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套路的爱情物语

贝克街钟楚红
2017-02-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初忍受渣画质看这个电影的动力纯粹是为了年轻时候的大梁生。就我本人而言,不算是个特别吸引人的片子,但是故事很有趣。所以三星给故事,一星给大梁。写了这么长,也是为了大梁(迷妹脸

算是一部反映90年代香港中产阶级婚姻与爱情生活的文艺片(?)怎么说呢,私以为李志毅对于男女关系题材的把控与切入点向来是很独特的。尽管这部二十多年前的电影在某些情节方面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在总的立意方面还是很超前的。哪怕从当今来看,大多数以婚姻问题为题材的文艺作品都依旧爱有意无意进入一个相对固定的套路:一方出现问题—一方解决问题—最后两方要么冰释前嫌破镜重圆,要么相视一笑相忘于江湖。不得不说这种固定模式自有它讨喜的地方在:前者是喜闻乐见的大团圆,后者尽管令人唏嘘倒也算是潇洒自在。要是中间再能加入小三痛哭悔过渣男洗心革面女主从此进入开挂的人生等类似情节,那就更是积极向上励志健康的佳作,令人看完心情舒畅。

然而这部电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部故意让人“不舒服”的反套路电影。丈夫兆仁出轨了,出轨对象是其钢琴老师兼大提琴演奏家李宝娜。可这位传说中的李宝娜小姐除了一个名字和偶尔穿插出现在电影中的一把声音以外,并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若不是后面出现了因为争执兆仁被泼水的镜头,我可能会觉得这从头到尾都是兆仁因为受不了强势又带点神经质的妻子而索性跟自己的幻想女友谈起了恋爱。总之,在鼓起勇气跟妻子可儿坦白之后,在意料之中的大吵大闹之后,在可儿绝望消沉、反复试探又重新振作之后,在电影将近二分之一处,这一对怨偶终于可以好好坐下来进行和平分手。按理说,被长期拉锯战折腾得疲惫不堪的两人应该在这重生的一刻来临之时互道一声珍重,然后迫不及待地各自奔向新的曙光。可是这时的他们偏偏表现得像恋恋不舍却又心口不一的情人:她打趣他帮新女朋友拿大提琴好浪漫,他急忙解释这一切都是好事的朋友乱八卦;他问她最近是不是拍拖了,她说是,却又补充道依她的性格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件好事。在两人流转却又躲闪的眼神中,平淡无奇的对话每一句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和欲言又止。这让俗套的我一度以为下一秒他们就会抑制不住对对方的思念之情而热烈复合,抑或是可儿娓娓道来自己对前夫的宽恕后大方地宣布自己早已忘记过去拥抱新生。但是然并卵,预期中的套路哪一个都没有发生。他们还是纠结地分手了。婚姻关系的终结仿佛在某种程度上将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调回了“出厂设置”:他们终于可以像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般心平气和的谈话,欣赏彼此的优点—然而却又显得不那么坦然,那尴尬却暧昧的气氛不知道是来源于未能说出口的歉意还是一息尚存的温存。

此后的一切经过时间的疗愈貌似都慢慢步入了正轨。各自有了男女朋友的他们再见面倒也没有了之前的那份局促与尴尬,反而通过大方谈论自己情感生活的方式来表明大家仍然可以成为普通朋友。兆仁甚至因为前夫的身份成为了可儿的爱情诊疗师,专门通过自己与她的婚姻经验来治疗她与新男友间的各种疑难杂症。也许是因为距离产生美,当跳出了婚姻的两人以朋友的身份重新介入彼此的生活,他们反而比做夫妻时更能互相倾听,互相体贴,互相为对方着想。另一方面,这份特殊的友情却又在某些微妙的环境中悄悄地越界:兆仁得知可儿与男友吵架疑似遭受暴力,怒气冲冲地跑去对质,脱口而出的竟然是:“我老婆”。可儿在兆仁生日时送上亲自挑选的毛衣,在听到兆仁支支吾吾地表示自己要和女友同居后,一边黯然地说道自己今后不会再去打扰他,一边习惯性的用手为他整理衣领。作为一对离异的夫妇,这般种种百转千回的细节不免使看到这的人觉得这两人对彼此应该仍是旧情难忘。而李志毅也在这个剧情点上巧妙的顺着观众的心意走了下去:可儿最终因性格原因与男友分手;而兆仁为了照顾失恋自杀的前妻错过了女友李宝娜的演奏会,李小姐受不了他与可儿之间过从甚密的来往,也离开了他。正当观众满心欢喜的以为影片的最后十几分钟应该是兜兜转转的两个人最后终于找回彼此再度牵手的大结局套路,谁知下一个镜头却又跳到几年之后的圣诞节,兆仁独自从欧洲游历归来,可儿早已同尔冬升扮演的耀宗在一起,他们二人坐在咖啡厅里仿佛一对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老友一般互相寒暄问候。新年夜,耀宗和可儿为兆仁热络的安排了一场blind date,兆仁虽然对这个安排不甚满意,倒也同女伴交谈甚欢。

