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 驴得水 8.3分

我为什么不喜欢张一曼

YU同学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蹉跎了许久,终于将《驴得水》看完了。中断的原因在于看到铜匠小人得志,对一曼百般侮辱的一段,实在看不下去,就暂时搁置。但即使如此,看完电影,还是要说一句,除了佳佳,每个人我都不喜欢,包括一曼。
故事的一开始,她在对着镜子试衣服,其他人在商讨学校里的一些事情,她完全没有听,对校长的话一味赞同。可以知道,这是一个不愿意多思考的人。
虽然到了后来,可以发现,这些全部都是出于一曼对校长的信任与依赖。
然后黄段子开始,她嘲笑裴魁山。在屋子里全是男人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说着这些话,虽然在电影的开始表现了她作为女性对美的追求,但缺少了作为女性的聪明与矜持。
虽然到了后来,可以发现,她对自由观念的认知:“我真的就是想活得自在点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管我的地方。”
电报到了,男人们焦头烂额地想对策(虽然完全木有用),她开始和裴魁山玩游戏,看谁先不眨眼睛,裴输了,继续对一曼说教,看出他想和盘托出,立刻就是一句:“裴魁山你怎么这么软啊!”然后剧情神发展,他们准备抓紧时间打一炮……
虽然到了后来,可以发现,这全是剧情使然……
一曼洗白就是准备做饭时,边剥蒜边和裴魁山对话的一段。
她唱着轻轻柔...
显示全文
蹉跎了许久,终于将《驴得水》看完了。中断的原因在于看到铜匠小人得志,对一曼百般侮辱的一段,实在看不下去,就暂时搁置。但即使如此,看完电影,还是要说一句,除了佳佳,每个人我都不喜欢,包括一曼。
故事的一开始,她在对着镜子试衣服,其他人在商讨学校里的一些事情,她完全没有听,对校长的话一味赞同。可以知道,这是一个不愿意多思考的人。
虽然到了后来,可以发现,这些全部都是出于一曼对校长的信任与依赖。
然后黄段子开始,她嘲笑裴魁山。在屋子里全是男人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说着这些话,虽然在电影的开始表现了她作为女性对美的追求,但缺少了作为女性的聪明与矜持。
虽然到了后来,可以发现,她对自由观念的认知:“我真的就是想活得自在点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管我的地方。”
电报到了,男人们焦头烂额地想对策(虽然完全木有用),她开始和裴魁山玩游戏,看谁先不眨眼睛,裴输了,继续对一曼说教,看出他想和盘托出,立刻就是一句:“裴魁山你怎么这么软啊!”然后剧情神发展,他们准备抓紧时间打一炮……
虽然到了后来,可以发现,这全是剧情使然……
一曼洗白就是准备做饭时,边剥蒜边和裴魁山对话的一段。
她唱着轻轻柔柔的《我要你》,悠长的音韵,融入四围的群山,风撩起她的发,看到裴魁山走过来,她嘴角噙上更深一层的笑,
裴和她讨论后路的问题,她不以为然,抛起蒜皮:“昆明能下雪吗?下雪啦!”。
“你真可爱。”
“你才知道啊!”
“我喜欢你。”猝不及防。
“啥意思啊,老裴?”她停止了拨弄沾在发上的“雪花”,一贯微笑的脸没有泯灭笑意,看着他,随着她的目光,我们看到男子站了起来。
“我说我喜欢你,我想娶你,我想跟你过一辈子。”阳光下他的眼睛更小了,不知道是因为阳光还是紧张。
“干嘛说这种话呀,”一个眼神的躲闪之后她笑了,“你觉得我是那种跟你过一辈子的人吗?”
“我觉得你是啊。”
“第一天认识我啊?”
“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所以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左手习惯性伸出来,指点着,“别人那么说你是因为不了解你,但是我了解你啊,你根本不是放荡,”他的眉头皱起来,“你就是太单纯了,所以你什么人都相信……”
“我就是放荡,我就喜欢,我高兴,我愿意这样。”他打断她。
“你会这么想自己是因为别人总是中伤你,给你留下了心理暗示,我相信真实的你不是那样的。”
“坏了。”她笑着别过头去,又用剥蒜做掩饰。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么随便了,你是在伤害自己。”
“哎呀,这可怎么弄啊!”低头的动作头发给她遮挡了一部分的表情,“对不起啊,老裴,我不知道你能往那儿想,哎呀,我真的,我真的就是想活得自在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管我的地方,你就别管我了,好吗?”起身,似乎觉得拒绝别人有点残忍,再次回头,“对不住啊,裴魁山,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招你了,好吧?”
他抿嘴笑:“晚啦。”
蓝天白云,一棵孤独的树,她离开了,他送她背影离去,把揣在裤兜里的手拿出,摸摸自己的头发。
这绝对是全剧最美好的地方,所以在后半段破坏它时,显得那么残忍。
这也是给一曼洗白的剧情,只是洗白归洗白,不喜欢总是不喜欢。
固然善良,连拒绝别人都无法做得决绝,都要抱歉。
固然单纯,轻易相信任何人。
固然美丽,爱花爱旗袍爱生活爱漂亮衣服。
可惜的是,这样美好的人,没脑子。
很多人认为她是女权主义的代表,以致要举例来说,男人花心叫做花花公子,会得人羡慕,女人花心则是水性杨花,会遭人唾弃,以此来表示一曼对世俗的抗争。以我来看,这真是太过狭隘了。
何为世俗?世俗可是都要抗争的?
往古代讲,似乎中国确有三妻四妾,连去乞食的主儿,齐人,都有一妻一妾呢!
再往前讲,在古代的某个国度,有走婚的习俗,男子夜晚在屋外唱歌,女子喜欢便邀其进屋,天亮男子就走,生下孩子归整个部落抚养。
世俗一直在变,自然就有人和世俗有不同意见。
有不同意见,或者隐忍不发,或者愤而抗争,都是正常的。
只是,对于女权的理解,我却并不赞同一曼的做法。
肆意滥用自己的优势,铜匠不想拍照,不去劝服,而是简单的睡服。
而她所信任的校长,在本剧里的每一个决策,都是失误。
如果说一曼和裴魁山是你情我愿,那么铜匠呢,他可不是,最重要的,他有老婆。
校长倘若真正德高望重,阻止此事,就会避免后来形势的不受控制(嗯,虽然他一直没有控制形势。)
即使冠以女权与自由之名,婚姻仍然不是用于破坏的,即使是不幸福的婚姻。
没有哪个人是救世主。
不是凡是圣母心就全对。
也不会因为一个人善良,所以她就是正确的。
最后,用裴魁山的一句话作结:“你凭什么拿你的道德标准,来绑架我的利益。”这也是我一直不想发布本文的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标准,是非对错,很难说清。
有人不喜欢她,自然有人喜欢她。
但是……
你们随意好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驴得水的更多影评

推荐驴得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