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钢锯岭:一场观念的战争

MoCo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士兵可以不拿枪、进而可以不杀人?这是一种观念。这种稀奇古怪、根本难获认同的观念,要跟必须拿枪、必须杀人的普遍观念打一仗,谁胜谁负几无悬念。但《血战钢锯岭》让我们看到,奇怪的观念打赢了,最终让普遍的观念折服。美国影片《血战钢锯岭》,说的其实是一场观念的战争。
       不肯拿枪的士兵叫多斯,是一个医疗兵,以救护伤兵为职责。独特的身份,并非不拿枪、不杀人的理由,影片中另一医疗兵就是拿枪的。多斯不肯拿枪的原因,影片中有交代:父亲是一战老兵,总是沉溺在对战争惨烈的回忆中,为麻痹自己而经常酗酒,一次酒后与母亲争执,竟拔出枪来。多斯夺下父亲的枪,然后发誓:从此不再碰武器!这事是多斯自己说出来的。其实,还有个未说出的原因:小时候两兄弟打架,多斯被压在地上时,拿起板砖拍哥哥,差点将哥哥打死。多斯知道错了,望着墙上的圣像,和“不可杀人”的训诫,开始为哥哥祈祷。不拿枪、不杀人,看似怪癖,却其来有自,并非不可理喻。
       但这个人却要参军,当兵上战场,这就显得怪异了。影片所有的冲突因此而起。时值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多斯在堪萨斯小镇上...
显示全文
士兵可以不拿枪、进而可以不杀人?这是一种观念。这种稀奇古怪、根本难获认同的观念,要跟必须拿枪、必须杀人的普遍观念打一仗,谁胜谁负几无悬念。但《血战钢锯岭》让我们看到,奇怪的观念打赢了,最终让普遍的观念折服。美国影片《血战钢锯岭》,说的其实是一场观念的战争。
       不肯拿枪的士兵叫多斯,是一个医疗兵,以救护伤兵为职责。独特的身份,并非不拿枪、不杀人的理由,影片中另一医疗兵就是拿枪的。多斯不肯拿枪的原因,影片中有交代:父亲是一战老兵,总是沉溺在对战争惨烈的回忆中,为麻痹自己而经常酗酒,一次酒后与母亲争执,竟拔出枪来。多斯夺下父亲的枪,然后发誓:从此不再碰武器!这事是多斯自己说出来的。其实,还有个未说出的原因:小时候两兄弟打架,多斯被压在地上时,拿起板砖拍哥哥,差点将哥哥打死。多斯知道错了,望着墙上的圣像,和“不可杀人”的训诫,开始为哥哥祈祷。不拿枪、不杀人,看似怪癖,却其来有自,并非不可理喻。
       但这个人却要参军,当兵上战场,这就显得怪异了。影片所有的冲突因此而起。时值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多斯在堪萨斯小镇上生活。一天,因救助遭遇车祸的陌生人,而认识医院里的护士多萝西,之后多斯陷入情网。天生的救助方面的才能,与多萝西的真情热恋,让多斯产生去当医疗兵的念头。他一厢情愿地认定:当医疗兵是可以不拿武器的,并在报名应征时,表述过这一观点。
      真正到了军营后,多斯才发现,事情没有想象的简单。一段训练之后,到了发枪阶段,所有新兵都去拿枪,除了多斯。中士像发现一头怪物:什么?不拿枪,却来当兵?有没有搞错?不拿枪成为一个事件,逐渐升级:先是在班级,然后到了连队,最后惊动军事法庭。对多斯的惩罚也逐渐升级:由辱骂殴打,到关进监狱,再到给予军事审判。
       不是来参军上战场的吗?好好的一件事,怎么会变成这样?皆因背后的观念在较劲。在指挥官这方看来,战争中不能不杀人,这是战争的性质决定的,不拿枪怎么行?在多斯这方看来,医疗兵是去救人,不是去杀人,为什么非得拿枪?于是纠结在一点上:一方是,拿枪,否则退伍;一方是,不拿枪,也不退伍。平心而论,双方都握有部分真理,所以都坚持己见,终于演变成一场观念的战争。
       审判前,上尉去监狱看多斯,有一段称得上是推心置腹的谈话,是上尉劝说多斯承认有罪,放弃军职,和气收场。上尉说,我也想尊重你的规则,但日本人不会。当他们攻击一个受伤的士兵时,你会怎么做?你用圣经打他们吗?多斯说,我已经准备好为战友牺牲了。上尉说,你这种牺牲不会让我们赢得战争的!听上去,上尉的理由似更充足。但多斯仍不放弃自己的立场,包括面对上尉请来的多萝西,面对女友“拿枪装个样子”的请求。战争进入胶着状态。
       法庭上的辩论,仍是拿枪和不拿枪的观点对撞。在法官准备判处多斯败诉时,转机出现了:多斯父亲手执将军信函闯入法庭。将军在信中表明,多斯有不带武器上战场的权利。法官只好判决撤回上诉,多斯赢了。有必要说明的是,将军是多斯父亲的队长,一战时,他们并肩在法国作战;多斯父亲作战英勇,两获勋章。
       观念的战争打完了,似乎多斯方胜之不武。且这观念的战争,只是沙盘推演,战争真正的胜负,要由实战来检验。我猜测,指挥官一方肯定不服,暗暗在想:让真实的战争来教训多斯吧!我看这部电影,感觉这场观念的战争,激烈程度不输后面的真实战争。观片时,我对前段的争论看得仔细,后面血肉横飞的战争场面,反倒一览而过。那些场面真实、残酷、刺激,肯定是卖点,却只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思考的。对我的影评而言,到庭审完毕,影片大体也结束了。
       实战中,多斯以抢救75名伤兵的优异成绩,交给所有人一份答卷,实现了他“所有的人在杀人时,我在救人”的诺言。面对铁一般的事实,上尉这才真正服输。他说:你在钢锯岭上简直是个奇迹。你为这个国家做的比任何人都多。我看错了你。我从未对一个人误解这么深过。确实,影片中的多斯,执拗得像《第二十二条军规》里的尤索林,怪异得像《阿甘正传》里的阿甘,被人误解并不奇怪。在连队里,官兵一度视多斯为疯子,打算以精神病为由将他赶走。不得不说,跟前二者一样,多斯是最后的胜利者。影片中,多斯躺在担架上、由高处降下的那段戏,有评论称,像是基督悬挂在十字架上:多斯成神了。
       我以为,观念的战争还可以继续,比如爱国这一观念,就值得打一仗。影片中提到,多斯的小镇上,两位青年因体检不合格、不能参军自杀;战争中,日本人表现英勇,堪称宁死不屈,一军官甚至切腹。说这些人爱国,大抵是不错的。但你不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不对劲吗?这样的爱国观念,不是包含着某些让人恐惧的东西吗?这一仗之所以要打,是因在某些人的爱国观念中,掺杂了国家绝对至上、狭隘的民族主义,甚至种族主义等元素,又在特定时期,让这些元素成为主导,这才让爱国变味,以致面目可憎。打这一仗,是为剔除这些元素,还爱国以本来面目。除爱国而外,其他诸如此类的观念也是如此,在许多人的头脑里含混不清,甚至偏离本意。这些观念看似坚如磐石,不可动摇,原因无他,只因还未碰到多斯——这一个多斯,或者,那一个多斯。
       等待多斯。

可扫码关注公众号,还有更多书评、影评哟~
可扫码关注公众号,还有更多书评、影评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战钢锯岭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战钢锯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