他们终究都没有回头。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兆仁看着灯下相拥亲吻的可儿与耀宗,脸上满含笑意,眼中却浸满了酸楚。可儿回头看了他半晌,轻轻吻上了他的面颊,低声地问了一句:“OK?”

无论是有情的安抚,还是无情的告别,在这一刻,也都不重要了。爱或许可以排除万难,但是万难之后,又有万难。也许当初相爱的两个人走入婚姻,都觉得身边的这个人能够陪自己走过人生的惊涛骇浪。却未曾想到早在风浪未至之前,日复一日的平静时光就足以将甜蜜的相守一点一滴的转化为心如死灰的桎梏。而好不容易从这桎梏中挣扎出来的两个人,即使心中对彼此仍有爱意,可能也没有勇气再去携手重蹈覆辙。就像片中尔冬升说的一样:“相互中意的两个人,有时候并不适合在一起”。

回到前面说过的,我对这种感情纠结的文艺片或者类文艺片向来不感冒。可是这部电影有趣的地方在于,它用一种感性的方式抛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婚姻究竟在爱情中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社会学概念告诉我们,婚姻在本质上是一种社会行为,是男女之间择偶的制度性的安排。婚姻是一个多动机的产物,感情只是众多决定因素中的一个。其他的,包括经济状况,生育意愿等等都是决定一个人是否选择婚姻的重要因素。这一点也反映在了影片前半段,在还是夫妻时可儿与兆仁的争吵总是针锋相对地围绕着买楼,生仔。而离婚之后却反倒能像两个情趣相投的成年人一样坐在一起谈兴趣,谈人生,谈感情观。可见婚姻这根纽带在提供保障维系名分的同时,也在无意中为情感的表达与感知设下了限制。那么婚姻之于爱情究竟是神坛还是坟墓?我想这部电影给出的答案是—两者都不是。如若婚姻是升华爱情的神坛,那么兆仁与可儿之间的爱情就不会因为生活的琐事而枯萎;它若是吞噬爱情的坟墓,那么跳出坟墓的兆仁也不会因可儿与耀宗的结合而落寞。事实上,也许从婚姻成立的那一天它和爱情就是两个相对独立的个体。爱情的开始无法预测未来婚姻的结局,而婚姻的结果也无法否定曾经爱情的发生。

最后说下人。我个人认为91年到95年那段时间算大梁颜值+身材的巅峰。演起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的角色(然鹅很少QAQ)简直是自带圣光。一直觉得他是个很奇妙的人,虽然脸长的和哪一路帅哥都挨不上边,但是一旦正经演起高富帅万人迷之类的角色就会自带一种难以抗拒的魅力和苏感。关之琳只要离开倾世美女之类的人设演技就会上线。叶童挺让我吃惊的,我对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新白里的许仙。没想到年轻的时候现代装也是一个很有风情的女演员,完全没有被关之琳压下去。而且能把女主那种既多疑又神经质的性格演得完全不招人烦,还平添一种楚楚可怜的韵致。这演技我服。总之,算是领略大梁年轻时的风采+补全遗失的童年回忆吧,这两个小时花得挺值的。

9 有用
1 没用
婚姻勿语 - 豆瓣

婚姻勿语

7.4

46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婚姻勿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婚姻勿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