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森 帕特森 7.9分

诗人是

何园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我第一次看帕特森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感到的是……

羞愧。

贾木许给我得印象是个很坏得导演,虽然我只看过他两三部作品。

我觉得贾木许对于某些特定人的情绪与困境捕捉得很精确,但是从不给出答案,

甚至给予了某种调侃,《咖啡与烟》给我更多感觉到这种感觉吧。

不过我还是愿意看他的更多的作品。

不谈电影,只谈个人感受。

1 我觉得诗人是背对现实的

其实我真的不愿意再说这种烂俗的话。

如果我们读那么多书,却总结不出这么一个关于人类的规律

(我根本也不需要去读什么《人类简史》):

人类历史就是一个不断背离,背叛自己精神历史过程,

并且不断的走向自己所创造的某种东西(比如现代科技,商品)甚至被它们异化的过程。

而诗人从一个历史的体系来说是这种精神的延续者,或者说局部历史时期的反抗者。

在西方人文传统基本不断的社会中,比如人们会有“把鲍勃·迪伦称为 华兹华斯 的化身之类”的说法。

电...

显示全文

当我第一次看帕特森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感到的是……

羞愧。

贾木许给我得印象是个很坏得导演,虽然我只看过他两三部作品。

我觉得贾木许对于某些特定人的情绪与困境捕捉得很精确,但是从不给出答案,

甚至给予了某种调侃,《咖啡与烟》给我更多感觉到这种感觉吧。

不过我还是愿意看他的更多的作品。

不谈电影,只谈个人感受。

1 我觉得诗人是背对现实的

其实我真的不愿意再说这种烂俗的话。

如果我们读那么多书,却总结不出这么一个关于人类的规律

(我根本也不需要去读什么《人类简史》):

人类历史就是一个不断背离,背叛自己精神历史过程,

并且不断的走向自己所创造的某种东西(比如现代科技,商品)甚至被它们异化的过程。

而诗人从一个历史的体系来说是这种精神的延续者,或者说局部历史时期的反抗者。

在西方人文传统基本不断的社会中,比如人们会有“把鲍勃·迪伦称为 华兹华斯 的化身之类”的说法。

电影中酒吧老板会把帕特森镇出现的各种文化名人挂在墙上,比如金斯堡,伊基波普什么的。

实际上如何面对这种宏大的我们不太容易理解的东西我也是毫无答案。

我们的现代诗很快就在80-90年代消亡的于大众之中

(不过依然在一个自给的体系中保持生命力)的时代,

而古诗已经沦为“央视猎奇诗歌版最强大脑的”粗俗的牺牲品的年代,

为什么起码大多数大众对于重塑自己的精神生活毫无兴趣,

并且或者说这种门槛已经到了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我在说什么的地步。

帕特森不用智能手机看似是一个很小的细节,实际上也可以解构出一个很大的疑问:

巨量的信息在没有组织的情况下就是低俗的虚无,顶多还带有一些消费主义特征……总之那和精神生

活无关。

历史如果是大多数人的历史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它面向现实走去,而诗人作为一种传统背对他们。

2 为什么是诗歌这种形式?

如果说拥有自己精神生活的形式有很多:

比如你可以做一个画家历史学者,一个哲学教授,一个所谓创业极客或是一个摇滚歌手。

而诗人看起来是在诸多艺术形式中看起来是最没有门槛的。

我觉得如果我们真的能理解语言的话那么它的力量当然是最巨大:

语言所表达的信息量力量以及它的准确性远远多于其他的形式:

