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伊朗长大:What doesn't kill me make me stronger

海碗儿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们谈起这个伟大的文明古国,总是将她与原教旨主义,狂热主义和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我们作为一个在伊朗长大的伊朗人,知道这个形象远非真实。

正因为此,创作《Persepolis:我在伊朗长大》对我来说才这么重要。我认为,不应该根据少数几个极端分子的恶劣行为而对整个国家做出评判。我也不希望人们忘记那些为了捍卫自由而在狱中失去生命、在两伊战争中丧生、在各种暴政统治下遭受折磨、或被迫离开亲人和祖国的伊朗人。

人可以原谅,但绝不应该忘记。

——玛赞·莎塔碧(原著作者)


《我在伊朗长大》,一部豆瓣评分8.6的动画传记。

故事讲述了女主玛姬从小在伊朗的上流社会家庭长大,一路见证了伊朗国王被推翻,伊斯兰共和国建立、伊拉克攻打伊朗等历史时刻。14岁时她被送去维也纳留学,几近沦落迫不得已又回到伊朗,在深刻体尝到国内令人失望的境况之后,最终远走高飞定居法国的人生历程。

作为一部自传电影,我们可以看到女主的成长经历颠簸起伏,宛如一叶小舟从平静的小溪顺流漂进暗潮汹涌的大海。但大海所带来的广阔无依与黑暗无边并没有让这艘小舟彻底倾覆。

玛姬经历了太多的冲击,她曾经只是最普通的小女孩,...
显示全文
人们谈起这个伟大的文明古国,总是将她与原教旨主义,狂热主义和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我们作为一个在伊朗长大的伊朗人,知道这个形象远非真实。

正因为此,创作《Persepolis:我在伊朗长大》对我来说才这么重要。我认为,不应该根据少数几个极端分子的恶劣行为而对整个国家做出评判。我也不希望人们忘记那些为了捍卫自由而在狱中失去生命、在两伊战争中丧生、在各种暴政统治下遭受折磨、或被迫离开亲人和祖国的伊朗人。

人可以原谅,但绝不应该忘记。

——玛赞·莎塔碧(原著作者)


《我在伊朗长大》,一部豆瓣评分8.6的动画传记。

故事讲述了女主玛姬从小在伊朗的上流社会家庭长大,一路见证了伊朗国王被推翻,伊斯兰共和国建立、伊拉克攻打伊朗等历史时刻。14岁时她被送去维也纳留学,几近沦落迫不得已又回到伊朗,在深刻体尝到国内令人失望的境况之后,最终远走高飞定居法国的人生历程。

作为一部自传电影,我们可以看到女主的成长经历颠簸起伏,宛如一叶小舟从平静的小溪顺流漂进暗潮汹涌的大海。但大海所带来的广阔无依与黑暗无边并没有让这艘小舟彻底倾覆。

玛姬经历了太多的冲击,她曾经只是最普通的小女孩,穿着阿迪的运动鞋,爱吃薯条加番茄酱,偶像是李小龙。

上小学的时候突然被告诉了真实的历史——伊朗国王原来根本不是老师说的天赋神权,自己的爷爷竟然是前朝的王子,并且因为参加共产党被新国王投进了监狱;她亲眼见到楼下的大街上人头攒动,人民走上街头反对国王,而国王则派出镇压抗议的军队用枪支对人群进行扫射;

君主制度结束,由于整个国家有一半人都是文盲,只有民族主义和宗教信仰才能号召国民——伊斯兰共和国被投票建立,然而这个革命中转型的过程似乎永无止境:许多无辜的人被判定为反革命,莫名其妙流地血断头,玛姬一家周围的亲朋好友纷纷举家逃离伊朗;玛姬的叔叔艾诺,在推翻国王的革命中被放出监狱,接着又被伊斯兰革命者抓捕并处死;

伊斯兰革命一年之后伊拉克入侵,伊朗国力衰弱无法抵抗,政府却还打着对抗外敌的旗号消灭国内的敌人,制定高压法律。伊朗渐渐变成了一个封闭、落后、专制的国家。妇女被教育“面纱是自由的象征,正派的女性一定要把自己遮住,展露自己的都是罪人,会在地狱受煎熬”,学校的高音喇叭里整天播送着洗脑的口号。随着战事不利,物价飞涨,货品短缺,生活越发艰难。

对现实的茫然和绝望让玛姬不知所措,沉迷于各种西方流行音乐,性格也越发尖锐耿直。父母担心她在国内受到政治迫害,将她送去国外念书。完全融入一个陌生地方的文化和生活对玛姬来说无疑异常艰难,她在奥地利度过了荒唐可笑的青春,寄宿地换了一个又一个,凭借身世奇特交到了一堆猎奇的朋友,身为伊朗人她也遭到了无数不解和歧视,便通过假装自己是法国人来隐藏自卑。

