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之城 爱乐之城 8.3分

我们注定要告别不属于自己的人,以及人生

素席说
隔了很久我才去看《爱乐之城》,可能因为对歌舞片本身就不太热衷,再加上这是一个声音过多的时代——事实上关于它的讨论在办公室里已经持续了两个礼拜,跟我差不多年纪的杰叔第一时间就推荐大家一定要去看,结果兴致勃勃的小朋友跑去看过,却说完全不喜欢——我承认带这一点抽离出来的情绪,最后只想看看一部电影到底是如何让大家有了两极的反应。

事实上,比我想象中要喜欢。但电影打动我的不是爱情,而是一些别的东西。比起纽约,LA在电影中并不太是被歌颂或膜拜的对象,而是被竖立为实现梦想的地方。1990年的《风月俏佳人》,理查·基尔在好莱坞大道遇到了朱莉娅·罗伯茨,他为她的美丽而倾倒,而她则想要一个童话的结局,爱情可以战胜阶级、身份、过往,最后她得到了他。那是1990年代的好莱坞梦,童话,以及23岁的朱莉娅·罗伯茨不可方物的青春和美丽。而到了2010年代的《爱乐之城》,好莱坞梦变成了成功,成功的演员,成功的爵士乐手,而童话般的爱情,不过是这成功过程中锦上添花的那类东西。

所以我愿意把它看做某种告别的仪式,对于我们曾经抱有执念,却不得不放弃的那些东西,一切东西。就像已经没有年轻人来听的爵士乐,又或者是自以为的一见钟情...
显示全文
隔了很久我才去看《爱乐之城》,可能因为对歌舞片本身就不太热衷,再加上这是一个声音过多的时代——事实上关于它的讨论在办公室里已经持续了两个礼拜,跟我差不多年纪的杰叔第一时间就推荐大家一定要去看,结果兴致勃勃的小朋友跑去看过,却说完全不喜欢——我承认带这一点抽离出来的情绪,最后只想看看一部电影到底是如何让大家有了两极的反应。

事实上,比我想象中要喜欢。但电影打动我的不是爱情,而是一些别的东西。比起纽约,LA在电影中并不太是被歌颂或膜拜的对象,而是被竖立为实现梦想的地方。1990年的《风月俏佳人》,理查·基尔在好莱坞大道遇到了朱莉娅·罗伯茨,他为她的美丽而倾倒,而她则想要一个童话的结局,爱情可以战胜阶级、身份、过往,最后她得到了他。那是1990年代的好莱坞梦,童话,以及23岁的朱莉娅·罗伯茨不可方物的青春和美丽。而到了2010年代的《爱乐之城》,好莱坞梦变成了成功,成功的演员,成功的爵士乐手,而童话般的爱情,不过是这成功过程中锦上添花的那类东西。

所以我愿意把它看做某种告别的仪式,对于我们曾经抱有执念,却不得不放弃的那些东西,一切东西。就像已经没有年轻人来听的爵士乐,又或者是自以为的一见钟情。电影里我最喜欢的一个场景,不是开头与结尾的歌舞场面,也不是葛瑞菲斯天文台里星空的漫步,而是两人第一次为了“研究”所约会的电影院,艾玛·斯通挡在投向银幕的那束光前,四处张望寻觅她心中此刻万般笃定的那个人,几乎可以成为所有电影中最美的出场。

但那之后,是胶片被烤化,电影中断,再之后,那电影院也关了。

于是你会知道,一切都将结束。在某些不可逆转的命运或时代的洪流面前,你所有的努力都将是徒劳,你可以试着去重新构建自己的梦想,我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我终于会成为什么样的一个人,我终将与什么样的生活擦肩而过。

面对那些不可逆转的命运或时代的洪流,唯一可以做的,是在还有机会的情况下,用某种正式的方式作为告别。他们最后一次来到格里菲斯公园,她要去巴黎拍电影,他要继续乐队的生活。他们都知道这可能就是再见或再也不见了。她说,她看过更好的。而很多时候,在每一个当下,我们并不知道那就是这一生所遇过的最好,于是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永远带着某种遗憾的怀念,可惜时间太短,可惜那一刻我们并不知道,那就是结束。

程耳《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小说里有一篇《第三个X君》的故事,里面有一句,“我们便在餐厅所在的马路对面非常随意地挥手告别,他继续向前朝淮海路方向,我则横过马路走进弄堂,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已是所谓诀别的现实。”我很喜欢他那些看上去云淡风轻的文字,不经意地勾勒出一个场景,一种姿态,让你仿佛亲历。但小说是要引导联想,电影更多是为了造梦。《爱乐之城》还给了我们那个当下,可以和此生最爱的那个人好好地告别,再各奔前途,可以假想假如一切重来,故事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然后,再一次轻轻放下过去,回到自我的人生轨迹。

没有放映胶片的电影院,没有传统的爵士乐,没有重来。我们告别过,就注定再不会拥有这一切。

所以我会理解小朋友们为什么不喜欢这样一部电影,他们还有更多正等着要去经历,还没到那个说再见的时刻。

然而,一切终将不可避免。

----------

微博/公众号/豆瓣:@素席说
WeChat ID: suxishuo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乐之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爱乐之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