伟大的书籍有上千年的历史,伟大的音乐的历史一定比书籍稍短,而伟大的电影顶多只有一百多年的历

史,最后呢,最短的一定是多样性的互联网媒体。

我觉得诗人选择回到最原始的艺术表达形式:文字或者说语言 ,恰恰是它对于现实的反叛性最大。

3 诗人有时是不彻底的精神主义者

或者说电影《帕特森》中,主人公帕特森这样的所谓诗人一直就不敢面对自己是不是个诗人问题。

他搞错了帕特森镇上 那位他所谓的“最喜欢的诗人”的名字:威廉·卡洛·威廉姆斯,

而他甚至都未曾翻开过那本书。当酒吧老板询问他的意见要不要把伊基波普挂在墙上时候,他在外人看来

或许是个对艺术有感知的人,但也只是或许而已。

实际上他对他们的了解依然是碎片化的,也是肤浅的,最后在日本诗人问他是否是诗人的时候,他都不敢承认。

这点就会令我很羞愧。

就比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那么怕面对时代所谓文艺这么一个标签:

文艺青年不是文艺工作者,或者更多的可以说是外行的文艺从业者,或者说根本就是意淫者。

在纯粹的精神主义者与功利主义者之间,所谓的文青总是一个特别尴尬的地位。

如果你不对一方的价值体系彻底决裂,而彻底的投向另一方向,要么做一个纯粹的精神主义者,要么做一个彻底的功利主义者,否则你一定会活的非常痛苦就像个失败者。

我讲的失败者的意思是:

不仅在世俗的价值体系意义上毫不成功,而且也和真正的理想主义者,精神主义者毫无关系。

说白了可以理解为既没钱又没有精神。

有点像是尼采所说的最后之人,既远离的日神的理性,又远离了酒神的狂放和浪漫的人。

一个二十几岁还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多半会把自己想象成作家或是诗人。

而诗人看起来是在诸多艺术形式中看起来是最没有门槛的,

往往也是物质生活最惨淡的一个群体。

以上是在说中国的所谓的文艺青年的困境,而不一定是帕特森困境。

4 以我一个非诗人非文艺青年的标准,帕特森是个诗人。

倒不是因为他的诗句。

比如在今年备受大家好评的电影《路边野餐》中,导演毕赣为大家树立了一个接近青年诗人该有的样子:

不和大众对话,包括不和大众文化体系和商业体系对话。

如果不是偶然的送去参展的影片,毕赣说他就是会一直在江西的小村子喝酒,鬼混,写一些没人懂的玩意。

实际上诗歌终究首先面对的是自己

而帕特森也是这样,因为他的困境是情绪化的,比世俗的人更加解构化的情绪,而且功利的现实的嘈杂也没有困扰他。

比俗人更加敏感的情感和情绪,我认为这是一位作家诗人或是艺术工作者的先决条件。

帕特森会因为一根火柴带给他的情绪而写出一首诗。

而妻子说的双胞胎不断的对他产生了心理暗示,他不断的注意到了生活中的双胞胎。

他下意识的用敏捷的身手救下要自杀的演员,这一切都有某种超验的气质。

帕特森关心他人的痛苦哪怕是细小的痛苦:比如他愿意聆听同事的烦恼。

他路过洗衣房,愿意关心别人创作的说唱时候的困难和尴尬。

他在感受到演员失恋的痛苦时候写了一首于关于南瓜的诗歌。

他在听见小女孩诗歌的时候,或许有些许的细微的挫败感。

并且这种情绪会影响到他在家中看到那副画的时候。

他隐约的担心自己的狗,以及未来可能出生的孩子给生活的变故,

并且能把他们以情绪化的相对艺术的语言表达出来。

在我看来这就算是诗人。

影片的结尾也是感人的,他遇到的那位日本人显然也是个也是个业余诗人,

不过却比他更坚定的执着于那个诗歌的世界,他收到了他的鼓舞,从新开始写。

追求精神生活的路从来不会比追求物质简单一丁点,甚至可能加倍艰难,

我们确实需要不断的寻找使得自己的坚定和受到鼓舞的东西,

哪怕是像是笔记本这种很微小的东西。

哦,还有,我认为艺术的语言一定是斟酌的,隐喻的,脱离了现实性实用性的,克制的,面向个人内心的

所以发推特或是微博抱怨生活不叫写诗。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帕特森的更多影评

推荐帕特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