玛姬在国外发展了几段恋情都不顺利,第一个男友和她发生过关系才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第二任男友背着她出轨,狠狠伤了她的心。情感不顺,心如死灰,留学用的钱也亟待耗尽,玛姬流落街头,患上支气管炎,差点丢掉性命。

回到伊朗玛姬又经历了长期的消沉,甚至想过结束生命。此时的伊朗风声更紧,民族主义和极端宗教思想代替了民主,气氛异常压抑。玛姬糊里糊涂地结婚了,又意识到自己不爱对方,在一位朋友意外身亡之后,她恍悟生命短暂,与丈夫离婚。为了过上自由的生活她决定前往法国,然而自由必有代价,不久祖母去世,她却没有机会见亲人最后一面。

在压迫日益沉重的过程中,玛姬的自我意识却是成长的,对人权、平等的思考也从未停止。

幼年的玛姬相信上帝,一心想要成为女先知,建立美好的世界,让任何人都不用受苦。她曾经单纯地把坐牢和英雄联系在一起,相信神是公平的,自己的任务是宽恕,而不是惩罚敌人。然而共产党人艾诺叔叔的被捕和离世带给她沉重的打击,让她对一味把命运交给上帝产生了怀疑。

在自由的空气中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的玛姬,中学时代经历了国家从民主走向专制的过程,对于广播中洗脑的内容不屑一顾,大胆地与老师争辩当朝政府行为的合法性。留学期间她阅读了大量书籍增长见识,开始从为了叛逆而叛逆的少年转变为深沉、冷静的大人。

回到伊朗她坚持读完了大学。面对负责教化洗脑的人,她勇敢地站出来回应:“你说我们的袍子太短,我们的裤子不雅,我们化妆太浓,等等。我每天在工作室要呆很久,画画的时候我要能够自由移动,袍子太长会让我难以做到。我们的裤子已经可以有效地藏起我们的体型了,而既然那些裤子是流行时装,那么宗教信仰到底是要保护我们的正直,还就只是反对流行时尚?你对我们评头论足,但是我们的兄弟们,穿着不同的衣服,留着不同的发型,有时候我们甚至能看见他们的底裤,为什么作为女人,看着他们不允许我有任何感觉,但男人却可以因为我们的短袍子兴奋?”

在伊朗的高压禁酒条令下,人们偷偷酿酒、聚会,喝得酩酊大醉。青春期的玛姬曾对此感到无比兴奋,而再次回国后她终于意识到:“我们总在寻欢作乐,忘了我们并不自由。”国内的境况相当不容乐观。

玛姬的成长过程中,艾诺叔叔的点化和祖母的指导塑造了她的人格。艾诺叔叔年轻时持有远大的政治抱负,内心乐观。他为玛姬讲述自己流亡生涯的奇遇,告诉她:“重要的是你要知道,对家的记忆永远不能忘记,不管有多艰难,不管你明不明白。”还把监狱里收集的面包屑做成天鹅送她,表示自己愿意陪伴玛姬成长。玛姬的思想得到提升,开始追求理性和自由。

祖母为人正直,目光高远,在玛姬的成长过程中担任着人生导师的角色。祖母每天把茉莉花放进胸罩穿在身上,保持自己身体芳香,每晚用冰水浸泡乳房,从而维持健康的胸型;祖母教育玛姬保持自尊、忠于自我,“永远不要忘了是恐惧让我们失去自我意识,还把我们变成懦夫,你有胆量,我很为你自豪。”在让人喘不过气的政治局势面前,她说“你一生中会遇到很多小人,把他们逼得狗急跳墙是很愚蠢的,会让你无法以直报怨,再没有比怨恨与报复更糟糕的了。”

在成长与磨难之中,玛姬一遍又一遍审视自我,完成对自己的承认。影片一开始,成年后的玛姬在法国的机场戴起头巾,似乎是准备回国。突然她仿佛看见了童年在伊朗和家人一起为朋友接机的自己。

回顾自己前半生的遭遇之后,她最终放弃回国的打算,扯下头巾,搭乘的士离开机场。司机问道:“您从哪里来?”玛姬平静地回答:“伊朗。”

如今的盛世之下我们大多数人无法体会和玛姬相似的成长经历,但观看她在伊朗长大的过程,仍能让人对自己的人生展开思考。

我们所期望的自由和民主究竟是什么,为了得到自由我们所愿意付出的最大的代价是多少?

社会舆论的教化是否已经把我们洗脑?

如果真的遇到有人对我们作出介于肤色、国籍、性别、宗教信仰的歧视甚至羞辱,我们应当怎样回应?

当我们从更加繁荣富饶的社会回归到相对落后的故土,作为故乡的异乡人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乡?


文章来自公众号,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文稿 千秋


欢迎扫码关注“海碗儿”
欢迎扫码关注“海碗儿”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在伊朗长大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在伊朗长大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