前任,但你只要误判过一个,你就完蛋鸟。只有很少的人能见微知著,从另一个人身上很少的与众不同的痕迹就可以判断出对方的世界观强度。而大多数人,无非是从一些表象上来判断,房子车子等等。但这仅仅是一个赌博而已,恐怕从婚姻角度上看算是一种不错的投资方式,追涨杀跌,然而也仅仅如此。

这样,因为爱情本质上的世界观零和博弈性质,必须以分出输家和赢家才可以结束,必须以吞噬和被吞噬才能完成。那么,假如一个人的生活以爱情为主要目的而不是副产品,他或她就必然的一次又一次陷入失败当中,这个结局是注定的。

只有当两个人同时将爱情当成生活的副产品,能够同时不被对方的世界观吞噬,同时自己的世界观也保持足够的流动性,才会可能有一些所谓的爱情存在的可能。这才是爱情恰如其分的位置,它就像是饭后甜点,吃了很美好,不吃也不会死。又像是旅行中的艳遇,你不可有所期待,也随时准备忘记和抛弃。(本文首发于本人微信公众号 momentck)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乐之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爱乐之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