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种柳 依依汉南 今看摇落 凄怆江潭

大肚青年
前阵子又开始产生一些多余的疑问,不能说毫无由来,只是因为没有能力给出一个尚可的结论,因此显得多余。

       某一天身体很不舒服的时候,头很胀很胀。知道那是不是因为一场悄然造访的书面上的疾病,但凡生活开始变得很糟糕,没有确凿证据的生理障碍总会发生并且不固定形式。
       所幸没有太难熬,折腾半宿,一觉过去,自然就稳定了。回想下当时的痛苦,觉得异乎寻常的真切,真实的疾病来袭的时候,感冒发烧打点点滴什么的,人有点认知,清楚一切不适自外而来不是自内而生,反倒好熬些。因此,大概情绪引起的难受会在没有认知保护的情况下放大甚至肆虐吧。

       我就在想,那些稀疏平常的形容——例如,头痛欲裂、心如刀绞、肝肠寸断之类的词汇是怎么产生的,换句话说,这些内在逻辑很激烈,流传至今却略显苍白的言语,是不是也经历了什么误会。我猜想,也有一丝笃定,这些词汇我们明白都用来描述被情绪放大的生理痛苦,只是并没有被规定使用的范畴,也无法阻止无悲无喜的人们将这些感受和寻常的病痛联系在一起,所以,渐渐的,也就...
显示全文
前阵子又开始产生一些多余的疑问,不能说毫无由来,只是因为没有能力给出一个尚可的结论,因此显得多余。

       某一天身体很不舒服的时候,头很胀很胀。知道那是不是因为一场悄然造访的书面上的疾病,但凡生活开始变得很糟糕,没有确凿证据的生理障碍总会发生并且不固定形式。
       所幸没有太难熬,折腾半宿,一觉过去,自然就稳定了。回想下当时的痛苦,觉得异乎寻常的真切,真实的疾病来袭的时候,感冒发烧打点点滴什么的,人有点认知,清楚一切不适自外而来不是自内而生,反倒好熬些。因此,大概情绪引起的难受会在没有认知保护的情况下放大甚至肆虐吧。

       我就在想,那些稀疏平常的形容——例如,头痛欲裂、心如刀绞、肝肠寸断之类的词汇是怎么产生的,换句话说,这些内在逻辑很激烈,流传至今却略显苍白的言语,是不是也经历了什么误会。我猜想,也有一丝笃定,这些词汇我们明白都用来描述被情绪放大的生理痛苦,只是并没有被规定使用的范畴,也无法阻止无悲无喜的人们将这些感受和寻常的病痛联系在一起,所以,渐渐的,也就淡泊了下来。以至于,仍旧喜欢用文字作一些表达的人在面对这些词汇的时候,总显得尴尬,总担心词不达意。

       这其实是很不朴实的现实,我想要说明的是,现实生活在每时每刻都平淡每个细节上都理所应当的时候,或许都是不讲道理的,此中真意,不仅难以表达,同时还疏于被表达。

       于是我们来看《海边的曼彻斯特》这部电影。真正精彩绝伦,成就这部电影的,可能就是所谓的克制。当然我也讨厌有这个词,有点尴尬,不尽意。我更愿意说,可能就是没有哪一个地方有一个落泪的面部特写,才让人揪心于隐痛的真切。
  
        我看到一半的时候跟自己说,这样的电影,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叙事,我可能可以看一整天,都不希望他停下来。有些人说是一种莫名其妙就是想要追问,然后呢?接下来呢?如此这般的冲动。给个定义的话,我认为是,得不到宣泄,找不到出口。直到最后也没有,导演哪怕给一滴真正的眼泪,或者强行反转给一个特写的笑容,可能故事就能让人安心的结束,但是没有。就仿佛在说,这是没有绝期的悲伤。

        人不可能祈求一场悲伤来平息一时的躁动,毕竟无意踏进去了,很可能就回不来,无论你之前好与坏。

        李在警察局里准备自尽的时候,我相信他没有理由活下去,这个问题的反面却是,他也没有理由去死。

        于是我提起从前偶然而得的一句话——我不是非要去往彼岸,但还请赐我这一路安康。

         冰冷的曼彻斯特,余温还在。不如就感谢这凛冽的冬天的海边,至少催促这我去抓住剩下的温度,方可成眠。

         ps:题目来自,南人庾信的北朝文献《枯树赋》,算是点题,只是略微晦涩,不是做作,只希望有心人共勉,罢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边的曼彻斯特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边的曼彻斯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