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正传 阿甘正传 9.4分

马舸 洪光寺

justinpittson
尚慧云来到近前,眼见他垂头坐地,衣衫破烂,半晌无言。石孝忱微微抬头,见她星眸闪亮,正望着自己,脸上腾地一红。尚慧云忙移开目光,把手上一件麻服递给他道:“石大哥,你换上它罢。”石孝忱接过,放在身旁。
尚慧云柔声道:“你不要与他们生气。总不过世俗心肠,说些闲话罢了。”石孝忱闻听此言,不觉触动心怀,仰头一叹道:“俺此时才知,世俗如天如网,早就包笼一切,任是何等真情至性,在它面前也都可笑。”
尚慧云道:“为何要这么说呢?”石孝忱靠在碑上,失神望天道:“适才俺想起许多往事。这些年俺自命侠义,怜恤弱小,到此方觉可笑。其实俗情鄙见,又何止嘲笑真性,贬抑侠光?若认真想来,俺所有愚行愚见,都不过矫俗悖理,是些痴人傻事罢了。”
尚慧云见他心灰意冷,柔柔一笑道:“我倒并不这么看。世上许多事业,都是傻子干出来的,绝非聪明人所能为。傻子何以能成事业?就为他只问此事该不该做,若该做,便全力以赴,蹈火不辞。其间决不计个人利害,更不因世俗褒贬改变初衷,故结果纵不成功,也必成仁。就像岳飞、文天祥,虽为大势所限,无法成功,但毕竟为后世立下榜样,千古不朽。他们都是傻子,结果却做了聪明事。像那些聪明人,只知藏奸取...
显示全文
尚慧云来到近前,眼见他垂头坐地,衣衫破烂,半晌无言。石孝忱微微抬头,见她星眸闪亮,正望着自己,脸上腾地一红。尚慧云忙移开目光,把手上一件麻服递给他道:“石大哥,你换上它罢。”石孝忱接过,放在身旁。
尚慧云柔声道:“你不要与他们生气。总不过世俗心肠,说些闲话罢了。”石孝忱闻听此言,不觉触动心怀,仰头一叹道:“俺此时才知,世俗如天如网,早就包笼一切,任是何等真情至性,在它面前也都可笑。”
尚慧云道:“为何要这么说呢?”石孝忱靠在碑上,失神望天道:“适才俺想起许多往事。这些年俺自命侠义,怜恤弱小,到此方觉可笑。其实俗情鄙见,又何止嘲笑真性,贬抑侠光?若认真想来,俺所有愚行愚见,都不过矫俗悖理,是些痴人傻事罢了。”
尚慧云见他心灰意冷,柔柔一笑道:“我倒并不这么看。世上许多事业,都是傻子干出来的,绝非聪明人所能为。傻子何以能成事业?就为他只问此事该不该做,若该做,便全力以赴,蹈火不辞。其间决不计个人利害,更不因世俗褒贬改变初衷,故结果纵不成功,也必成仁。就像岳飞、文天祥,虽为大势所限,无法成功,但毕竟为后世立下榜样,千古不朽。他们都是傻子,结果却做了聪明事。像那些聪明人,只知藏奸取巧,计较得失,自以为随俗变化,其实糊涂透顶。石大哥,你说是不是呢?”
石孝忱听此一番话,不由呆住了,转而想到:“可笑俺稍遇挫折,便丧猛志,反要叫小妹把俺点醒!世上美人何多,只是皮囊锦绣,谁又有小妹这等见识,能稍及她半点?”眼见尚慧云目光柔暖,饱含期许之意,不觉面愧心羞,默默点头。
尚慧云知他豪气重回,心中喜悦,说道:“我匆匆离堡,却忘了拿药,明早再送来。母亲还要我陪伴,你凡事多加小心。”石孝忱听了,不由站起身来。尚慧云提灯欲去,忽又回过头来,走到他身旁道:“石大哥,你看今晚月色多美。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的月光。”石孝忱抬头望去,只见月挂中天,分外明亮,果与往日不同。此时二人衣袂相拂,一齐举头上望,尚慧云忽露出异样表情。
其时皓月当空,飞彩凝辉,朗照大地。月光流水一般泻落下来,柔柔地洒在二人脸上,但见两张面孔,都如玉雕般美丽:一个英俊中透出无比刚毅,一个妩媚间显露万种柔情。此一刹那,万物都仿佛屏住呼吸,暗暗惊叹;连月亮也瞪大双眼,似要将这一刻永记心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甘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甘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